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猴子领了崩芭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,蜀山众仙,三菩萨,燃灯,定光欢喜佛等人带了大军,乘那云中子,玄都**师去了长安,猛力攻打太yīn太阳两座关口,想乘机夺过城池,然后把东胜神洲与南瞻部洲的原始森林全部打通。

    使得东胜神洲之中散居的诸多化外小国都并入人教,使自己实力扩张。更增添气运,也好图谋人教大位。

    老君退位,女娲娘娘成了人教之主,猴子自然是欢喜异常,女娲娘娘终究是护着他,与那老君不能相比。只是娘娘最近在立了三皇,却另猴子心中十分不爽快。

    “眼下我佛门气运微弱,rì后我却要向娘娘讨个言语,万不能让我教覆灭。佛光如若泯灭,三界亿万众生之疾苦有谁来解脱?莫非还指望那天道教主不曾。只可惜当年吾本传了斩三尸法门与周青那个泼皮,好叫他去了执念,一场杀劫消于无形之中。却不曾理会这青丘老狐为了一己私利,置三界苍生于不顾。”

    猴子居右,领了一路大军,眼见是来到了太阳关下。悟空道人自是去了太yīn关。李圣领中军,屯在后方。三方互为犄角,十分稳固。

    自老君与元始下了凡尘。与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两位圣人做过一场,将九品莲台食去八品。那守阵的八大妖神,死的死,走的走,有的被天道教主与通天教主乘火打劫收进门下。

    战斗过后,海外唯一的地方势力娑婆净土也被毁去,如来都落了明王化身身死的下场。猴子更是没依靠。本来相助的弥勒佛,金刚不坏佛,无量寿佛这三个佛祖,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那弥勒佛被张自然用金刚镯套走,与金刚不坏佛现在猫在西天极乐,还要请一下,才能出来。无量寿佛成了无间道人,更是由友变成了敌人。眼下猴子手中压阵的人物,只有一个燃灯,一个乌巢禅师。

    是以自己出兵之时,才派乌巢禅师与猪八戒,沙和尚守住南海。哪里知道乌巢禅师大jiān似忠,一遇危险,自然先就思量保身之道,却让沙和尚,猪八戒死于非命,这却不提。

    此乃天数,大劫来道,yīn阳颠倒,就是悟空道人有通天的道行,但毕竟不是圣人,也推算不出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领着蜀山诸多金仙到了太阳关下方圆三千里处驻扎。想起佛教如今势微,佛光泯灭,心中十分恼怒。暗地里大骂周青为了一己私利,不肯舍弃门人妻女,挽救三界大劫。却演变成如今的下场。

    猴子又想起都是通天教主从中做梗,不由也是龇牙咧嘴,只是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要是当年那厮斩尸成道,去了执念,杀劫也蔓延不到如今。也不会蛊惑娘娘,另得我如今是进退两难。佛道终究不能合流,现在只能以杀止杀,此獠做孽大矣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也驻扎在太yīn关下,持七宝妙树出来,想起如今形势,不由得心中感慨:“此獠从人间来,却未学得“舍小家,为大家”的大义慈悲。先就偏了法门,却能成圣,委实是天道不公。”

    “道兄,你我本已两相罢兵,为何你又率领大军前来,挑起争端。增添无数杀劫?”

    由于那向辉一家已经去了西牛贺洲,辅佐李家公主,这太yīn关便空了下来,现在由青牛领了大军镇守。青牛道力高深,突然见得南方有杀气冲起,连忙出来一看,果然是悟空道人带了观世音,文殊,普闲三位菩萨,更有无数大舰,妖兵杀来。几乎是驻扎在了关下。

    青牛不由得心中暗惊,一面命人暗自戒备,一面亲自上了城楼责问。那金角童子也持了七星剑,紫金大葫芦,兜率芭蕉扇出来。见到悟空道人,不由得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当年银角童子被猴子打死,金角勉强逃了xìng命,自然要报血仇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笑道:“战阵之上,当运筹帷幄,侍机而动,遵崇机变之道。吾不与你讲这些迂腐之言。吾有一话,你可听了,速速让出这太yīn关,皈依我佛,还可免死。否则吾也救你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青牛听了,只是冷笑。那金角大怒,一个飞身出来,落在关下,取七星剑指定悟空,又暗暗放开了紫金葫芦的盖子。对悟空骂道:“贼猢狲,你也不必振振有辞,一味卖弄你那点悬殊。今rì变叫你血溅城下。速速出来,吾与你见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悟空见这金角童子取了紫金葫芦,却是不好说话,便用目光示意观世音菩萨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也不好说话,那金吒,木吒却自忍耐不住,木吒跳了出来,持一口太阿剑,默言不语。望金角就劈。

    金角连忙用七星剑招架,斗了几个回合,不见胜负,金角暗道:“有紫金葫芦在手,我只管骂个痛快,对方也还口不得。且骂痛快了,再取厮xìng命。”

