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猪八戒,沙和尚虽然论神通无什么大用处,也就是普通金仙,但当年猴子被如来所压,曾同投进了玄奘**师门下,学唯识宗教化之道。

    玄奘**师虽然神通弱小,但道行高深,猴子当年就是因此。才得成佛陀,加持为斗战胜,是以三人感情深厚,如今皆都死于非命,上封神台去了。猴子自然是暴跳如雷。一颗杀心剧跳。

    哗啦!哗啦!只听得水响,猴子一手捏避水诀,一手提轩辕剑,从海面潜到了数十万丈海底,只见轩辕剑光华闪闪,圣道王气映照,使得方圆数百里的海域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这南海气候温暖,鱼虾贝类茂盛,水jīng水怪也是多都盘踞这片广大的海域,归属于南海水龙一族的统领。南海龙王,就是南海的统治者,其余水族,无论是妖是怪,是水仙,还是水魔都要归其统领。

    以前还有那水魔圣君不服,与之争斗,但如今,自敖鸾被周青点为天蓬元帅,执掌天河八千四百万水军,扫荡四海。却是再无了反抗的力量。更有苍莽山斗剑,不少水仙败亡。地仙界中的散流,都各有皈依。或是投进李圣麾下,或是投进李元麾下,或是投进西牛贺洲李家公主麾下,再者归附天庭。

    “此南海之中,已经无了散流,都是铁板一块,我若直杀进去。只怕还未到龙宫,就被知晓,派军来围剿于我。虽然不惧,但终究是打草惊蛇,不能报仇,不如悄悄潜进龙宫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猴子虽然无明业火上冲,头脑却也机jǐng。见得路途之上,自己惊动了不少水族。心中暗暗思付。连忙喷出一口jīng气,收了轩辕剑,摇身一变,变成一个虎鲨妖怪,持戈佩剑。依旧朝海中行去。

    接近海zhōngyāng,一路上,果然有不少水兵巡逻,偶尔来盘问,却让猴子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行过不久,眼前突然一亮,只见一片晶光闪烁,海水通明澄澈,再也不是yīn深黑暗的场景。五颜六sè的珊瑚群,辽阔宽广,仿佛陆地上的平原,望不到尽头。其中一水晶宫殿,连绵一片,仿佛巨龙蜿蜒,不知道几千里长。

    “已然是南海龙宫,却好好计较一番,有青莲宝sè旗在手,也不怕董永你的盘王天蛊。”

    猴子对董永的盘王三降天蛊神通是深有忌惮,如今取了青莲宝sè旗在手,方才信心十足。只见得远处,那庞大蜿蜒的水晶宫。周围数千里。却是修建的城池。城池之外,更有军水营地。无数水族从地面八方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,倒是十分兴旺。

    猴子按住一颗杀心,用火眼金晶看得分明。只见得有一大型禁法将整个珊瑚地都覆盖。异常玄妙。自己隐身闯进,如惊动了就董永,便是一场恶斗,猴子要取其xìng命,却是艰难。

    当下思量,朝前便走,到了城池口,更有水军严厉盘问。但猴子的仈jiǔ玄功,七十二般变化,哪里能看得清楚。城池之上,虽然有禁法笼罩,却也比不得当年在长安城中的那块天地宝鉴。察觉不得猴子的变化。

    猴子混进了南海龙王城。只见城中多是水族,也无人来问他。便直奔水晶宫来。

    “南海龙宫,更是不好进。”猴子见得这水晶宫禁法更是深严,混进城中容易,混进宫中却难。突然听得声音,只见城门口进来一对水军,当中有四三人,一是一红发老道,一个中年道士,一个手持钢叉的白毛猿猴,却是一头太古水猿。另一个矮小丑陋的老道,手托一盏灯,正与三赔话。

    “八景宫灯?”猴子见得了那矮小丑陋的老道手中灯城,原来这四人,却是当年周青还在人间地球,与海中结识的红发老祖,青神子,天水三圣,另一位便是手持八景宫灯的玄武老道。

    几人后来飞升地仙界,投进了南海公主敖鸾麾下,如今更是统领水军。

    这四人水说话一阵,却自分开,那玄武老道进水晶宫去了。而天水三圣却往城中有几幢金碧辉煌的大屋去了,显然是三人的府邸。猴子心中有计,摸了前来。

    远远只见得当头有将军府三个大篆字,门口站有两个水军,四面禁法也是宽松,猴子四面一看,十分清净,无人注意,自寻思:“却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当下隐去身形,施展仈jiǔ玄功,摸到门前,拿手一晃,这两个水军猛然觉得一紧,四面模糊。却被猴子摄进了自己的介子须弥空间中。猴子提起轩辕剑,一剑两水军割死。却自就出来,拿毫毛变了两个一样,依旧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自己摸进了府邸之中,过得庭院,当中便是内堂,隐隐听得声音。猴子运起天耳通,火眼金睛,只见那红法老祖道:“最近南海一战,死伤不少,连海水都染红了,至今未曾消退。只怕南海李圣前来报复。这几天公主叫我们小心防守,一有事情,立发信息。”

