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云中子也知道天数,四教三商定过,佛门气运微弱,立教根本又被破去,再无挽回的余地,此乃滚滚大势,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眼下猴子,悟空,李圣看似气势汹汹,兵起南海,将南瞻部洲大部分都占去,兵火都延绵到长安城下。只要将长安城一举拿下,则龙脉断,阐教无地可守。也无人教根基依托,纵然再大本事,也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长安城外,乃是密密麻麻的营地,天空之上,大舰漂浮,青光挥洒,梵音大唱,诸天乱飞。飞天仙女散下金sè的波罗花。那西天极乐,三千诸佛,五百阿罗汉,三千揭帝,八大菩萨,八金刚。佛子佛兵,都自西方来,降落到军中。

    漫天都是庞大的佛音。充塞了宇宙大千,寰宇虚空,就连幽冥黄泉都被震动。十殿阎罗都齐齐聚集酆都城中,商量大事。

    三千佛陀,都出西天极乐,如此声势,就是开天辟地到得如今,都未曾有过。

    冥河教祖在幽冥血海之中,旁边有西瓜,张自然,魔王波旬,大梵天,yùsè天,湿婆四大魔神。下面便是因陀罗,鬼母等五小魔神。磅礴的佛力,使得整个血海震动,翻荡起数千丈的波涛!

    “此乃佛门生死一战,那斗战胜佛孤注一掷,只是仍不乐观。却是我等报仇血恨的好时机会。祖师我也可吸得佛陀jīng血,重炼血神。尔等都为我修罗弟子,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冥河教祖坐在轮回池上,面目狰狞,先是阿鼻,元屠两剑被夺,尔后又被如来抓住,囚禁起来。更被悟空,镇元子,如来三人联手,将自己化身血神生生炼化,成了一方血神心罗,与凝血神珠。

    尔后那悟空道人更要将自己本身都炼化,只是自己乃血海繁衍,悟空急切之间,也下手不成,饶是如此,所受苦楚不少,简直是痛不yù生,冥河如今法力大减,又难以恢复,如何不将佛门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周青所掌天道大教,冥河也自痛恨,只是奈何不得。如今正是杀劫大起。无暇来顾忌他,因此冥河也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只要抓得数十个法力高深的佛陀,如弥勒佛一流,用自己的元魔灵焰炼化,以庞大的法力,再凝聚一尊更厉害的血神,也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两人机缘深厚,我先就料定不凡,我修罗一道,你二人可以继承。”冥河对西瓜,张自然道。

    张自然听了,心中寻思:“我乃天道中人,怎可继承阿修罗一道。”只是嘴里嘟哝,西瓜听得真切了,狠狠瞪了张自然一眼,吓得张自然不敢说话,只是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原来张自然手中有金刚镯,乃老子化胡圣器,除盘古幡,太极图,混沌钟,都是不及。

    老子化胡,看似平常,却是鸿蒙开辟一量之杀劫的根源,无释迦牟尼,自然无斗战胜佛。大闹天宫,闯地府,改生死轮回。佛道之争,更有自人间争斗的苍莽斗剑。牵扯起来,皆是老子化胡之因果。

    可见此器之功德,真乃大不可量。

    冥河见张自然有金刚镯在手,心中却有计较。当下命西瓜与张自然掌管了阿修罗道。连魔王波旬等魔神都要尊其法令。

    “你两人,与我修罗道诸人,先带我修罗大军,隐匿在黄泉道中。等长安大战分明,抓上几十个佛陀。”冥河命道。

    西瓜,张自然,四大魔神都不敢违背,带了全数的修罗大军,滚滚荡荡,一路出得血海,隐匿在长安城附近的黄泉道中。

    见得都安排妥当,冥河取了西瓜手中的修罗旗,镰刀,却自把身体一纵,化血光走了。

    冥河走后不久,张自然与西瓜潜伏在黄泉道中,修罗战舰密密麻麻,仿佛蚂蚁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光气盘旋,骤然破开虚空,落到黄泉道中。魔王波旬首先察觉,以为来了敌人,连忙大吼一声,提两口刀冲了上去。光气中立刻现出一人,仗剑持幡,见得波旬扑来,将幡一摇。

    波旬大叫一声,只觉一阵头晕,从天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姨夫!你怎么来了。都是自己人,不要动手!”

