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正值是阳chūn三月,rì暖花开,一片生机。正是一个好时候。

    却说西牛贺洲娲皇城zhōngyāng,有一祭圣台,乃黄金,水晶,青凉玛瑙,万年暖玉,九sè琉璃,等宝物铺成,两旁有琅迓圣草,万年芝兰,或大如碗,或大如斗,神奇无比,皆都是祭祀之灵物。

    这天坛圣台异常宏大,长宽各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丈。两旁有麒麟,白虎,青龙,火凤,朱雀,青鸾,玄武等等瑞兽伏地。更有声声玉墼清音悦耳,还有龙涎旃檀郁香之气袭人。

    李家两位公主穿上玉缕金衣,霓裳耀彩,光极千万,号令了手下群臣,文武百官。更有前古金仙黎山老母等诸多隐居之仙人都自前来,手持龙牙板,穿朝服,做朝臣摸样,领了门下弟子前来朝拜。

    这天坛圣台之下,虽然人仙如蚁,光彩直冲霄汉,但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李家两位公主拥了华盖,穿帝王服,下得龙凤车,随后持香,一步步上了天坛。

    只见zhōngyāng台上,直直供奉有三位混元无极太上教。人教至圣教主女娲娘娘玉相高有丈六,栩栩如生,端立正中。天道教主盘古周青真人居左,乃紫金之身,高丈六。持杖悬钟而坐。盘古通天教主坐右,也乃紫金之身,高丈六。

    三位教主之相rìrì受得香火供奉,西牛贺洲亿万人仙景仰。

    如今四教三商量已毕,封神榜上已有定数。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,老君退位,不执教化,隐居玄都。如今人教教主要封重封三皇,为娲皇至尊,统领天地人三界,此乃天开辟地的大事。李家公主占了西牛贺洲,又受了天道教中的诸多弟子扶持。自然是权利颇大,传了三界。只有那长安城李元所领大唐正宗,乃尊阐教,不曾前来。

    李圣居住南海海滨,要时时防备董永报仇,还要防备李元的攻击,更要贯通东胜神洲,更加上李圣尊佛,恨天道教入骨,自不会前来朝见周青。

    李家两位公主上了天坛,先焚香,盈盈下拜三位教法身。随后李chūn公主朝天上一表文,向女娲娘娘祈祷,随后焚烧了。又做过诸多礼仪,方才伏地道:“躬请三位教主法架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祭圣大事,从rì头东升,直直做到rì上中天。风和温暖,chūn风阵阵,百花芬芳,娲皇城中,城里城外,都是家家焚香,供奉三位教主。当真是安宁祥和,一派盛世,哪里有半点杀劫的味道。

    突然,天光大开,氤氲遍地,瑞蔼香风,仙烟飘荡。随后便是仙女分开云雾,青鸾火凤长鸣,却是女娲娘娘法架从三十三外下来。

    李家两位公主连忙道:“不知娘娘法架临尘,弟子有失远迎,乞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下了鸾架,有金羽仙子,彩凤仙子随其左右,后面一班仙女,捧香炉,持龙须扇,其首三仙女,一捧娲皇琴,一捧娲皇箫,一捧娲皇剑,分天地人三才之道。

    娘娘道:“吾为人教教主,乃受鸿钧之命,定过天地人三皇至尊,等待杀劫过后,才能安导三界生灵。尔等不必多言,只等那天道教主,通天教主前来,才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娘娘话毕,就听天上洪钟大鸣,悠扬不断,只见周青也下凡尘,其左有天庭上帝玉皇温蓝新,其下弟子,周竹,廖小进与盘丝洞七女仙,凌瑶琪,大狐狸周晨,小狐狸周璨,张自然,红孩儿与魔女杨妙妙,jīngjīng儿,空空儿,龙天,龙地,蓝神,无间道人,英招,计蒙,九凤,刑天,相柳。

    下面便是三代弟子,小昆仑,向辉,谢晓宏,刘志华,黄天波,李杰,康杰,李蓉,戴锦蓉,飞熊,六瞳,毒龙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天庭仙官一流便有申公豹,真武大帝,牛魔王与铁扇公主夫妇,禺狨王,狮驼王。太yīn金仙许仙,白灵圣母白素贞,青灵仙子小青等等。

    周青下来,温蓝新自下得天坛,与李家公主一齐拜见女娲娘娘。

    周青与女娲娘娘坐定,就见天上鹤鸣玉京,通天教主自天上下来。身边有贺子博夫妇,云霄,碧霄,琼霄,紫薇大帝,赵公明,金灵圣母,无当圣母,乌云仙,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,等一干原截教弟子,现在天庭任官职。更有收服的鲲鹏。

    当下三位教主聚齐。女娲娘娘道:“你三人平身,吾自有交代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,李chūn,李宇三位也自起来,其下朝拜的诸人自然不敢起来。依旧伏地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又道:“吾接过老君大位,为人教教主,执掌教化之道。今rì立尔三人为娲皇至尊,乃尊yīn阳循环之道,尔等三人,统领天地人三才,涵盖万物生灵,以天道**教化,切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三位女皇都道:“尊教主法旨。”

