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悟空道人斩却金身,后被如来所压,两人斗上西天极乐世界,佛主阿弥陀预言这金身有佛xìng,能寂灭虚空。悟空道人知是机缘,便以这菩提金身曾经发大宏愿,立地成佛之后。当为禅门护法,为佛门扫尽天下邪魔,保护佛门弟子无恐怖,无忧患,无身陨之灾,一切外道,皆为旁门。都在扫荡之内。所以才被加持为大职正果。

    这宏愿虽大,只是难免执着了些。只是当年,这悟空道人拜在准提道人门,习得神通,又得女娲娘娘护持,以齐天大圣妖身大闹天宫,使天庭混乱,佛门入侵。为这鸿蒙开辟一量之劫的爆发,埋下了一丝祸根。

    他当时道行虽深,但终究非圣人,又正值八面威风,威震寰宇之时,有举一动,莫不三界主角,打一个喷嚏,亿万神仙,妖怪都要心惊胆寒。不知又有什么大事。这一时间,真是意气风发。正因如此,因此发一宏愿之时,心中未曾思量进退之道。无一线余地,如今因果轮回,终究有了应验。

    如今西天大乘佛教泯灭。小乘劫后,更要弃佛归道,佛教因此泯灭。斗战胜佛宏愿,已经是破了。更要遭受万魔啖身,不能解脱。

    “混元无极太上盘古天道周清教主!掌教老师圣寿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天道大师姐,玄穹玉皇至尊高上帝温蓝新,受的娲皇琴,执掌天庭。焚香请得周青自混沌降临三十三天,玉阕金天,天道弟子,都来朝拜。斩仙台上,一干邪魔,以巴立明为首,一窝蜂上前,啃吃了斗战胜佛金身。

    斩仙台上妖声怪异,狰狞魔桀,无数yīn风四面纵横,呜呼扫荡。一片深深的归鬼气。九凤见得斗战胜佛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便挥挥手,将巴立明一干邪魔赶下了玉阕金天,都驻扎到太狱天,看守提天牢去了。

    “天道之下,无量量劫的轮回,怎会有永恒的主角。纵然能一时推动天地运行,自杀劫中起。过后,也终究要退下这杀劫舞台。就连吾等圣人也是如此。终究不能心意两全。盖天地开辟已来,便是不全,怎的奈何?只是不知下一量劫,又该哪些生灵演绎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斗战胜佛真灵上封神台上去了,他却丝毫不在意。眼见弟子叩拜,更是不在意。只是起得身体,自上下来,对下面的张自然慢慢的道。

    张自然听不明白,他心中只是害怕,又听得这语气,里面有一股萧索冰冷的寂寞,浸到了骨子里面,透到心里,驱赶不去。但他如今,却是迷迷糊糊,哪里能够体会。只是心中不安,不知道怎么的,却想起了被猴子杀死的母亲。不由得滚下泪来。

    他身体不由得哆嗦。因为西瓜命令,冒犯了云霞。生怕周青责怪,他哪里担当的起。此时,周青对他说出这番话来,他只是不说别的话,却只道一句:“老师恕罪。”又对云霞道:“师母恕罪。”更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西瓜与冥河,四大魔神被刑天,相柳,九凤,无间道人拿住,已经用符印贴在对方泥宫丸上,镇压了元神,叫其不能变化。更不能运用神通。冥河教祖虽然是诡诈多端,但对方九凤等人法力比他高强不少,又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也无计可施。只是怒目对刑天,相柳道:“昔rì你等从洪荒星空赶来,被天道教主追杀,不是我舍身相救,如今可早就被人炼化,此身不存。如今却不讲半点情分。你等可还要面皮!”

