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在长安城下,元始天尊早就通晓天机,算准李圣因是执念所化,后成佛陀,先就有偏差,因此必然遭受劫数。准提道人也看准这一点,只是挽回不得。因此将李圣送出了西天。他乃先天圣人教主,李圣虽为他徒,但气数一尽。也就不做保全了。明知不可为而为,非圣人手段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更为西天教主,大乘佛主,永是做疾苦之sè。大劫之中,将西天极乐关闭,世间已经无佛,也无人可以往生极乐。

    苦海已无边,回头也无岸。沉沉浮浮,生死循环,永世挣扎,怎样一个苦字了得。

    去不去提西天之事,且说李圣被冥河,饕餮,穷奇,开明兽,陆吾包围,旁边更有董永,西瓜,张自然,自在天魔王波旬等四大魔神。随后,天空中又起yīn风,呼啦大响,只见虚空中涌现出无数的漆黑风柱。

    一根一根,大有数千里,自地府黄泉,直通九天。风柱把四周都充塞满了,滚滚荡荡,缓缓朝中间挤压过来。风柱的间隔之间,更有无数修罗大舰,上面全部都是头生双角,丑陋异常的修罗战士。其中更有妖艳非常,貌美无双的修罗女子。

    修罗一族,男的丑陋异常,正为魔鬼。女的却比天仙还美。那一根根的风柱中间亿万碧绿磷火似的yīn雷再风里旋转。仿佛一幅幅流转的星图。

    这一次,冥河可是下足了本钱。将修罗族人的全部本钱都般了出来。这由修罗族人把黄泉血海之中的三十六道轮回大阵都般了出来。务必叫李圣逃脱不得。长安城下,三千佛陀被元始天尊用混元盒装了。化为脓血,一个都没跑掉,令冥河教祖扑了个空,心中异常恼怒。

    冥河自鸿蒙开辟就在血海中诞生,更躲脱了巫妖大战,可见其手段,结交也广,获得消息,寻得九品八卦大阵中逃亡的妖神,后一一说动。这四大妖神,自被女娲娘娘遣返下界,辅佐李圣,但被却人拿去守阵,弄得死的死,逃的逃,抓的被抓。把个纵横前古的妖神,弄得仿佛一条呼来唤去的狗。面皮尽丢,不由气愤无比。

    冥河见的李圣往西天送旗,本想立刻劫杀,但总顾忌对方法宝厉害,纵然能够倚仗多人取胜,但略一疏忽,当人逃了出去,立刻就后患无穷。是以穷心尽力,把家底都般了出来,终于在半路劫住了回转的李圣。

    血神道人被悟空生生炼化,自身也被囚禁两百年。冥河心中恨意,简直是滚滚滔天,不可抑制。如今拼全了xìng命,也要将李圣,悟空,释迦牟尼佛杀死。

    李圣现出二十四头,十八臂膀,四面看见那无数漆黑冥铁打造的舰身,闪烁着密密麻麻的修罗符咒。面sè十分难看。如此阵势,自己又手中无一件法宝,只怕真是个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思,李圣运起真神。将手中一金灯莲花一掷。立刻化为一坐大有九亩的千叶莲台,莲台金光闪烁,佛光照耀,边缘一圈,燃有九盏斗大的金灯。发出一股股旃檀香味,隐隐有梵唱之声传起。

    又将另一手一方华盖顶在头上,便有璎珞垂珠,其中shè出九条白线,垂将下来,白线顶端,各自生长一朵白莲,围绕周身缓慢旋转。

    金灯般若莲台守护下方,华盖守护住上方,全身上下更有白莲裹体,舍利光明。斗战胜佛坐定金身,神sè才稍见安详。二十四头做声音宏大,吐气开声,滚滚荡荡,质问饕餮,穷奇,开明兽,陆吾。

    “尔等本受女娲娘娘法旨,下界辅佐于我,如今怎的却存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那饕餮听了李圣此言,大笑道:“你也休说这等不三不四言语,你如今轩辕剑都已经失去,佛门大乘也被灭绝,可见你气数已尽,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,另立人皇。你也担当不得。如今天道盘古真人执掌大教,为人众正统,乃天数大势,你却一味阻捞,已经违了娘娘本意。”

    那穷奇,开明兽,陆吾纷纷道:“何必于他多说,先擒拿了,将这灵台**炼成的丈六金身炼化了,我等法力怕不要高出数百来个元会?”