    青神子道:“这次大战,死的多是花果山妖猴,听说那猴子王,号齐天大圣,威名响彻三界。又擅长玄功变化,确实怠慢不得。那阿修罗军队最近又被招走,我南海实力未薄弱,玄武道兄才进宫向公主禀报去了,我们且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那水猿听后,嘎嘎大笑道:“花果山那猴子,传闻是三界第一妖猴,我看却是名过其实了。给我们猿类丢了面皮。董永杀到岸上,不知道杀了他多少猴子猴孙,到得如今,不见那鸟大圣放个响屁。我看是窝囊到了极点,却是当年,天庭毁了他的花果山,他也知道厉害,不敢出头。他若来,却是正好,我也要见识一下他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猴子听得水猿言语,心中大怒:“三个小毛妖敢藐视老孙。”当下现出身形,叉开五指,便用天妖**罩了这房子,免得气息外泻。惊动了外人。

    提剑抢身上前,只见两个捧着玉壶端酒水的小丫鬟出来,却是两个鲤鱼jīng化成,眉清目秀的。刚一出门,见到猴子,顿时吓了一跳,就要叫喊。

    猴子早就一剑,将左边的丫鬟砍翻在地,玉壶摔了粉碎。

    右边的那个丫鬟刚要走,却也被猴子一把抓住前胸衣服,提了起来,朝心口一戳,翻死在地。

    猴子见得两人还在挣命,知道这轩辕剑乃仁道圣剑,无论仙凡,第一剑只能重伤,不能至死,取留一线生机之意。如若救治,还能得活。

    猴子一片杀心,却又提剑,割了首级。便现出原型来,却是两个无头的雌鲤鱼。

    堂中的红发老祖,青神子,水猿听见了动静,连忙出来,猴子却先破门而入。一挥剑,齐腰斩了青神子,肚肠都流了出来,倒在地上挣命。

    红发老祖刚要取法宝,却被猴子毛手一抓,拧住脖子,气都出不得。也一剑割了头,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水猿见得大哥二哥瞬间惨死,心中悲愤,大吼一声,提钢叉戳来。猴子只是冷笑,一剑将钢叉斩成两截,飞起一脚,踹在水猿胸口,飞撞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猴子一把抓起水猿头上白毛,提了起来,冷笑道:“你这毛妖,有多大本事。也与你祖宗说本事。”说罢,也自一剑戳翻。

    又将三人一一戳上两剑,死绝之后,摸得三个牌牌,连忙收了,变化为红发老祖摸样。刚要出门,就听得门外有人道:“三位道兄可在。”

    猴子应了一声,那人却就自门口进来,正是拿那八景宫灯的玄武老道。玄武老道见得猴子,只把他做红发老祖道:“道兄,公主却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猴子早就不耐,飞起一剑,正中玄武老道面皮。玄武老道在地上挣命,颤声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猴子哪里肯与这草木之辈讲话,一剑砍做两截,也自死了,方才收了八景宫灯。摸得玄武老道令牌。化做玄武老道摸样,托灯往水晶宫来。

    来到水晶宫口,便有一队水军迎了上来,对猴子道:“玄武仙人,刚刚出宫,怎的又来。”

    猴子胡说道:“有不妥之处,还要问过公主。”那水军将领见了猴子令牌,也不多问,让其进了宫殿。

    “南海龙宫也自来过,只是如今翻修,禁法重重,不是以前那个摸样。”猴子一路进了深宫,只见有避水珠悬在上空。四面繁花似锦。厅台楼阁。“不知董永那厮在何处?且暗去龙王殿见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猴子以前来过南海吃酒,认得龙王大殿,转身便隐了身形,朝南海龙王敖钦宴请宾客的龙王殿潜去。

    到了龙王殿,只见两三个使女来回,甚是冷清,仿佛无人来。

    猴子见得四面无人,猛的上前,杀死了两个使女,又抓起剩余的一个问道:“敖钦那老泥鳅与董永在哪里!”