    刑天叹息道:“非是我等与你为难,只是眼下大劫正在沸腾之中,你本投靠了天庭,却怎的又别有图谋。落了个里外不是人。天道教主乃盘古真身所化,我等也皆出于盘古,等当子孙一般,必然尊其教令轮身。虽然曾与教祖交厚,如今却不敢因私费公,否则我等也难逃一场劫数。”

    冥河听了,面sè狂变,正要破口大骂。刚要出口,神sè恼羞成怒。但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,出口的却是桀桀的怪笑。

    “我岂不知你所言,只是如今,我修罗一族本就无支撑,苟延残喘到如今,先是深受佛门屠戮,如今却也难免要替人抵挡杀劫,我怎得不尽力一争。好歹有个念想。我更知道,你等rì后,也要落个凄惨下场。徒然替别人抵了劫数。”

    冥河边说,边是笑个不停,声音异常恐怖,yīn深发凉,另人毛发皆竖,身上疙瘩隆起。九凤听见此言,知道冥河却在作怪,怎的容得他。用手一指,便有一道骨白光华shè出,当空凝成一团,黄豆大小。随后啪的一声爆散,化为七条如游丝的细线,如灵蛇蚕丝一般,钻进了冥河七窍之中。

    冥河随后浑身哆嗦,骨骼喀嚓做响。面上肌肉抽动,冷汗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九凤施展的玄冥残神**,乃是将玄冥骨气化为七股,钻进对方七窍之中,自上而上,将对方肉身锁拿住,随后先慢慢攻进元神之中。

    这玄冥骨气,就会引发出巫灵魔火,烤炙对方元神,将jīng气消耗,叫对方异常痛苦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这种滋味,就是金仙一流,都忍受不住。冥河毕竟失了神通,被符印镇压。简直是一点反抗都不能。只能将一身,做那砧板上的鱼肉。更加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西瓜见得,不禁大骂九凤。九凤转过身来,同样用手一指,施展了玄冥残神**,叫西瓜也吃大的苦头。

    九凤轻轻笑道:“我本见你十分顺眼,但你却不知大势,少不得叫你吃些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不出几个呼吸,西瓜已经全身香汗淋漓,娇喘呼呼。头发散乱,一双秀目翻起了白眼。哪里还能回答出话语。更加没有骂的力气了。这还是九凤确实见的西瓜顺眼,没使那残神手段,否则西瓜元神怕不被巫灵魔火烧的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却说张自然听得西瓜受苦,更加哀求起来。周青用手一指,西瓜,冥河顿时如释重负,只顾喘着粗气,神sè疲倦无比,仿佛死里逃生一般。“不可如此了。”周青对九凤道。九凤只得退下。

    周青上前,摸了摸伏在地上拜着的张自然的头,只道:“你且起来便是了。”张自然心中坠坠,却也没奈何,只有起来。

    云霞因炼五sè神光,又炼河图洛书,又炼rì月星辰旗,周天星斗大阵,数百年而成,法力已经增进到不可思议的境地。她用五sè神光收了张自然的金刚镯,张自然就是运用发诀,也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此金刚镯乃老子化胡之器,不为我炼,也该你所有,虽然你犯我教规,我也不收你的,你自拿好。那素sè云锦旗,却乃你母亲之物,你姨夫董永要倚仗此报仇。却是不再与你了。”云霞从手中拿出金刚镯,依旧与张自然套到胳膊上。张自然又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你却有些魔障,要好自为之。”周青对张自然道。随后,又对温蓝新道:“吾教气运,已见昌盛,但这大劫之中,仍旧还有几劫。吾也要与那老子,元始印证一场,分过高低,才使见分晓。你执掌天庭,为吾道兴衰至关重要,一切可按天数行事。不得强为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道:“只管尊老师法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不rì那阐教大军就要讨伐西牛贺洲,你且将诛仙阵图与我成道所用十二都天冥王法器先送下界,立在两界关前。以滋阻挡。天数一到,我自会下界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把周青吩咐一一听了。众弟子都自叩拜,周青自然与云霞上得三十三天外混沌中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,你却要如何?”张自然见得周青走了,那金刚镯又失而复得。但这些他都不放在心上,只是西瓜被抓住受苦,他还要求温蓝新才得解脱。是以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温蓝新见了张自然情况,只是心中暗道:“师弟弟心智如今怎的如此。”却也不去理会张自然,只是肚里寻思。