    张自然与西瓜闻得声音出来,见那人原来是董永,连忙叫喊。张自然迎了上来。西瓜见自己父亲被董永毒翻,心中不悦。

    董永之毒,就是李圣,猴子,悟空在没法宝守护的情况下,也要先避锋芒,魔王波旬虽然修成大阿修罗不死之身,但对董永的毒功,却没一点防护。猴子杀进南海,都是取了青莲宝sè旗才敢行动的。

    原来董永回了南海,只见到尸横就地,血流满地,五位公主肢体零碎,活活被割死,有的更成了一团肉酱,董永知道是猴子所为,又差点心火上升,当下狂喷鲜血,昏死在地。足足三天才清醒过来,想了清楚,却是来找张自然。

    要不是张自然取了素sè云锦旗,跑去幽冥。五位公主也不至于遭毒手,董永心中恨极。

    董永见张自然出来,立刻大怒。劈面就是一耳光,把张自然打蒙了,只是大骂道:“你这畜生,留你何用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了,不由大怒。上前护住道:“董永,你发什么疯。”张自然心中不解,只要有西瓜在身边,他就迷迷糊糊的。十分糊涂。

    董永哪里肯与西瓜分说,把幡一摇,西瓜仰面就倒,这下张自然急了,急忙道:“姨夫,你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董永更是大怒:“你这畜生。不是你这畜生,你娘连你几位姨怎会被那猢狲杀死。”随后,又劈面几下,把张自然抽翻在地上。张自然听得分明,顾不得被打,连忙问道:“姨夫。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董永把情况分说,张自然顿时傻了,随后撕心裂肺的大哭一声:“娘啊!”直哭得声音嘶哑,眼睛滴住血来。董永见得张自然哭晕过几次,血泪满面,也自伤心。

    “怎的如此多磨难,都加于我等之身。”董永却将西瓜摇醒来,见到这等情况,西瓜问了原因,却也抱住张自然哭泣。

    “不亲手将那猢狲拨皮拆骨。我怎肯再活在世间。”张自然心中发狠道。

    却说西天极乐,十亿佛国净土,龙华光明世界,琉璃虚空世界,金刚虚空世界,净王桫罗世界,无量无极世界,须弥无光世界,旃檀清净世界……等等佛主一一降临。rì月都被佛光遮盖。

    整个长安城中,家家震动,士兵喧哗。要不是还尊有三清尊神供奉,加上数百年都有灭佛尊道的传统,如今早就皈依佛祖去了。饶是如此,情况也十分不就乐观。

    李元持了打神鞭,看过对方阵势,只见漫天的花雨下来,耳朵里面尽是佛音。仿佛以前三百年一度的谈经大会一样。西牛贺洲中人,只要不皈依佛门,听到经文,就烦躁无比。

    如今李元也是烦躁无比。当下与玄都**师,阐教八金仙,姜子牙下得城楼,回到皇宫,就见云中子自天上下来,也见得漫天佛陀降临,不由大笑道:“也是气数已尽,乱了心智,是以自寻死路。谁都解救不得。我已去见过掌教老师。尔等当**香接老师圣架。”

    当下城外是大军围困,城中人心慌乱。士兵哗散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但这十数人,却是丝毫不以为然,胸有成竹,谈笑风声。慢条斯理的沐浴焚香,随后到了zhōngyāng祈祷。真是个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。

    对方气数已尽,徒然做浩大的生势,也是回光返照,无所用处。

    “如今我佛气运,就在长安城下决断了,诸佛不可怠慢,阿弥陀上师与我师准提道人将法架至此,与阐教元始彻底分个高低,尔等且自摆下万佛朝宗大阵。待到明rì,一举破了长安城,扭转乾坤,使我佛门不至遭受厄运。”

    李圣持轩辕剑,在城外一块方圆万里的平地之上,结了一座巨大芦蓬,上面悬花结彩,璎珞垂珠,无数斗大的金灯在两旁燃起,金灯之中,有舍利悬浮,发出浓郁的旃檀佛香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长安城外,也仿佛成了西天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一rì,众佛,菩萨,罗汉,揭帝,金刚等等都齐至了军中。

    见得都自到了,李圣也现了斗战胜佛金身,高丈六,二十四头,十八臂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十八手拿璎珞,伞盖,花罐,鱼肠,加持宝杵,宝锉,金铃铛,金弓,银戟,幡旗,宝幢,莲花,令牌,钵盂,尖枪,阔剑,舍利,经书。