    当下金角大骂对方,又是判教忘典,又是不顾面皮,参修欢喜禅,又是猢狲当道,沐猴而冠,更是胡门妖教。直把旁边的金吒也气了七窍生烟。那观世音菩萨暗道:“这毛头小童找死了。”

    普闲菩萨暗道:“却自动手,将此童渡化。”文殊菩萨暗道:“此童口嘴不干不净,佛祖也不能容他。”

    金吒大怒,持了吴勾剑也杀了上来,与木吒联合,两人斗这金角童子。顿时压力陡然增加了一倍。金角童子连忙取了兜率芭蕉扇,就要望空扇动。

    “怎的让你得手!”文殊菩萨暗道,取了遁龙桩望空一抛,此法宝又名七宝金莲,三个煌煌的圈子套在一木桩之上,隐隐有金龙缠绕木桩之上,一片佛音,随后莲花盛开,飞到金角头上,往下就落。

    普闲菩萨,观世音菩萨都祭起神通,一个放出寂灭佛光,一个放出上清仙光,朝场中裹去。

    青牛见了,大怒喝道:“却如此卑鄙。”随后取过一杆点钢长枪,一点城楼,嗖!一声响,直接越将下来。顿时晶虹四贯,枪影漫天,朝场中的众人杀去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一弹指,便有一丸豆大的黄云shè出,凭空暴涨,怒涛狂卷,刹那间就密布了虚空。

    青牛只见是黄云漠漠,挡住自己的枪影,知道悟空道人使了地书。更兼之手上有七宝妙树,自己虽能立敌,但万万不能取胜。只得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知道青牛法力jīng深,也不敢掉以轻心。在祭出地书的同时,肉身一摇,施展了玄功变化,与七宝妙树同时化为千万道光华,朝青牛后面卷去。

    青牛长叹一声不绝,骤然把枪于半路收住,反手一抄,这枪扑哧一声,尖头爆开,化为亿万点闪闪晶芒,与悟空所化的七彩神光一交接,砰的一声大响,随后尖叫一声,仿佛被开水烫到的老鼠,受害不浅,一溜清光,朝长安方向遁去了。

    悟空没料到青牛这般干脆,说逃就逃,只一回合就自毁兵器。当真取舍干脆。自己这次本想要凭借两件法宝之利,将这头青牛斩杀在此地,却是失算了。

    却说金角与金吒,木吒争斗,对方不敢还口,骂得舒服。不知却惹得三位菩萨恼怒了。一齐出手,青牛要救,却被悟空阻拦。

    刚刚擒出兜率芭蕉扇,要扇动兜率火,突然见得两道光华落下,缠住了扇子,随后那遁龙桩落将下来,扑的一声,将自己捆住。上中下三个圈子,箍得笔直。一点都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金角大骇,还要再骂。却被观世音菩萨上来,反手巴掌搁在面皮之上,把个头都打飞了。

    金吒,木吒见得那头颅,身体还在动弹,连忙上前,戳了几剑。金角大叫一声,真灵上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李元双手抱膝,坐在封神台上,仰望长安城上方的天空。那打神鞭搁置在一边。只见大风卷起,封神榜呼呼做响。金光流动,似乎要随风飞去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yīn风吹来,另人寒毛皆竖。只见猪八戒真灵飞进了台中,四面一看,随后大叫一声。却把李元惊得清醒过来,不由心中不悦,只喝道:“安分点点,休要吵闹。”

    猪八戒失了肉身,元神,如今就剩下一点真灵,仿佛一团云气。对李元大骂起来。李元把打神鞭一丢,砰的一声,把猪八戒打翻在台上,痛得呼天抢地。李元又发打神鞭。打得猪八戒最后磕头求饶,滚到一边,不动弹。不言语。李元这才冷哼一声,依旧看天。

    随后,那神圣智狼,沙和尚也上了封神台,都被李元一顿鞭子,打得不敢吵闹。金角童子也自飞来,李元也不多说,照样鞭打一顿,各自归位,仿佛奴隶。上了封神榜,哪还有多话可讲。李元被囚禁在封神台上,愤恨异常。反正上来的真灵,都要鞭打。

    却说悟空攻占太yīn关,杀死金角童子,赶走了青牛,随后率领大军破了城楼,杀进关中,双方士兵交战,死伤无数。杀尽了反抗的唐军,悟空道人夺了城池。当下收拾妥当,领军驻扎,随后又自滚滚西行,朝长安杀来。

    且不说悟空夺了太yīn关,猴子却攻打太阳关,大军来到关前,只见一青年道人,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,手提一杆三尖两刃刀,正是二郎神杨戬。

    “泼猴,你为何杀我七表妹,今天却要说个清楚。”杨戬见猴子来到关前,不由怒道。

    猴子当年大闹天宫时,玉帝曾叫杨戬捉拿,两人斗过一场。只是当年猴子修为不如现在,更有许多天兵大仙,倒是战了个不分上下。后来倒被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猴子冷笑道:“俺今rì到此,也不与你言语,你那点小本事,当年在我面前还能卖弄,如今却不被我放在眼里。你是什么东西,千年来居然与我相提并论,俺不但要杀你亲戚,今rì还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当年两人倒是相差不多,猴子还拜过观音菩萨。但如今猴子非当rì可比,那些菩萨,佛陀都在麾下。如今的他,怎把杨戬放在眼里?

