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遇定海夭,逢神针折!岂不是我逢到定海神针就会夭折,如今自我出生,还不足千年,以我四海龙族的年龄,确未成年,如若死去,当算夭折。只是定海神针原在东海龙宫,镇压四海气运。乃人皇大禹圣器。后被花果山齐天大圣强行抢去,这样一来,周道兄此言,却大是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却说龙女敖鸾在南海水晶宫后宫之中,想起周青的托梦之言语,心中已有了明了。又听玄武老道来报,说是南海海滨,修罗大军伙同董永天兵,与花果山妖兵大战,将那猪八戒,沙和尚等人都杀死,已经与花果山结了血仇。

    “已叫那玄武另做安排。只是周道兄当年与我为友,如今却以身成就无上混元之道,立为盘古天道圣人,不生不灭,万劫不磨,执掌大教。越发不好见面。已经失了往rì情谊,但天数如此,奈何不得,还是另人感叹呢。”

    敖鸾双手枕着香鳃,依靠在七彩珊瑚雕琢成了的窗户旁边,呆呆的看着窗外花园的景sè,时不时眨一下秀目。形象有些娇憨,浑然不似执掌天河八千万水军的天蓬大元帅。

    “想来他托梦于我,与我见面,还念及往rì交往的情分。只可惜了,如为常人,平常金仙,修士,还可来往,无甚拘束,偏偏每走一步,都是位高权重。身份非同小可。终究是没了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南海龙四公主心中又想,觉得坐久不动,有些酸麻,便自起身,玉手挥动了一下。突然心中一动,随后娇面嫣红,狠狠跺了一下小脚,恶声自言自语道:“怎的这般胆小了,好歹要去问个究竟。神仙中人,怎似乎凡俗那样扭捏。圣人又是如何?我才不管呢。正好是如今逢了五百年杀劫,去详细问个吉凶也好。”

    却说敖鸾心中定了计,一横心,收拾一下颜sè,却自起身,往三十三天上去了。至于父亲,母亲,三个哥哥与五位公主饮宴,敖鸾心却被周青一梦搅乱,哪里还有心情去。

    周青深通天机,明白宇宙大千世界造化之道,人也是人间成圣,素有情义,当年飞升地仙一界,所交友人,也多是利益所至,就连当年,与花果山悟空道人相交,也是听闻对方光明正大,是个神仙中的豪杰,哪里知道,杀劫之中,各凭手段,图谋变化。哪里来的豪杰之流。

    亏得周青本就出自人间,知晓归诡诈之道,有分教:古来仁德专害人,道义从来无一真。又因通天教主要重新截教,需借周青之手,终于脱了樊笼。

    所交之友,却只敖鸾一人,对己无利所图,只凭喜好,如今虽是为元始所签,榜上有名,乃天数大势,成为定论,奈何不得。但周青终究是不甘,以不可为而之之意,以身入梦,教授天机,虽然终究不能避免,但却能拖延。

    四教并谈,三商过后,签定榜文,或归仙道,或归神道,或为齑粉。皆有定数。怎会出现奇迹!

    况且这世间,本来就没奇迹的。有的只是不甘与无奈罢了。

    却说敖鸾出得水晶宫,上天去了。此时,猴子却在大殿之中杀得xìng起,杀过之后,依旧不甘,似乎未曾痛快,是以出了大殿,朝后宫行来。

    自肚里寻思:“南海老泥鳅却有三子一女,如今三子都被我杀死,却有一女,乃是天蓬元帅,掌握八千万天河水军,也要寻来杀了,才算除了龙种,稍稍消得我胸中闷气。”

    猴子威震寰宇多年,自大闹天宫,成就佛身后,三界仙人,只要一提齐天大圣,无一不心中拽拽。又得女娲娘娘宠护,准提道人为师,总想成就圣人,奈何天数注定。周青身份卑微,却自杀劫起,为混元无极,他怎的心甘。如今女娲娘娘又受了蛊惑,人皇也是无望。猴子也自痛恨周青。只是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索xìng是拼了这一身,弄他个天翻地覆。放不负我齐天之名,没由来的窝囊了。”

    猴子一路寻遍了后宫,但敖鸾上天见周青去了,他哪里寻得到,心中是越想越气,三尸神暴跳,只寻到数十个婢女,丫鬟一流的水族,一一打成肉酱,这才出来。一路施展玄功变化,出了南海,寻悟空道人,李圣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董永离了龙宫,自上天去,过得许久,才来到三十三天之外,正要去见周青,突然心中一惊:“因为张自然与我出征,他母亲怕他有事,将聚仙旗与了他,如却自带去了幽冥血海,要是那猴子前来报复,怎可抵挡?匆匆出来,却是忘了这一细节。”