    接引神幢悬于头顶。轩辕圣剑立在坐前,两旁有猴子,悟空道人端坐,似乎一体。都是头现庆云。三者连成一片。众佛都赞叹斗战胜佛**力。

    时候渐渐天黑,黯淡下来,连星光rì月都没有。但众佛的宝光,似乎将三界都照亮了。

    “西天极乐净土诸位佛陀已是到来,惟独还缺娑婆世界之主释迦牟尼佛,密宗之主大rì如来。斗战胜佛也为娑婆世界之佛,却要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普渡众生佛{地藏王菩萨成佛所化}带了大势至菩萨,宝月光王佛带了月光菩萨,宝rì光王佛带了rì光菩萨,弥勒尊王佛带了比丘夷塞尼菩萨,金刚不坏佛领了怒目金刚,泼法金刚等八大金刚,等一方佛主都是阿弥陀佛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现在都自降临,一举攻破长安城,却见众佛里面法力最高深的释迦牟尼佛,大rì如来未出现,不由心中生了嗔念,以为两佛不敢前来,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本来在西天极乐之中职位也就是中等,只是他乃准提道人弟子,与女娲娘娘多有联系,又自涅盘,投进红尘,力挽佛教气运。乃大决心,大宏愿。被阿弥陀佛将接引神幢交与他手。是以众佛如今,才以斗战胜佛为尊。

    李圣听见普渡众生佛发问,心中也自寻思:“乌巢和尚诡变异常,也会趋吉避凶,只是如今一战已是难免,他不会不明,怎的不来?如若破了长安,便是奇迹,我等还可重建娑婆,为一世界佛主。如若佛灭,我等也无可度rì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间,突然,一轮红rì,一片金光香云拥着两尊如来降临。却是释迦牟尼佛,与乌巢禅师,头现一尊佛陀金身,正是大rì如来。

    燃灯佛祖,定光欢喜佛,毗那遮佛,惧留孙古佛,观世音菩萨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蜀山众金仙,弟子,四大天师当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此战过后,吾重开娑婆,汝等都成正果。”

    这迎接的诸人,都乃判道入佛者,与西天诸佛有些不入,相见了,面皮便有些挂不住。如今见了释迦牟尼佛,却自有想法,听得释迦牟尼佛此言,心中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“早有此意,只是劫未过。没奈何而已!”燃灯古佛心下暗喜。他也是擅长机变之道。怎的不明白眼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西天诸佛见到释迦牟尼佛说此话语,却有些大乘将灭,小乘将兴的意思,不由心中暗暗不悦。

    当下两方坐定,西方三千佛陀,菩萨,金刚,罗汉一边,由弥勒佛为主。释迦牟尼佛,乌巢禅师,燃灯等人一边。当真是泾渭分明。斗战胜佛,猴子,悟空自然在zhōngyāng。

    天sè已渐渐到了早晨,rì光显漏出来,只是依旧被漫天的佛光掩住了,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猴子xìng子急噪,猛的跳起来道:“如今诸佛都至。正好一举杀进长安,使阐教没了人教主根基,看还如何与我等相斗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道:“还要等掌教老师前来,才好分解。”释迦牟尼佛道:“此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李圣点点头道:“那就如此,只等老师前来了。尔等可念动经文,做万佛朝宗之势。令长安城中军民百姓皈依我佛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当下弥勒佛居zhōngyāng未来,西天三千佛陀下了芦蓬。用手一指,在这万里平原之上,顿时莲花朵朵。众佛,菩萨,金刚,罗汉,都坐了上去。念动经文,佛号。释迦牟尼佛等人不入西天,却依旧在芦蓬之上。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……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……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……

    佛音朗朗不绝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长安城中更加喧哗,忽然呼啦一声巨响,城楼上的禁法都已经消去。

    猴子按耐不住,起身运起火眼金睛观看。只见四面城门大开。城中的军民都一步一磕头的出来,大声呼喊道:“我等愿皈依我佛!”“我等愿皈依我佛!”

    那些修为高深的将军们还勉强能够抵挡佛音,见得军民都一路出城,不由大怒,连连呵斥,或用飞剑刺杀领头的,或用鞭子抽打,直弄得城中越发混乱,呼号不绝,不出片刻,这些将军也丢了手中兵器,跪拜出来。

    猴子见这情景,不由龇牙咧嘴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佛音依旧不绝,响了几个时辰,渐渐人就少了,长安城中驻扎的大军,百姓都拜了出来,被李圣叫人领到后面听经去了。

    又过一个时辰,不见人出来,长安城仿佛已经空空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四面楚歌!四面楚歌!哈哈!哈哈!”猴子不禁拍掌大笑:“如今城已经空了,真是个釜底抽薪。我等且杀将进去。”

