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毕竟是痴儿,大劫一到,就不识天数,终难免落个画饼。”

    却说将弥勒佛等佛主用三宝玉如意打死,真灵往封神台去了。又用元始混元盒将三千佛陀,菩萨,罗汉尽数化为脓血,不带丝毫烟火之气,飘然出得这杀劫场地。

    见得长安城那封神台上,yīn风缭绕,鬼气深深,知道是死去的诸佛真灵。甚是不甘。却又被封神台吸住,任凭如何挣扎,都出来不得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毕竟慈悲,虽然是顺天应势,将西天极乐大乘佛教一举灭绝。但杀劫过重,实在是无可比拟。那些佛陀,无一不掌握虚空世界,世界之中,更是亿万佛子,生灵。如今都一样化做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“身死之后,佛陀也与那凡人一般。才见众生果是平等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见得元始天尊回转,一举灭杀西天大乘佛教弟子,却也不惊讶,早就意料到了此事。否则早就慌乱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被万佛朝宗念动大乘经文,军民都皈依阿弥陀佛,使得四面楚歌,成了一座孤城。只剩下十六人。形势危机万分。但四教三商过后,就是天数注定,再怎么努力,都是枉然,始终落个一场空。

    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顺天者逸,逆天者劳。后人凭空感叹罢了。

    圣人反手之间,俱成画饼。佛陀虽然往生极乐,法力无边,号称能解脱一切苦难。但再大的法力,在天数之下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见得封神台上本自清净,现在却是鬼哭吁吁,前一刻还是法力无边,掌握无极无量世界,亿万信徒的佛陀。只过一刻,就是封神榜上一缕真灵。rì后为人奴隶,五十六亿年不得解脱。怎的不叫人感叹。

    广成子见此情景,也是暗暗感叹:“神通不敌天数,徒然可悲。”

    天道宫中,周青坐定云床,旁边躺着龙女敖鸾,气息平常,面容依旧,嘴唇微微动弹,似乎要醒过来一样。只是仿佛真灵沉迷在一个不可自拔的噩梦之中。

    “只过了这一场,你便脱了遇定海神针夭折之祸。只是封神榜上有姓名,依旧不能挽回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敖鸾依旧醒不过来,却也不在意,只是淡淡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寂寞啊!”

    此时场中,大乘众佛已被元始天尊翻掌灭绝。只剩下小乘众人。

    猴子,悟空,李圣,释迦牟尼,乌巢禅师,燃灯,普闲,文殊,观世音,定光欢喜佛,毗那遮佛,蜀山弟子,四大天师等人。都自目瞪口呆。似乎是吓得傻了。

    场地之中,虽然有亿万之人,大舰林立。但却突然一片寂静,前所未有。天上阳光洒了下来,光华柔和。有细微的清风起自天地间。“娑娑!”的声音清晰的入得耳中。众人都似乎有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看对方已经是穷途末路,危在旦息。突然圣人降临,只手翻掌,形势逆转,悟空,猴子,李圣心中不由涌起了一阵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释迦牟尼佛见到这般情景,却也不惊讶,只是自肚里寻思:“阐教教主亲临,西天二位教主却未曾前来。定是天数注定,奈何不得。只是此地,不可久留。不知怎可脱身。吾虽失了五大明王,但却因此抵过一场劫数,算准不该绝于此地。却自观望。”

    元始灭了三千佛陀,依旧回到长安城下,不发一言,只是默坐当场。旁边弟子,自然只是静静等候。敌人虽然形式依然强大,但阐教教主亲临,任是对方神通广大,也只为草木蝼蚁罢了。

    盘古四清真人,曾开天辟地,演化万物。有造物轮回之大神通。这些仙人,佛陀,终究是鸿蒙开辟而生长。怎能敌住造化轮回之主。

    元始不言,在场中人都自沉默,不敢妄动,生怕一个不好,学三千佛陀一样去了。

    那惧留孙古佛,三菩萨,燃灯诸人,是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心乱如麻。他们乃叛教之人。如今又失了佛门的庇护,朝不保夕。眼下元始天尊临凡,灭绝西天大乘,在他们看来,其中不免有施威之意。

