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掌教老师,如今西天大乘三千佛陀已经应了劫数,但小乘佛门还未曾应劫。弟子可上前完这场杀劫。”

    那广成子曾经为阐教十二金仙之首,执掌番天印,在上清宫击打金钟,如今见得元始天尊反掌灭绝西天大乘佛陀,又将猴子一如意打死,完全震慑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,虽然只有十九人,但面对长安城下千军万马,亿万之众,依旧是胜券在握,大局已经注定,西天二位教主不再前来。对方却是如蝼蚁一般。只是元始天尊沉默,场中寂静以久。

    广成子见得众人都心中有疑问,只是不好询问这位阐教教主。广成子曾为群仙首领,寻思片刻,伏地拜在九龙沉香辇前,奏请元始。

    一来是问个分明,二来是自己出阵,把这场杀劫完了,rì后自可逍遥清净,山泉仙境之下,明月清风,黄庭一卷,对酒当歌。或是三两谈道,或是以神游凡尘,观人间之百态。如此岁月,无穷无尽,岂不是畅快。

    杀劫自洪荒开始,不住的循环,从未平息过。巫妖征战,人巫之争,封神大战,老子化胡,大闹天宫,更到如今鸿蒙开辟五十六亿年,一量大劫,综合因果,演成五百年佛道之争,天人之争,终于沸腾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千万年,上亿年的勾心斗角,你杀我,我杀他的岁月。就连广成子这些神仙们,都已经厌倦了。都迫不及待的要做个了结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却是该到了结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广成子,你且起来。”广成子没奈何,只好起来,站过一边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又道:“吾虽有开天辟地之法力,仍旧要尊天数,小乘佛门,乃八景宫大师兄于人间,出函谷关,化胡为佛演化而来。吾不好擅专。况且尔要完杀劫,也不在此。”

    那太乙真人暗道:“吾等要完杀劫,不在此处,那就是在天道教处寻了。也确实如此,慈航化观音。文殊,普闲也都成了菩萨。虽当年终究是同门一场。如今叛教,自要遭受惩处,况且也是天数注定,封神榜上有姓名。但要下手时,依旧不忍。只是rì后对阵天道教时。那哪吒也在其中。终究为我徒弟,怎好下手?”

    却不说太乙真人为灵珠子之事惆怅。天上突然是祥云朵朵,氤氲清光,仿佛天河倒悬一般,自三十三天外垂了下来。直落在长安城下。清光天桥之上,老子扶扁拐,降临下来。

    见得老子临尘,元始天尊也自从沉香辇上起身道:“小乘佛教一事,道兄还得麻烦一场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此乃我当年化胡为佛之因果,自然要来了结一场。”元始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贫道不敢擅专。”

    十八位弟子都来参见老子。老子命其都起来。过后,才坐定。对玄都**师道:“你且前去,唤小乘众人来见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领了法旨,来到阵前。

    却说对面场中,李圣,悟空道人心中早就急速旋转,思量对策,但想来想去,还是无计可想。只好按住不动,这位主帅不动,燃灯等人也自不动。释迦牟尼佛更是默坐,看不出面sè如何。

    自娑婆净土被毁,他虽然失了明王,但却经过多rì参修。心中有了明悟,几乎到了进斩自身的程度。三尸之中,自身难斩。他,镇元子都徘徊在这紧要关头已不知道多少年月,悟空道人也是数千年前成就此道。都不曾斩得自身。

    证元始非**力不能成之,只是天在天地之中,难免有私。行动之间,总有逆天之举,是以必有劫数临头。

    斩过三尸之后,道行便进入了不可思议的境地。完全不为情感yù望支配。只尊天数。顺乎自然之道。是以能趋吉避凶。心中顺乎天数,自然劫运不能临头,能以无量量劫时间积蓄法力,终成混元无极太上大道。此乃斩三尸之法门。

    西天大乘佛门全部灭绝,李圣倒也不甚在意,大乘将灭,小乘便有盖过的希望。李圣为小乘佛教之斗战胜佛。自然做此之想。

    “吾师与阿弥陀上师不来,显然是佛大乘佛教气运已尽,挽回不得。如今元始天尊灭得三千佛陀。却不下手,灭我小乘,定然是吾等还有气运。其中细节,仍旧值得推敲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心中思付,突然见到清光天幕垂下,老子降临,顿时心中通明:“我师与阿弥陀上师不来,我却还未遭劫,定是那一线生机,就在女娲娘娘哪里,只是猴子先前打杀那银角童子。又碎了老君的瓶子。那银角童子自该身死,此乃顺天。只是那瓶不该碎。因此逆天,终于无了气数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吾之化身,威震寰宇的齐天大圣,却是不如一个瓶么?是了,天数之下,人与瓶仿佛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乃自身,猴子,李圣乃执念所化,自猴子被元始打死,明悟了天数不可抗衡之真义。也似乎和那释迦牟尼一样,几乎斩去自身。因此猴子上得封神态台,悟空道人也不在意了,只是失了法力而已。

    三位虽然为一人,但其各自乃不同的执念所化,xìng情都有不同。

    正想之间,玄都**师已经下得场地喝道:“太清祖师降临,唤你等上来见过。”

    释迦牟尼佛连忙下了芦蓬道:“我等小乘之众,为老君西出函谷关所演。如今大乘既灭,自要返本还原,诸位随我见过老君。”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,三菩萨,燃灯,蜀山弟子,四大天师都道:“正是如此,我等已皈依小乘。自要拜见老君。”

    当下众人都齐齐下得芦蓬,随在释迦牟尼佛之后,来到长安城下,伏地拜见老子。

    老子道:“如今大乘寂灭,尔等小乘,秉承我道气运,完了一场劫数,只有还有将兴之rì。尔等可暂且皈依阐教门下,等得数百年后,再行弃佛归道,仍可享受清净自在。”

    释迦牟尼佛道:“正尊老师傅法旨。”众人都拜,只有李圣心中道:“吾等虽为小乘,但终究是占了佛字,如若弃了,那还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只是如今大局已定,李圣就算有言。却也不好分说。只有暗暗道:“还要去见我师,才有分教。如今且不再言语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乃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怎不知李圣心中所想。只暗暗寻思:此子这一劫不能逃。自有人料理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身死,落个如意金箍棒。人参果树,青莲宝sè旗,腾空剑,大禹九鼎印等等抢夺来的法器。元始见了,用手一指,金箍棒正好还原。已经成了一根。

    这金箍棒一还原,立刻颤动不停,似乎要化龙飞去。颤动片刻,猛然一震,化为一条金龙,朝东海飞去了。原来这棒子乃定海神针,大禹镇海法器,当年被猴子强行抢夺到手,如今又归了东海,化为神针。

    随后,那腾空剑,大禹九鼎印也飞到三十三天外火云宫中去了。同时,李圣手中的轩辕剑也自颤动起来,也朝三十三天外去了。

    元始又道:“青莲宝sè旗乃西天圣器,如今你等小乘,依旧返?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