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七宝妙树这速度奇快,只闪了一闪,破开虚空,却让这条先天赤光落了个空。这条先天赤光也不追赶,向上一收,五条神光聚拢绞合在一起,仿佛天光散落,长虹贯rì,天河倒悬。朝场中的斗战胜佛卷去。

    原来斗战胜佛中了四大妖神联手一记天妖摄魄巨灵神爪,受伤不轻,但他心智机敏,先有准备,将周身佛力鼓荡起来。拼着毁去了自己十八样佛家法器中的金灯莲台,璎珞华盖。消了庞大的天妖之力,因此并未伤到根本。

    他又料定自己金身乃灵台菩提**,仈jiǔ玄功凝聚而成,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苦功。只要被人夺去,用魔法炼化,法力怕不陡然增加数百个元会。并且还有诸多妙用。他曾经炼了血神道人,自然知道其中的好处。本来自己自暴金身,却让别人得不到好处,但自己也因此形神俱灭。他哪里肯行此事。先前见得冥河虽然于四大妖神虽然一路,但都要夺自己金身,定然不和。自己却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便躲在那元魔灵光之中,死死守住,果然冥河诸人,内讧不合,外更有悟空道人来救。一下脱身出来,心中大怒,立刻发出佛光,要轰杀冥河,然后从容离去。但他气数已尽,此乃天数使然,任凭如何机敏,手段通天,都无济于事。怎的奈何?

    一冲而出,便见头上五道神光滚滚下来,声音轰荡,仿佛雷霆霹雳,心中就先生了jǐng觉,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一个翻身,在千钧一发之时躲了出去。这五条神光缠绕不定,相互穿插,宛如五条怒龙,跟在后面追赶。

    却说张自然一下祭了金刚镯,突然手中一轻,已经被五sè神光刷走,顿时骤然吃了一惊。一时间想起了此物属谁,却是念头转不过来,有些呆呆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,斗战胜佛幻化成一条金光,后面有五条神光滚滚追赶,一前一后,似那流星赶月。一个眨眼,就到了自己面前,他手中已经法宝全失。素sè云锦旗也被西瓜抓走。在那边大战四大妖神。自己单单凭借本身修为,怎好抵挡冲过来的斗战胜佛。

    西瓜也看得清楚,那四大妖神法宝全被金刚镯套走,可谓是陪了夫人又折兵,心中怎的不能大怒。只是张自然乃盘古天道教主周青弟子,如若伤害,自己却是担当不起,只得寻西瓜出气。四人运用起天妖神光,团团裹住西瓜,四面妖雷接二连三的衍生出来,朝zhōngyāng挤压。想要将聚仙旗打破,再将西瓜抓住。再与冥河商谈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形式突然变化,斗战胜佛居然冲将出来。四大妖神心中一颤,手底下软了许多,那天妖神光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出了樊笼,声势威风,震煞当场。四大妖神更是个个防备,同时心中欢喜,各自招呼一声,迎头上去。“却有此机会,怎的不落我等手中,等抓了这佛陀炼了,法力大增,再来寻冥河晦气。”

    西瓜身体一松,见得张自然危险,也带着万丈氤氲仙气,闪闪紫光,斜刺过来。

    “料定有变化,却不料天道教教母出手,非同小可。只是到嘴肥肉,却落了一场空。大仇仍旧是不得报。怎肯甘休。”冥河见得五sè神光,面sèyīn晴不定,一手持镰刀,一手持修罗旗。却也不出手。且看场地之中的变化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在前面追逃,五sè神光在后面追赶,前面又有四大妖神迎面杀来,西瓜斜刺过来,先将素sè云锦旗一展,把两人守护住,李圣仈jiǔ玄功奥妙,专注小巧。机心善变。一见危机,却能从容变化。