    其实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永恒不灭,万劫不磨。三界生灵,都为蝼蚁棋子,元始怎会在意,只不过三商定后,要顺天行事罢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怪不得我等。掌教老师虽然法力无边,只是我等不明其教化jīng义,证道无望,法力也无法提升,西天佛门虽不为盘古正宗,但教化jīng义明微,燃灯道兄等人深受其益。只是就为此叛教忘典,着实不该了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远远望见那边曾经的师兄,师弟们。心中感慨万千。元始天尊乃盘古元神,法力无边,但教化弟子,却是尊老子无为之道。弟子听不明白讲道的jīng义。是以阐教弟子个个法力也不甚高强,道力也不jīng深,远远比不上那些同时代的上古妖神,西天佛陀。要证道果,更是无望。

    修道之人,一路行来,无一不是劫数重重,如那悬崖走丝。稍有不慎,就将无数年月的修为,化做一场泡影。自是都要竭力证得混元无极之道。就算不能证道,也要竭力提升法力,便多一份保险了。燃灯等人投进佛教之中,如今也都修成佛陀,法力大增。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天道之下,各争生机于一线。所有的一切,都可以抛弃掉了。当xìng命都不保的时候,任何一切的一切,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
    “吾师怎的不来,莫非真是天数注定,我佛气运从此不存。天数注定,难道真就不能挽回么。”

    此时,场中依旧寂静。只有细微的风声。

    良久,猴子终于忍受不住这份寂静。身体颤抖。仰天发出一声苍凉的咆哮:“寂寞啊!”

    轰隆!一道金光划破长空,一头太古暴猿拔身而起,直接穿过了这万里之远的虚空,出现在元始天尊的座前。

    闪电金光照耀之下,在这长安城下,猴子清晰的看见了元始天尊那清晰的面容。元始天尊双眼一抬,正看了猴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寂寞啊!”猴子见得元始天尊双眼,心中又涌起一股深深的寂寞,深入进了骨髓。

    “天数之下,如何挣扎,都是枉然。人力践踏之下,蝼蚁如何挣扎,也是枉然。逆天,原来是一句假言。”

    猴子心中突然有了一股明悟。只是天数注定之下,终究是一场空了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用手一指,正点在金箍棒头。金箍棒喀嚓一声,断成两截。扑通一声,轻轻的落下尘埃。这如意金箍棒虽乃大禹圣器,但怎能伤的了元始天尊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轻轻叹息一声,三宝玉如意飞起。猴子双眼圆睁,只见如意飞来,但如何能够抵挡。只一下,把猴脑打开,脑浆飞溅出来。

    猴子死在地上,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只是猴子毕竟不甘心,竟然借了一股怨气,意念直冲西天而来。进了雷音古刹。只见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自然知道猴子被元始天尊打死,只是心中不甘。不由叹道:“痴儿,天数注定,如何能够挽回?如今你受得此劫。心中已经明了。五十六亿年后还有解脱之时。”说罢,把手一挥,依旧将猴子送上了封神台。

    李圣见得这情景,心中一片空白,自不敢上前。却也不敢后退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一如意将猴子打死,却也不再动手,只是默坐,那张道陵四大天师心中暗道:“如今佛门气运以尽,危在旦夕,不如离去。只是不知道如何计较。”

    蜀山众金仙,弟子,早就下了芦蓬,缩到最后。只是碍于面皮,没有脚底抹油。这些人就却都将李圣骂了狗血临头。

    那长眉真人自肚里寻思:“这斗战胜佛却是可恶,吾等本为太清门下,只是苍莽山一战,偏偏将那弥勒佛撮来,又没什用处,依旧使得我门根基被毁。现在我门弟子,有教不能归。却是中了此贼诡计。”

    自那梓山城一战,老君降临,大战西方两位教主,就已经绝了蜀山重归太清教下的希望。

    本来皈依佛门之下,也是一件好事,但现在大乘佛教被灭,这些蜀山弟子失了靠山,自然把罪魁祸首归结到了李圣个斗战胜佛的头上。

    三千佛陀死,猴子死,元始天尊这位混元无极太上教主沉默。对面的悟空道人,李圣带领了千万大军,数百金仙。一动不敢动。微风依旧细细的吹过,没有一丝血腥。

    血腥杀劫,本就起自天地,现在又归还进天地里面去了。哪里还有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是为清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