    冥河见得四大妖神言语,却有些自大,浑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味道,不由得心中不悦。他自元屠,阿鼻两剑被夺了,血神化身也自身死。实力大减,已经不入这些妖神法眼。这些妖神说话之间,难免就有些不恭敬。

    朝西瓜看了一眼,西瓜心中也自会意。便对张自然道:“你且先行防备那些个妖神,等你七姨夫上前斗那李圣,必要时候,你可使金刚镯助教祖。”

    董永虽然怨气极大,但心中也有打算:如今那泼猴虽死,只是真灵未灭,上了封神台,悟空匹夫更是逍遥。我怎肯于其甘休。这尊斗战佛,虽然在包围之中,眼见不可逃,但若临死反击。我也承受不起,我死也不紧要,只是无人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现在是迷糊的紧,被冥河通过西瓜cāo控,更是依靠不上。只剩下自己一人,只要那猴子不泯灭,自己万万不能死在前头,就算五十六亿年后,此仇仍旧不能消除。

    此时,四大妖神已与斗战胜佛言不投机。厮杀起来。四大妖神原被女娲娘娘赐下了法宝,只是在九品大阵中,那毕方,计蒙,英招,鲲鹏法宝先后被收,而这逃出的四大妖神,却碰到的是黄龙真人等不善战斗的金仙。有几人的法宝却未被收走。现在使了起来,是气势汹汹,尽占上风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心中暗暗叫苦,坐在金灯莲台之上,身体如风车般四面旋转,四大妖神所发宝光,宛如神龙横空,jīng芒贯rì。

    开明兽,陆吾,饕餮三人祭起天地人三炫神环,清,红,黄三sè光圈大大小小,环环相套,都朝zhōngyāng挤压过去。这三炫神环乃先天灵宝,不但有护身妙用,威力也是齐大,三环合壁,只要一绞,差一点的法宝无不成齑粉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只感觉到压力奇大,四面尽是光圈。光圈之中,却发出无数尖锐哭嚎之声,仿佛在呼唤自己姓名。另人心神荡漾,不能自持。原来是四大妖神见这斗战胜佛虽然处在下风,却是巍然不动,斗了片刻,还是奈何不得。不由使出了天妖呼音**,想搅乱对方心神,才好下手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志在生擒拿斗战胜佛,下手之间,也多有顾忌,更怕对方一个不好,动了寂灭之心,不但捞不到好处,还要承受临死的反击。大是不妙。三炫环死死裹住李圣,不能让他有一丝松懈的机会。

    董永这才仗剑持幡,拔身而起,飘荡在四大妖神的周围,也不运杀手,就是将手中的盘王天蛊神剑望空一抛,化为一道细微的灰光,杀进其中。

    冥河法力大减,只得取了修罗旗,先守护住自身,再提了修罗镰刀,杀进战团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加入,李圣本就不太乐观,如今更是雪上加霜。四面宝光闪烁,连自己一双佛眼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莫非真是气数以尽?却是不甘心。”李圣一面奋力支撑,一面运起灵台**,不顾真神耗损,将自己jīng炼多年的元神舍利飞出,化为一只数亩大小的佛掌,硬朝光圈中就抓。

    “怎肯让你得逞!”

    四大妖神毕竟法力雄厚,见得李圣飞出灵台菩提佛手,硬撼三炫神环,知道这环箍他箍得紧。只要对方舍身自暴,必漏一线破绽,这三环立刻就乘虚而入,将对方制住,生死都不由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外面还有一个董永虎视耽耽。稍稍有松懈,巨毒天蛊便发了上来,人立刻晕死,任凭宰割。

    李圣如若逼开三环,便可施展**,鼓动全身法力,有一丝机会自决,众人怎肯让他轻易身死?四大妖神还有余力,立刻桀桀怪笑,施展出天妖摄魄巨灵神爪。

    只见那些圈陡然大盛,zhōngyāng一点绿光闪了一闪,透shè出来,转眼猛的膨胀,仿佛怒卷狂滔,化为一只只绿油油的妖魔怪爪,狰狞猛恶,一股股奇臭腥风滚滚不绝。另人yù呕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斗得xìng起,又是见久拿不下,面皮未免挂不住:“对方也就乃一佛陀人物,虽然得天独厚,但终究是连个法器都没有,全凭自身一股神通,我等也乃上古妖神,持有先天法器,还不能生擒之,大是丢了面皮。”