    董永顿时大急,连忙回转,刚刚下了天,到得半路,就见一道彩云上来,十分熟悉,连忙喝住,见是敖鸾,不由问道:“龙四公主怎的上天来。”

    敖鸾听得董永一问,慌忙定了神思道:“我有一事,要见天道教主。”董永却是心中焦急,只是问道:“你来时,南海可有异样。”

    敖鸾笑道:“哪里有什么动静呢,我父正与公主们吃酒。计较得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董永稍稍放了心思:“那就好,只是仍旧心中不安,我且自又回南海,你如见到天道教主,却向我等讨问个吉凶,如今杀运逢起,天数混乱,就是我的道行,也不能窥的门径。”

    敖鸾道:“这个放心,我自会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别过,董永往南海去了,敖鸾依旧上得天来,到了三十三天外,却走却行,到了周青居住的清净天外,突然停住,居然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正值犹豫之间,突然那混沌开放,出来一个丫头,是那红玉,见了敖鸾,便道:“掌教老爷早知公主要来,却命我来迎候。”

    敖鸾暗道:“圣人手段,果是通晓万事完物,我以不用做作。却自进去分说。”

    当下进了清净天,一步一步往高悬空中的天道宫而来。

    敖鸾进了天道宫,只见周青正在宫中,心中就跳。却自慌忙拜见道:“见过天道教主。”

    周青却自下来,连忙道:“无需多礼,你我当年,还是旧友,你今天来意,我也知晓,只是天数注定,我虽为圣,也自奈何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双双坐定,敖鸾道:“前rì你曾入我梦中,可是为真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正是如此,可惜只能稍稍缓过,仍是注定。只能望你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敖鸾暗道:“说话神神秘秘的,却只能一知半解。”当下敖鸾要问个分明。周青却自不言,用手一指,前面便自显现出一幅图画来,却正是猴子在大殿之中行凶杀人的场景,当真是残暴无双,不忍目睹。

    敖鸾见了,面sè骤然苍白,又转为铁青之sè,见得一家惨死,颤声问周青到:“可是真事?”

    周青叹道:“此乃定数,无可挽回。”敖鸾猛的站起身来,朝外就走,刚走两步,突的一口鲜血喷出,身体歪了两歪,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周青见得,用手一指,将敖鸾扶上云床,点进三光,安息了元神。

    “五十六亿年后,再行与你解脱了。”周青叹息一声,默坐不言。头上云光之中,便隐隐有悠扬的钟声传来,只是有些寂寞的味道。离圣,又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只是五十六亿年后,我还是如此xìng情么?”幽幽的声音飘荡在清净天中,只是没人回答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!南海大军!已经兵长安城下!”

    当下过了半月,玄都**师,云中子,铁拐李,吕洞宾,荷仙姑,广成子等人正在长安城皇宫之中坐定,商议怎生对付那西牛贺洲之中的李家公主。

    李家两位公主,一为人皇,一为地皇,乃人教教主女娲娘娘所立,理所当然。只是定天道大教为正统。所以阐教诸仙,却要清君侧之邪教。争那正统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将军来报,惊魂未定,气喘呼呼,随时要过气一样。

    当中有姜子牙喝道:“何事如此惊慌。”

    “南海大军攻破了太yīn,太阳两座关口,金兕将军败回。金角将军身死,杨戬将军也被对方杀死,如今正拿首级悬在城外。那李圣大军一路破了三十六关,如今已到了长安城下,形势危机万分!长安城如今已成了一座孤城。危在旦夕!”

    这将军说话急得吞吐起来,一脸大汗。越发吐词不出,不由急得跺起脚来。

    “此不过乃小事一桩,何必惊慌!”姜子牙一听,却是笑道,随后面sè又严厉起来:“如此小事,你竟然危言耸听。慌报军情,大罪难逃。来人啦。先推出去斩了,再出城迎敌。”

    这将军刚刚还没回过神来,就被窜将出来的两个西昆仑弟子捉住,拉将出去,一刀斩死。姜子牙拿其首级,祭了旗。这才对云中子诸人道:“想那佛门气运已经消散,却来自讨死路,可见是气数真是尽了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道:“也不必多言,却要唤李元下得封神台,执掌兵符,才好出兵,否则遭了口舌。”

    李元在封神台上,抱膝望天,只见风云变幻,三界沧桑,长安城外的兵火,却视而不见。听得叫唤,便如行尸走肉一般,持打神鞭下了台,随后接过兵符,带了大军,云中子等仙人都上了长安城楼。只见得城外密密麻麻都是妖兵,天空大舰林立,把城外方圆万里之地,围绕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原来猴子在南海大开杀戒,悟空道人,李圣却也不甘示弱,一路发力,带领大军不停,势如破竹,猴子一到,更是合力,一路破了三十六道关口,兵火直逼道长安城下。