    娘娘便命仙子取了三件娲皇圣器来。娲皇剑为人道圣剑,与轩辕剑并列,乃立大功德所炼之器。人皇执掌此剑,行圣道教化。无所不利。

    娘娘命李宇公主道:“你可受此剑!”李宇公主自然上前接了娲皇剑,双手捧起。位居zhōngyāng。

    随后,温蓝新接了娲皇琴。李chūn公主接了娲皇箫。

    周青道:“尔等天地人三才,人居zhōngyāng,可御鬼神,以滋为本。”

    三位娲皇氏都道:“谢教主教诲。”

    周青又出言道:“正逢鸿蒙开辟之一量杀劫,此劫大不可量,非同小可。尔等持娲皇圣器,当于劫之中扫荡异教,尊天道教化,完杀劫,待劫数过后,自可享受五十六亿年清净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拜。当下女娲娘娘立过三皇,受得自己血脉,为娲皇至尊。众仙都无不敬服。

    娘娘命金羽仙子,彩凤仙子等一干仙子道:“你等俱有杀劫在身,可跟人皇一统人教,完了杀劫,才可回我座下。”

    诸多仙子都尊了娘娘法旨,娘娘这才排了鸾架,依旧回了女娲宫。众人都自躬送。

    周青对温蓝新,两位李家公主道:“人教一统之后,上表伐天,乃是定数,乃驱除孽缘,完杀劫之意。只将封神榜上完名。便自安定。不可做真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,两位李家公主自然明白,只道:“教主之言,弟子谨记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便也回天道宫去了。

    却有通天教主道:“尔等皆为娲皇氏,当扫荡异教,速平人教道统,若有疑难,本教自会下凡尘,顺定数。尔等不可忧虑。”

    人皇李宇,地皇李chūn都道:“当尊教主之言,早rì扫荡异教。”

    当下通天教主也回碧游宫去了。随后,温蓝新自带了天庭仙官上天,天道教诸多弟子都留在娲皇城中,辅佐人皇。地皇李chūn公主自是教化草木。管山川河岳,yīn司幽冥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,定过三位娲皇氏之后,天地安宁,一片祥和,两三月无事。天气却也由chūn转夏。地仙界中,那是赤rì炎炎,融金化铁。

    李宇公主持娲皇剑,为人皇后。越发励jīng图治。手下却有诸多李家的兄弟姐妹,金仙妖神。

    这天,却有周竹上奏道:“人教三分,已有百年,如今天气正合出兵讨伐异教,早rì尊我天道教化,永为娲皇正统。”

    李宇问下面群臣道:“谁有见解?”

    却有李广陵道:“陛下虽由圣人娘娘立为娲皇氏,但终究是李家之人,与那李元,有姐弟情谊,急切之间,也不好相残。”

    李宇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只是天数早已注定,人伦之情,终究要放在一边。迟早要有一战。吾心中犹豫。如要讨伐,可先伐那李圣,此人亲手弑父,吾不能容他。”

    却有大狐狸周晨奏道:“可自西海到南海进兵,只是陛下讲人伦之情,怕那阐教不讲,只乘我等出兵之时,出那两界关攻打我西牛贺洲。”

    李宇公主道:“吾有自有安排。”随后命李广陵带大舰三百万艘,大军一千万,驻扎到黑风山附近,监视两界关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人皇公主暗道:“那李元倒是个将情谊的人,只是做不得主。吾不得不防。除你先来姐弟相残,吾也就不先伐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阐教立傀儡,做不得主,当年玉帝就是如此,空有虚名,凡事都要尊元始天尊符诏。不像天道,虽辅佐人皇,但万事,却还是李宇自己主张。

    公主又唤一员大将上来,只见这大将身材瘦长,银眼银瞳,却是神圣智狼,当年被廖小进降服,后来重新归进了无当圣母座下,如今因是封神榜上有名,是以来辅佐人皇。完了杀劫后正可上榜。

    公主命神圣智狼道:“你且去南海,问那董永,分明形式,再来报与我。才可出兵。”

    神圣智狼领命去了。当下无事。

    却说那李元自梓山关一战,回了长安,建立封神台。元始天尊,老子自三商过后,各自回宫,元始取了封神榜,打神鞭命南极仙翁:“且自下界,与那李元。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自下长安,见了李元。李元便将封神榜张挂。

    这rì朝会,却有姜子牙奏道:“人教三分已久,陛下受了大唐正统,正要尊我阐门,一统人教,rì后伐天。行无量功德。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吾曾听闻,如今玄都大老爷已退让教主之位,女娲娘娘受了教主大位,立定娲皇至尊。吾不为正统。况且人皇乃我姐,如我统人教,岂不要姐弟相残?不如吾自尊吾姐为人皇,愿做臣子,一来是刀兵不起,也不用姐弟相残。二来也顺了名分。如今人皇已定,我若强为,岂不坏了四教并谈之天数?”