    这使女认得猴子,顿时骇得魂不附体,战战兢兢道:“大圣饶命!大圣爷爷饶命!龙王在后宫。董永却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猴子当胸一剑,也将这使女搠死。却的眼睛喷出真火,两三人化了。直奔后宫而来。自肚里寻思:“既然进了水晶宫。却要将龙种都灭了,再讲董永杀死。方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一进后宫,就闻得一口脂粉气息。软绵绵的,极其香甜。却是女人独有的味道。猴子用仈jiǔ玄功,隐了身形,提剑寻找。猛然闻得一处宫殿之中,有诸多男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了,就是这里!”猴子抢身上前,听得一间殿堂之中,隐隐有数个女子,两三个男子似乎饮酒。“莫非董永在其中?不可冒失了。”

    小心运起火眼金睛,果然见得这殿堂之中,有一桌酒宴。当中一中年男子,威严堂堂,却是南海龙王敖钦,旁边有一个妇人,却是老婆子,其边上,有三个青年男子。猴子也自认得,却是敖钦的两个龙子,一名敖峰,一名敖烈,一名敖天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却是一家都在此地,怎的可脱得我手。”

    猴子在一观看,另一边有五个女子,却是玉帝的五位公主,本是七位,只是七公主被猴子打死。大公主祭了佛教大阵,所以只剩下五位。

    敖钦对五位公主道:“想当年玉帝也是太过了一些,想不到当年七位公主,如今却去了两位。当真是另人哀伤。”

    五位公主听见敖钦此言,暗自伤心,六公主终究是有夫之妇,见得龙王宴请,知道却有心思。原来五位公主之中,除自己以外,多是未嫁之人,这敖钦有三子,也自未娶,无非是打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如今杀劫逢起,南海龙族也做的依靠,我等姐妹要寻个安身之地,三界之大,也只有天道一家,那盘古天道真人乃人间成圣,未曾抹杀得情义。只可惜无中意之人,那廖小进还自中眼,却有七个妻室。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二公主见的那三个龙子大献殷勤,却哪里看得上对方,心中自有计较。

    却说外面猴子听了几句,闻出了端倪:“原来董永不在宫中,气杀我也。怎可甘休!”又得听殿中几人大骂自己,无非是当年闹海,大杀七公主之事,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自己剥皮拆骨。

    “叫你一个都走脱不得!”猴子现出身形来,头上现了人参果树,先将大殿外都罩了。随后飞起一脚,破了门户。窜进殿中。

    却说那傲峰正大献殷勤,突然听见哗啦一响,门口杀进一头暴猿。手提三尺金剑。

    “齐天大圣!”敖峰大惊,却也觉得不妙,连忙起身。却被猴子一跳过来,使出灵台擒拿**,抓起顶瓜皮,一剑把头削了。翻死在地抽搐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那敖烈,敖天猴子一进来,就杀了敖峰,顿时双目通红,抢身杀来。猴子冷笑一声,把轩辕剑一掷,一道金光穿了敖裂身体,钉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连杀两个龙子,猴子也不停手,一翻一摸,金箍棒已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大圣,休害我儿!饶我等xìng命。有话说。”敖钦知道猴子厉害,见猴子摸出棒子,连忙使了一口宝剑上来,口中求饶。

    猴子只是“桀桀”怪笑,一棒将傲钦宝剑打成粉末。随后手一抓一送,轩辕剑又自飞起,只见金光闪烁。劈面而来,将这个南海龙王半边脑袋都垛掉了。

    敖钦倒在地上,五位公主一见,知道不是猴子对手,连忙朝殿外奔去,但见绿光缭绕,哪里冲的出去,回头时。只见猴子提了血淋淋的宝剑踏步上来。

    “贱人,看你等今天怎的可逃。”

    “猢狲,吾等姐妹今天与你拼了!”二公主料定今rì难逃,却取一口宝剑杀了上来。其余四位公主也杀了上来。

    猴子取了青莲宝sè旗,先就不败。

    他还是怕顾忌这几位公主乃是董永姨子。有毒物在身。一棒将二公主剑打个粉碎,正要下毒手。

    只见那敖天斜刺过来:“休伤我公主!”挡在二公主面前,却被猴子一棒把脑袋砸碎了。

    猴子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剑将二公主腰斩。

    又转将过来,将三公主,四公主,五公主都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六公主见瞬间被猴子杀得尸横就四,五个姐妹,只剩下自己一人。心中暗道:“若是我儿在此,断然不会遭此毒手。”

    原来张自然有金刚镯在手,纵然不能敌猴子,走脱却是无防。

    六公主刚刚转过念头,也猴子一棒齐腰扫到,身体两截,扑在地上。刚要飞出元神,猴子已经上来,用脚踏住胸口,一剑割了头。又戳几剑,便不见动了。

    “大圣爷爷饶命!大圣爷爷饶命,小龙无知,是小龙无知,万忘饶我xìng命!”

    猴子见得那龙婆子缩在角落,跪在地上,只喊连连求饶。哪里肯的放过,飞身上前,也一剑戳死,再一棒打成肉饼。

    此时,大殿之中倒了一地,还有几位公主,南海龙王在抽搐,被轩辕剑中了要害,虽然一时不死,但也是元神损伤,只能挣命,要别人解救。

    猴子又持了棒子,一一打成肉酱。心道:“依旧难消我恨。且自出来,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当下收了人参果树。出得大殿。往后宫深处就走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