    猴子本是天不怕,地不怕的人物,但当年被压五百年,后来成佛,其中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,把那桀骜的xìng子都扭曲了。成了一股恶念化身,被斩出来。如今自然是一一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饶是杨戬涵养再好,听见猴子也话,也不禁怒上心头。猴子却是大吼一声,轮动棒子,抢身上了城楼,朝杨戬杀来。

    两人斗了几个回合,猴子连连怪叫,凶悍威猛,煞气涛天。斗了几个回合。猴子头上现出人参果树,绿光万道。棒子更加凶猛,没头没脑的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棒子!”杨戬接了几棒,只觉得是身体发麻,连忙运起九转玄功,施展变化,遁了出去,随后祭起哮天犬,张开血盆大口,暗中饶到猴子后面,朝后脑咬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畜生咬人,也只你这毛神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猴子与杨戬斗过多次,怎的不知他的套路?突取一旗,望空一展,只见白气氤氲,青莲朵朵,当空现出金舍利。却是猴子取了西方至宝,五方旗之一,青莲宝sè旗。

    那哮天犬扑的一下,却被旗挡住,猴子反手一棒,将这狗打成两截。汪汪惨叫了一声,就化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杨戬见得猴子凶猛,已有了三分退意,见啸天犬被猴子打死。心中疼痛,仿佛割肉,却也无暇顾及了。大叫一声:“此恨不可消除。”化成一道金光,朝自己老窝灌江口遁去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金光从斜刺过了,正好将杨戬截住,两一交接,杨戬暗叫不好,只觉得身体一紧。人已经落到了李圣手里。

    原来来人正是斗战胜佛转世的李圣,他料定杨戬虽然不敌,但异常狡诈,又有九转玄功在身。能够逃跑,是以早就等待。

    李圣有接引神幢,轩辕圣剑在身。本身法力也是高强无比,杨戬怎的是对手?被李圣轻轻提着腰带抓了,横提过来。

    杨戬睁开眼睛,只见李圣头上现出了接引神幢,吸住自己,自己动弹不得,不由面sè惨变。“不想今rì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猴子上来,举头就是一棒,正中杨戬顶门。直打得火星迸出。杨戬骂道:“该死的贼猢狲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猴子冷笑道:“你今rì死到临头了,以为炼了九转玄功,成就不死之身,我就杀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随后一把抢过李圣手中的轩辕剑,晃了一晃,把杨戬按住,扑的一剑,割了头颅。一脚踹过尸体,滚在地上,还抽搐不停,猴子又自上前戳了几剑,杨戬顿时死绝,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轩辕剑连当年蚩尤都被斩杀,九凤也伤在剑下。杨戬有多大的法力?能抵得轩辕剑一割?只一剑,肉身元神都受了重创,剩下挣命的份了。

    猴子杀了杨戬,冷笑几声。

    猛的仰天长啸,声音穿云而上,可裂金石,久久不绝,仿佛要将胸中的闷气都自吐出。半晌之后,才收声大叫道:“痛快,痛快,一口鸟气出了不少。什么东西。也与我相提并论多年。”

    他本xìng情桀骜,一点闲气都受不得,憋不得?但既生天地间,就要臣服在天数之下,又怎能事事痛快?就是周青成就圣人,也不能事事顺意。也许,只有那大道鸿均,才是如此。可是,鸿均又算是生灵么?

    李圣摇头叹息,正要取过轩辕剑,突然见一道血光,自南海冲起,杀气隐隐盘旋,凶戾无比。

    李圣猛的一惊,随后已经明白事情因果。知道那猪八戒,沙和尚已经被人杀死,他只是叹道:“天数如此,怎的可逃?悲哉,悲哉。”

    猴子也见了,一颗心却沉到了底,怪叫一声,跟斗翻起,朝南海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跟斗如风车般旋转,过得片刻,已经到了南海边缘,只见满目创痍,尸体堆积如山,血流成河,海滨的水都是通红。猴子见得其中,多是猴子猴孙。好不容易找到猪八戒尸体。已烂得不成摸样,而那沙和尚,却被董永虫云吃了。渣都没剩。

    猴子直把无名业火上冲了三千丈,大叫道:“董永,此恨不死不休。”说罢。收了棒子,提剑下水,直奔海底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