    旁边突然有南极仙翁大怒道:“你说此言,却是目无尊长,且的住了。那天道教主蛊惑女娲娘娘,行卑鄙之事,才立过三皇,吾等虽尊娘娘,但却有天道邪教附着,三界必生祸。你讨伐西牛贺洲,并非姐弟相残,夺她大位,乃是清君侧之邪教。尊我正教阐门。你行了此功德,还有上天之rì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惊,骇得面无人sè,只是道:“一切都由师叔做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当下南极仙翁李元道:“你却上封神台看守榜文,此乃根本。国事自有你子牙师叔主持。”随后,姜子牙修书,叫那云中子,玄都**师回长安。只命青牛,杨戬,金角童子统帅大军。李元无法,只好住上封神台看守榜文。

    悟空,猴子,李圣知了此事,却是暗暗道:“眼下正有机会,乘女娲娘娘立三皇之时,夺这李元几坐城池,也要全部打通东胜神洲。”

    又命乌巢禅师道:“且守住南海海宾,免得董永那泼魔攻打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我自带兵防守。”

    猴子对那猪八戒,沙和尚道:“你两擅长水战,且带我花果山水军去。等我统了人教,便伐天行事,救出小白龙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八部天龙广力菩萨,也就是小白龙被廖小进当年毁去花果山之时擒了。如今关押在太狱天中。猴子自然要想办法解救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得了女娲娘娘赐的宝莲灯,七星挽月鞭,缚妖索。都为先天灵宝。只要一力防守,那是极为稳妥的。

    当下,猴子,悟空,李圣随后亲自出兵,带了三菩萨,定光,燃灯攻打太yīn,太阳两坐关口。乌巢禅师与化身大rì如来,领了猪八戒,沙和尚守住南海。

    却说神圣智狼到了南海,只见董永,剩余的五位公主,张自然,西瓜,修罗众公主,五大魔神。带领了天兵天将,修罗大军驻扎在南海龙宫附近。

    两相见了,董永怒道:“正要杀那猢狲,只是碍在人皇面皮,不曾动手,如今正好攻打。”

    随后,对张自然,西瓜,五大魔神,神圣智狼等人带了大军,上得海面,滚滚朝海宾而来。

    却说这天,乌巢禅师心中有jǐng,连忙出得上得望海城楼,只见波涛翻滚,大军滚滚压进,不由心中慌忙。

    自李圣统了南海郡后,动用神通,将海边修建起高有数千丈的大堤。按照城楼摸样,又用禁法家持,金刚铸造,异常坚固。正可临城观海,别有一番风味。更可抵御海南水军的侵袭。

    “眼看是佛教气数已尽,不可久留,此战对方有金刚镯在手,吾只怕艰难。却不要立在危墙之下。”乌巢禅师暗道。

    随后对猪八戒,沙和尚道:“要敌金刚镯,吾去西天请释迦牟尼来。”

    猪八戒道:“眼下大军压进,只怕为时已晚,不如我去叫猴哥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不可,你等且自抵挡,终究女娲娘娘对孙道兄看护有佳,你等无碍,可自与其分说,拖延时间,等吾去西天。”

    沙和尚道:“二师兄,禅师说得有道理。如今猴哥攻打太yīn,太阳关,不可分心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乌巢禅师已经化为一溜火光,朝西天去了。乌巢禅师本为太古金乌,属于禽鸟,飞遁起来,却也比大鹏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却说董永带兵杀到了海边,只见海浪翻滚,无数水柱涛天而上,端的触目惊心。仿佛要将大地淹没,其上更是大军滚滚,战舰林立,两旁更有修罗大军相助。

    猪八戒,沙和尚上了城池,挂出免战牌。董永见了,不由大怒道:“却叫那猢狲出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沙和尚道:“今rì免战,来rì与你一决雌雄。”

    董永大怒:“既然那猢狲不出,吾便杀你祭剑。”随后将手中宝剑一挥,就要率领大军做势掩杀。

    沙和尚连忙道:“吾已挂出免战牌,你却还行攻打,自坏面皮。不可如此。”

    董永道:“我连xìng命都不为自己,岂要区区面皮?如今只报血仇,不与你争胜斗狠。”

    当下人影一晃,一手持幡,一手仗剑。将这盘王三降天蛊元蜮幡一摇,随后漫天虫云缭绕,铺天盖地。分成千百来股,有形有质。扑将上城墙。

    沙和尚连忙发动了禁法,城墙颤抖一下,顿时烈火熊熊,其中夹杂有亿万道金光霹雳,猛的朝前打去。随后梵唱大做,便有佛陀,金莲显现。

    当下大战起来,只是天崩地裂,rì月无光。

    董永哪里怕这些,当先上来,冲进雷火,将那免战牌打了粉碎,随后剑光一展,与张自然。西瓜冲上城来。

    猪八戒先前见了,暗道:“走为上计。”当下悄悄要走,却被张自然见了,忙祭起金刚镯,扑的一下,打翻在地。西瓜提镰刀上前,一把抓了耳朵。

    猪八戒连忙道:“饶我一命!”西瓜冷笑道:“饶你不得!”当下一镰刀,割拉下头来。便见一头大猪元神飞将出来。五大魔神围了上来,就是一顿yīn雷,打了个元神消散。

    西瓜正要消灭真灵,只见那真灵却冲天而上,朝长安城中的封神台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