    金光扭曲一下,变化又飞将出去。五条神光虽然无物不落,但变化之道,却未仈jiǔ玄功jīng巧。当年在北海冥狱,周青化身帝江,施展祖巫变化之道,大战孔宣。孔宣也是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一个撞击,五sè神光却被素sè云锦旗挡住,冲前不得。张自然对西瓜大惊道:“挡了师母的神光,责罚不小。”西瓜怒道:“生死关头,哪里顾忌得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默然不言语。心中不安,不知如何是好。西瓜却带了两人,斜飞过去,到了冥河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,李圣又被四大妖神围住,双方大战起来,饕餮,穷奇,陆吾,开明兽失了法宝,凶威大减。李圣虽然仍旧不敌,但仈jiǔ玄功奥妙jīng巧,一时间也未有大的伤害,只是仍旧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只顾使出天妖摄魄巨灵神爪,漫空爆抓。场中全部都是绿油油的妖影。李圣一面躲闪,一面心中暗暗叹息:“今rì吾要绝于此地。”

    刚才悟空道人七宝妙树因五sè神光突然出现,飞快遁走,真身已经来不及来救援,就算前来,也怕是凶多吉少,眼下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都隐了西天,女娲娘娘更被周青蛊惑。

    失去圣人护佑的悟空道人,不知道在茫茫杀劫之中,又能走上多远。

    五sè神光被素sè云锦旗挡住,便宛如长鲸吸水,依旧朝九天之上飞了出去。张自然见得,心中一松,出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西瓜对张自然道:“你金刚镯被收了去,此物却是非同小可,丢失不得,不如现使发诀,依旧收回来。”张自然大惊道:“师娘将此物刷去,定有深意,我怎可冒昧,又是一条大的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西瓜怒道:“眼下形势吃紧,正要这化胡圣器,况且金刚镯乃老子之器,并不为天道教所有,也不是你师娘所赐,如此收回,与强抢何异?”

    张自然见得西瓜发怒,四面看了一下,发现董永已经不知去向,心中有些慌乱,又听西瓜催促的紧。糊里糊涂却听了西瓜言语。运起独有的法诀,就势一收。

    只感觉道一股巨大的法力压住,那金刚镯收不回来,张自然心中越发慌乱。西瓜见了,以为他心有恐惧,不肯用全力,在自己面前做戏。不由得满面寒霜,怒声娇喝。张自然更是心中焦急,不知如何是好。面sè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一声呵斥从天上传来,顿时火云滚滚,赤焰漫天。只见红孩儿夫妇从天上下来,红孩儿两手空空,只背一张shèrì弓。那魔女杨妙妙也持一面修罗镜。一个下来,对张自然呵斥道:“师弟,你阻挡师娘神光,又妄图收取金刚镯,已是大不敬罪果,快快随我上天受责罚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这才知道不好,连忙放了手,两眼对西瓜看去。西瓜却是不对红孩儿说话,只对魔女杨妙妙道:“妹子,教祖在此,怎的不前来拜见。”

    魔女笑道:“我乃天道弟子,师从盘古天道真人,如若来拜见,岂不是乱了辈分。为人耻笑,教祖虽然尊,但怎可与我师并论。倒是我修罗一族,已经皈依天庭,西瓜姐姐却还蛊惑我天道弟子不尊师命,师母特另我等前来拿你前去呢。”

    西瓜听后,已是心中不悦,却不好言语,因是对方势强,不好冲突。

    冥河一听,顿时勃然大怒,连自己弟子,现在都不尊自己,更何况冥河既失了化身,又囚禁了百年,元屠,阿鼻两剑又被周青夺走,对天道教本就仇恨深重,一有机会,定然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个畜生,我却白生了你这个女儿。”魔王波旬听见杨妙妙言语,对冥河不敬。早把个无明业火,上冲了三千丈,上前就要提刀来杀。红孩儿连忙挽弓,就是一箭,红光扯破幽冥,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魔王波旬见这势头异常厉害,不好抵挡,连忙翻身。红孩儿连搭三箭,又shè将过来。波旬只好退回,到了西瓜身边,西瓜将素sè云锦旗一展。抵挡住了shèrì箭。

    如今红孩儿修炼祝融神通,法力大增,再也不是当年那摸样。shèrì箭封印了九只金乌元神,以火培火,其势无与伦比。魔王波旬未曾料到这样凶猛,心有轻敌,又没得意的法宝,闹了个措手不及,满面通红,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冥河见了这情景,怒极反笑道:“小畜生,就你也在本教祖前嚣张!”把修罗旗展动,持镰刀一挥,全身化为一道雷霆乌光,更有血影缭绕,转眼便朝红孩儿杀将过去。