    “冥河此人当年因被老师夺了元屠,阿鼻两剑,一直是怀恨在心,当年老师本想收归我天道门下,抵挡劫数。但却被镇元子用情面箍住,让其收走了。如今虽然脱困而出,但已经抵不得劫数。更不能就此放过,否则rì后大战起,教中弟子,只要遭其毒手。更况且老师所说,此人封神榜上有姓名,不如送其一呈,一来是顺应天数,二来是除了一祸害。免得rì后凭添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封神榜上有姓名,那便是非死不可了。上次温蓝新去拜见通天教主与周青,却得两位教主所言。自然记在心中。如今却起了杀心。杀了冥河,却掀不起大浪来了。至于那西瓜,温蓝新却不知道她封神榜上有无名号,加上她并非圣人,看不出气数命运,因此不好也另人将其杀死。

    当下想好,才对张自然道:“师弟,你这次冒犯师母,非同小可,要不是老师念你自幼就被投进修罗道中,未免失了教化,才特的不责罚于你,否则便是追去灵光,压进轮回,永世不得翻身。你可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连忙点头。却又对温蓝新要言语。温蓝新却转身上得灵霄殿中坐定,旁边放了娲皇琴。乃女娲娘娘与周青合炼的人教法器。此乃人教掌教易主,yīn盛阳衰,转换之时所铸造。功德无边,直追老子化胡。

    “将冥河推上斩仙台。以诛仙四剑杀之。其余阿修罗道中人,皆归血海,助十殿阎王管理地府。”温蓝新降下法旨道。

    张自然一听,先是吓了一跳,随后听得西瓜无事。他也就放心了。至于冥河死不死,却不关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西瓜一听,却是大惊失sè。冥河以血神之身,诞生在血海之中,随后亿年吞吐,渐渐孕育了修罗就族人,可谓是怎个族人的父亲。如今西瓜见得形势危机万分,就想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张自然。

    但西瓜被九凤先前用了玄冥残神**折磨,虽未伤到真灵,却是元气大伤,半个字都吐不出来。身体也是软绵绵的。动弹都是困难。咯吱!一声,急火攻心,却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自然见状态,连忙扑了过来,用了几味药解救。但依旧不得醒来。

    “天下灵药,又只有竹姐姐那黄皮葫芦中的最为奇妙,我还是下界一趟,寻姐姐说话,大师姐很不好说话呢。”张自然见得温蓝新威严,更不好说话,便想了周竹,心中一动,却自抱起西瓜出了南天门,朝西牛贺洲投去。

    温蓝新也不阻拦,只是叫人把魔王波旬等人关进了太狱天,又叫董永统帅修罗大军。董永原有玉帝瑶池天兵,自身又异常厉害,正可压制统帅修罗大军。rì后更好打击阐教大军。两教圣人迟早要做一场。弟子也自要分个高下。

    此时候,冥河毕竟是法力jīng深,又是血海孕育的胎盘。虽然元气损伤,但立刻就恢复过来,已经能够言语。听见温蓝新言,只是冷笑道:“血海不枯,我便不灭,当年如来,镇元子,加上那石头猴子,三人都奈何我真身不得。如今正要试试你的手段,看能将否我灭绝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道:“不要你泯灭。你封神榜上有姓名。我不过替天行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九凤四人将冥河推上斩仙台,四剑合壁,朝zhōngyāng一绞,冥河大叫一声,肉身元神化为一股血气,漂浮起来,真灵显露出来。刚要有所动作,嗖的一下,却被下界封神台吸去了。

    温蓝新杀了冥河,依旧收拾好,命九凤等人带诛仙阵,都天神煞大阵,前往两界关前驻扎,只等阐教大军出关,双方才好约定厮杀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