    轩辕圣剑,如意金箍棒,七宝妙树,人参果树,地书,接引神幢,青莲宝sè旗诸多威力奇大的先天法器在手中。猴子,悟空道人,李圣,本身法力又高,是以三人合体,一路杀来,无人可以抵挡。

    此时,猴子,李圣,悟空道人各领一路大军,杀到了长安城下,那猴子暗道:“反正我佛门气运衰竭,与其坐等别人来伐,忧郁而死,不如拼个鱼死网破,搅他个天翻地覆,杀劫涛天。说不定还有奇迹。如今只要一举破了长安,则大局就定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等人上得城楼,只见李圣持轩辕剑,坐华盖龙车,一派人皇的气势。左边有定光欢喜佛,观世音菩萨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燃灯佛祖等佛门弟子。

    右边有长眉真人,四大天师等金仙。不下数十位,更有百多位蜀山弟子,如齐金蝉一流。

    两军对阵,生死一战,威势浩大。

    猴子看见长安城中有了动静,连忙一跟斗打将出来,到了城下,便见云中子等人。猴子喝道:“云中子,你今rì已是孤城一座,被我包围,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大笑道:“猢狲怎知天数?你佛教气运已无,正是灭亡之时,却想孤注一掷,做那困兽之斗。妄想有那奇迹。实乃可笑。”

    猴子大怒,飞身而上,就要打云中子,却被禁法阻住。云中子取了盘古幡,就势一摇,猴子连忙闪过一边,还要再斗,却被悟空道人唤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长安城暂时不好攻破,如若就让我等破了,有些不可能,我自收兵包围。你快去上西天,请阿弥陀佛上师与我师前来,此乃我佛教生死存亡关头,万万怠慢不得。只是女娲娘娘被那老狐蛊惑,否则还不至于此。”

    李圣对猴子道。猴子也知厉害,点头一下,先一跟斗去了西天。

    “乌巢和尚!你做的好事!”猴子一上西天,就见释迦牟尼,乌巢禅师,弥勒佛,等佛陀一起,猴子想起南海之事,不由气急,举棒要打。却被释迦牟尼喝住:“且的住了,西天之中,怎能见刀兵。”

    众佛都来劝阻,猴子无法,才熄了怒火。乌巢禅师才道:“南海之事,乃为天数注定,挽回不得。你今rì此来,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猴子怒道:“你等毛佛,我为我佛气运,劳尽心力,做尽了的恶人,你等却是尸位素餐,贪生怕死。”说罢,将事情说过一遍。众佛都道:“此等大事,要问阿弥陀。只是阿弥陀上师不准我们进雷音,怎的奈何?”

    猴子暗道:“想必是阿弥陀上师不染红尘,只是我佛气运,如今微在旦夕,再不可妥协了,还是去灵台方寸山见过老师,来唤上师。”

    猴子不敢擅闯雷音。只得一跟斗上了灵台方寸山,见过准提道人,说了此事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听后,心中算计,暗道:“如今三商已定,再无奇迹,只是需要如此,才能过得杀劫。下一量劫,再来争过。”

    当下对猴子道:“你且随我去西天,我与教主商量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起了身体,与猴子来到西天之中,众佛都上来参拜。

    准提对猴子,众佛道:“你等且自先去长安,我便去见教主,随后便来。你等无需争持了。”

    猴子大喜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当下催促众佛,出得西天,往长安而来。众佛见得准提道人言语,也逆不得,只得被猴子赶起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进得雷音,见阿弥陀佛面sè疾苦,便道:“如今长安一战,乃我佛危难,还要去做过一场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摇头道:“如今已成定数,去也无用,做一场无用功果罢了。”准提道:“我等自去,尽了心力,也叫弟子无词可言。”

    两位教主正言语,却听得外面鸾鸟鸣叫,香云扑地,连忙道:“人教教到此了。”随后迎了出来,果然见得女娲娘娘法架。

    娘娘进来,坐定。对两位教主到:“如今三商已定,天数注定,再无摇摆。两位教主却不可为了弟子小事,丢了面皮,大是不美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:“话是如此,只是弟子未免有词。”

    娘娘道:“此乃天数,就是两位教主前往长安,也自无用,难道还能逆天不成?当天在紫霄宫中老师有言,不得反悔,当年通天教主,心比天高,却是如何?吾等为圣人,万劫不磨,永恒不灭。怎可为些许小事争持不休?那天道教主从人间来,xìng情未曾去了,是以执着。数个量劫之后,自会与我们一般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教主所言,正合我道。”

    娘娘点头,随后回宫去了。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佛也不去长安。

    却说云中子见得悟空道人退兵,知道要去搬西方教主前来,心中暗道:“此战对方做困兽斗,还要去见过老师。”

    当下云中子也往上清宫来,见了元始。说得情况。

    元始点头道:“此一战,西天一教气数以尽,乃为定数。再无奇迹。你且先回,吾自前来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