    却说云中子,李元,玄都**师,姜子牙,青牛,吕洞宾,荷仙姑,铁拐李,广成子等人都焚香,对城外的佛音视而不见。而身边的将军,士兵,甚至连昆仑弟子,都被佛音洗脑。皈依我佛去了。

    万佛朝宗,果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此时,长安城中,就剩下这十六人,孤零零的,好不凄凉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鹤鸣,香云挂地。氤氲悬将下来,十六人知是元始天尊降临,都伏地道:“掌教老师圣寿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坐了九龙沉香辇,由白鹤童子,南极仙翁侍侯着,落到城中。却也不下车来,只道:“尔等平身。”

    十六人起来,元始天尊四面一望,只见城中无人,不由笑道:“尔等随我出城,见过万佛朝宗。”

    当下南极仙翁,白鹤童子推了元始出来,云中子等十六人跟随后在后。从长安城正门出来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见得城空,就要叫嚷杀进城去,摩拳擦掌,连棒子都拈了出来。突然听见白鹤鸣叫,氤氲袅袅。李圣不由大惊道:“元始天尊降临了。”

    猴子叫道:“吾等万佛朝宗,怕他怎的,况且老师随后就到。长安城已经是一空城,势力孤单,就几个阐教弟子,也不成什么气候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只间,就见得元始带了弟子,一共十九人出来。

    云中子喝道:“元始教主降临,尔等还不来见过。”

    猴子听了,不由大笑道:“我乃佛,你乃道,教派都自不同,如今更是敌对之势,要我来拜见,这笑话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李圣连忙拉住猴子,就有弥勒佛自万佛朝宗大阵中出来,上前对元始拜见。

    元始问道:“你师与我已签封神,佛教气运已尽,你等怎不尊天数,倾巢出动,搅乱三界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道:“弟子不知封神之事,也不好与教主分说,只等吾师前来了,亲自与教主分解。”

    元始叹息道:“毕竟是痴儿,劫数一到,就不知天时,封神榜签过,就连吾等盘古四清教主,都反悔不得。何况是你师?你等三千佛陀,今rì劫数已到,谁都解救不得,甚为可惜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听见,心中一震,只对元始道:“教主可是要乘我师未来,以大欺小。没由来丢了面皮。吾等三千佛陀,万佛朝宗。也不惧教主yín威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连忙返回,坐定莲台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三千佛陀,五百罗汉,诸菩萨,金刚,揭帝,功曹,力士,八部天龙。都自念: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顿时,天地充塞,佛光照耀,天庭,地府都被无穷无量的佛音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温蓝新在天庭灵霄殿,突然佛光自下界冲上来,宏大无边的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声音把这玉阕金天都冲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快开启周天星斗大阵!”温蓝新连忙下令,三百六十五星君连忙打开星辰之力,才将天庭稳定了下来。但那佛音依然贯穿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见到这情景,点了点头道:“虽是旁门,毕竟非凡。”却把辇一拍。悠悠飞下了场。进了无量的佛光之中。

    金刚不坏佛刚好居前,见到面前一动,元始天尊进了场地,心中暗道:“纵然你是教主,难道以一人之力,与我西天所有弟子抗衡不成。”

    当下对普渡众生佛,宝月光王佛,宝rì光王佛,弥勒佛,清净喜佛,等一干法力高深的佛陀心中相同。金刚不坏佛大吼一身,站起身来,顿时身体爆涨,高有万丈,身体仿佛金泽亮光,一双大手铺天盖地,狠狠朝元始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三千佛陀齐齐出手,整个场中,只有一股粘稠到近乎固体的佛光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叹息一声,用手一指,金刚不坏佛仿佛泻了气的皮球,只叫了一声,迅速缩小。跌落在莲花座上。

    元始手一翻,拿出了三宝玉如意,砰的一下,把金刚不坏佛打死。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元始又转身,把佛光视做无用,又把弥勒佛打死,把宝月光王佛,宝rì光王佛打死。过后,取出一盒,名为元始混元盒。望空一丢。

    只听哧啦一响,这万佛朝宗大阵中剩余的佛陀,五百罗汉,菩萨,金刚,揭帝,功曹,力士,八部天龙,佛子,都被装进了盒中。

    佛光突然消失,天地一片清明。寂然无声。整个场中空空如野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盒中的无数佛陀,菩萨等等都化为脓血。榜上有名的自上封神台,无名成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灭了三千佛陀,诸佛子,才出了场地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