    于是四大妖神同时使出天妖摄魄神爪。无数天妖魔爪与斗战胜佛元神舍利所化的,灵台菩提佛手碰撞在一起。虚空顿时崩塌,一圈一圈的光环也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崩塌的虚空中金光闪烁,只见那莲台金灯统统碎裂,华盖璎珞也就不成摸样,裹体的白莲尽数散去。斗战胜佛这尊二十四头,十八臂的金身,受了重创,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,董永,冥河,见状,都心中暗道:“正是时候了!”

    三炫神环合在一起,宛如一个硕大的三sè箍子,朝下面筐过去,而董永将幡一摇动,数股虫云逼迫而下,却自下而上兜了上来。

    冥河教祖却运起元魔灵光,由中间缠绕牵拉。上中下三路,都被封锁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西瓜本是目不转盯的望着场中,见得情况涂突然,她却更有计较。立刻将手一挥,一道黑气冲上,四大魔神领了四周数千万,上亿修罗族人齐齐催动了三十六道轮回大阵,三十六道惊天黑气所旋转成的风柱陡然一倒,直冲过来,宛如天地长索,融进了冥河教主的元魔灵光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混合轮回之巨力,冥河教祖又有修罗旗守护,无后顾之忧。气势已经扑天盖地,完全压倒了四大妖神,与董永。

    “你快祭金刚镯,套了你姨夫与四大妖神的法器。”西瓜先就对张自然道。

    张自然问道:“也要套我姨夫的?”西瓜道:“少罗嗦,我自有打算。”张自然不敢违背,见得场中光华澎湃,一点都看不清楚,人虽然处了老远,也感觉到一股毁灭的气息。哪里看得清楚场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着!”运起法力,将手中的金刚镯一抛,只听哧啦一声,场中光华消失大半,只有冥河那铺天盖地的元魔灵光,把zhōngyāng一大块地方,死死裹成一个大黑团,不消说,里面定是斗战胜佛了。

    “气杀我也。”却说四大妖神联手伤了李圣,正要用法宝将其抓住,那董永与冥河料定争不过四人联手。哪里知道,就在眨眼间,却被张自然套去了法宝,心中愤怒,自然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四人就想下手杀了冥河,但对方有修罗旗护身,奈何不得。只得朝张自然杀来。西瓜早知如此,只是冷笑,从张自然身上取了素sè云锦旗一摇,便有氤氲紫光环绕,四大妖神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董永正要杀手,却手中一轻,已经被金刚镯套走了自己的长幡,心中也是怒不可抑,但随后只得长叹一声。没奈何了。

    冥河辛苦经营,终于裹了斗战胜佛,让那四大妖神,董永都落了一场空。他却依旧不敢怠慢,只道:“先回血海!”把手一抖,那包裹斗战胜佛的黑球猛然带起。

    这时候,西瓜已经指挥修罗大军破开虚空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气的哇哇大叫,他们不说未抓到李圣,还失了法宝,心中大怒,如何肯甘休?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幽冥,冥河已然见到了血海。猛然,一道七彩神光从天落将下来。正中那黑球。血海激荡起千丈波涛。轮回黑球破裂,那七彩神光也变化成一株菩提树,却是悟空道人终不自己化身泯灭。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轰隆!冥河连忙将修罗旗一卷,抵挡住了七宝妙树。随后,就要施展神通,再度凝聚黑球,将斗战胜佛再度封印。但事情哪里容得他如意,黑球破成一片如墨的虚空,其中突然金光一闪,随后,佛光如cháo水般的倒卷过来。

    西瓜正抵挡住四大妖神,见得冥河危机,连忙叫张自然祭金刚镯。

    张自然就祭金刚镯,猛然,情况又是突变!

    五道神光自九天,破开虚空,倒泻下来,就势一刷,将金刚镯刷进光去了。同时,五sè神光其中一道赤光,朝七宝妙树刷去。

    七宝妙树仿佛知道厉害,忽的一下,飞得无影无踪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