    红孩儿只是冷笑一声,身边突然闪出了两人,一男一女,却是计蒙,英招两大妖神,先后被通天教主,周青收服,后来皈依了天庭。两大妖神朝冥河杀了过去。瞬间便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四大魔神,西瓜,都上前来助阵。突然,又有一条绿油油的妖光从红孩儿后面窜出,一扬手,就是千百重白sè煞光朝前打去。却是被通天教主收服的鲲鹏祖师。

    红孩儿魔女山上飘,只看场中争斗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兄可下来助阵。”红孩儿又见得血海之上,四大妖神与斗战胜佛滚滚荡荡,斗得难分难解。他也不在意,面上笑容依旧。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突然出言。

    听见红孩儿言语,虚空震动,四处仿佛镜子破裂一样,随后祥云飘荡,出现一行仙人,当先便是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。随后,便太yīn金仙许仙,白灵圣母白素真,乌云仙,更有红云夫妇,带了一大群邪魔。如巴立明,轩辕法王,百魔道人,穿心和尚一流。

    九凤下来,一手提绝仙剑,飘身下来。也不说话,取出一图,迎空一展,便是yīn风阵阵,寒耄烁烁。在场众人,全部掩盖在内。

    zhōngyāng升起一坐高台,红孩儿取出云霞仙子赐的河图,洛书,一合一抖,化为一条绿光大路,两人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位居一方。各持了绝仙剑,诛仙剑,戮仙剑,陷仙剑。随后,煞气纵横,剑光飘摇闪烁。整个幽冥都似乎笼罩在了其中。庞大浩然,其中凶煞之气,更是超越一切,混沌就存。乃三大杀阵之首。盘古通天教主执掌截教之宝。

    如今杀劫之中,了段旁枝因果,此阵一次出现。rì后更有大显威煞之时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除冥河,张自然,西瓜三人有修罗旗,素sè云锦旗护身,能暂时保身之外,都感觉到一股冰凉的寒意自心底升起。都停了手脚。纷纷运用法术,守护住自己。计蒙,英招,鲲鹏。却早有安排,上了zhōngyāng高台,到得红孩儿后面。

    四大妖神各自退到了一边,不知道如何安排。英招,计蒙只得招呼一声,各自聚拢到台边。

    李圣突然压力一轻,四面yīn风煞气鼓荡,看不清楚。心中大惊,却还没摸到头脑。突然一道剑光宛如暗室之中突然打了一道闪电,奔袭而来。李圣连忙抵挡,只觉得剑气袭人。自己佛身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使剑之人,正是九凤。当年,李圣使轩辕剑,伤得九凤,如今九凤见面,怎的甘休。

    玄冥白骨元神夹杂在剑气之中,绝仙剑又布成了诛仙剑阵。加持之下,威力大增。李圣只剩一人,法宝全无,又与四大妖神斗了片刻,jīng力消耗不少,怎是九凤的随后。

    隐隐见得,剑光之中,拥着一尊三尺来高的女婴,通体**,全身骨白。只双眼漆黑。皈依无常。只闪了一闪,无数白光缠绕上来,通体俱紧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九凤以元神拿住李圣,只见阵中,还有西瓜等人。立刻发阵,剑光缭绕。都落在两方旗上。红孩儿把手一招,取一道神符,乃周青所炼都天神雷,猛一炸。两方大旗顿时破开。

    几人擒拿了冥河,西瓜。张自然等人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灵宵殿,却见温蓝新。

    温蓝新便来见云霞,怎的处置。云霞道:“你可问你师。”温蓝新焚香片刻,却见周青降临玉阕金天。

    九凤将李圣带将过来,周青道:“你为佛陀,好斗战胜。乃因为佛扫尽邪魔之意。如今佛门气数已灭,你有万魔啃噬之灾。此乃定数,”说罢,用手一指,封了李圣泥宫丸。

    李圣默坐当场,动弹不得。被推上了斩仙台。巴立明,轩辕法王等邪魔双目放光,一拥而上。不出片刻,便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斗战胜佛真灵往封神台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