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两界关乃西牛贺洲与南瞻部洲交接的一道雄关。地势悠长,依山连绵。宛如一条巨龙盘绕起来,此关起自黑风山,一直通道南海,西海两海交会处,把两大部洲区分开来。西牛贺洲多平地草原,南瞻部洲多河流湖泊,水道纵横。北边又有无穷大山,挡住了北芦俱洲的寒气,气候异常温和。人教能够安居。

    也是天数使然,当然猴子大闹天宫,被如来所压,也就压在这两界关附近。天道教主周清起自人间,也就居住在关北边的黑风山上,开立宗门。后才上得天庭。叫弟子得了玉帝大位。

    尔下南瞻部洲由阐教大军掌握,清除南海郡佛门隐患之后,连同东胜神洲,也要争人教正统,却是打着清君侧的名号,进兵两界关。依旧还尊女娲娘娘所立的三皇,只是不教天道弟子把持大位。

    那李家公主却不愿做个傀儡人皇,怎的看不清楚阐教那套主意。是以也派大军,驻扎进两界关外的城中。与两界关遥遥相对。天道教义为包容万法,顺乎自然。虽然派了弟子辅佐,但事事都是由公主亲自决断。

    如若让阐教教化,只怕又要落个先前的情况。那昊天上帝的下场,就在前头。被猴子闹上天宫,窝囊万分,如今更是躲在瑶池之中,就连女儿被杀,也是不出来,生怕自己遭劫。如此行径,连普通凡俗都有所不如,玉皇大帝的威严,尽都丢了。

    却说两方杀气腾腾,两界关前大劫一触即发。只是谁都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眼下佛教寂灭,西天极乐都不存于世。天下三分之势也是不存。只剩两教。三界大战,五百年杀运,就在此处做最为沸腾的开场。现在情况,就算道行最为低下的仙人,都看得有些分明了。心中隐隐有了朝不保夕的感觉。

    九凤,刑天等人也尊了周青吩咐,在两界关前抖开了诛仙阵图,更布下了都天神煞大阵,先顿时两界关前腾腾的杀气,直冲上三十三天。使得斗转星移,天云罡风,宛如暴戾龙蛇。

    群仙看得更加分明了。

    杀气漫漫,向三界蔓延,无论躲在哪个旮旯里面修炼的仙人,妖怪。总要观天象,炼rì月jīng华,聚集地灵真气。如今杀劫蔓延到天地之中。使得天星变幻,大地无根。哪里还有不明白的。一个个都朝杀气聚发之地,两界关赶来。

    “鸿蒙开辟一量之劫,吾等修仙了道之人,都在其中,不能逃脱,要做过一场,完了杀戒,才能续享逍遥。”

    天上虽然煞云弥补。整rì里只隐隐见得天光,但隐隐见得有无数道光华在其中穿行。从四面八方来。都落到了两界关附近,朝zhōngyāng而来。

    却说李元持了打神鞭,杏黄旗,云中子持了盘古幡。玄都**师,青牛,铁拐李,吕洞宾,荷仙姑,姜子牙,广成子等八大金仙都出了长安,来到两界关城楼。只见释迦牟尼,乌巢禅师,悟空道人三位小乘佛门的掌教前来见过。

    那蜀山弟子,四大天师以及诸多金仙,正在城楼之下的平地草场中,搭建一芦蓬,悬花结彩,迎接四方前来的仙人修士。蜀山等人,皆都皈依了小乘佛门。见得那广成子诸人,个个头上现了一朵莲花,各有颜sè,夹杂有上清仙光,知道是这八大金仙,食了九品莲台其中八品,元神壮大,法力大增。因此个个都是心中羡慕,又有妒忌。

    “吾等蜀山,本为太清门下,却受了小乘佛门蛊惑,否则当年梓山城一战,也可能有如此好处。”

    蜀山几个弟子,如齐金蝉,石生等人心中暗想。却浑然忘了上洞八仙如今只有三人。

    玄都**师抬头见得天上昏昏漠漠,煞云滚滚,翻而来去,有一股压迫,另人心中慌乱。直似要大杀一通,才得宣泄。不禁暗暗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定是天地杀劫,才凝聚成云气,笼罩三界,惑乱心神,要完过这场杀劫,煞云才消。”

    悟空也看了天上煞云,才持七宝妙树指天道。

    猴子被元始天尊打死,悟空又因为营救李圣不利,终于导致李圣遭受万魔噬咬,沦为画饼。两大化身先后身死。实力大损。亏得悟空道人手中还有七宝妙树。又得了镇元子的地书,人参果树,又因道行大增,悟通顺天之道。苦炼仙法,眼下实力,仍旧是不凡。

    他眼下已通晓了天地玄机,只要过得这一大劫,便是金蛟龙挣断了枷锁,五十六亿年的清净时间,足够凝聚法力,更上一层了。只是眼下这一劫数难过,他心里也是有些焦虑。释迦牟尼倒是不语。

    而那乌巢禅师,却是头现红rì,冲破了一方煞云,只是那天地变动引发的煞云,何等巨大,驱之不散,zhōngyāng空了一块,四面便滚滚包裹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乃太古金乌之身,如今煞云笼罩,不见rì头。不是一场好变数,当年巫妖之战,波及洪荒,也没到如此程度。真是另人焦心,叫我怎生才好。要是当年,用钉头七箭书shè杀了那天道教主,取得混沌钟,如今怎的是着般势头。仿佛惶惶不可终rì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心中没由来一股烦乱,心中又嫉恨猴子起来:“要不是当年这厮诡诈,要卖好与那天道教主,算计他青丘门人,借了地书与其避灾,我计策怎会失算。让那天道教主顺利斩去二尸。如今那青丘之狐未曾遭灾,自身却上了封神榜。可谓是偷鸡不成,反蚀了一把米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再这里胡思乱想一会,总觉得前后毒计不成。如今形势恶劣,仿佛又是自己一手造成。

    “自己也为此费尽了心思,计策也是用尽,如今更无一改善,莫非真是茫茫之中,早有注定。”乌巢禅师沉思过后,猛一低头下来,恰好与那释迦牟尼佛,悟空道人的眼光对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小乘佛门,三世佛目光焦聚一起,仿佛相同,都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玄都**师与云中子对望一眼,面皮却是似笑非笑,皮笑肉不笑。他们两人,一为玄都门下,执掌太极图,一为元始门下,执掌盘古幡,虽然杀劫降临,三界都被劫数煞云笼罩,但他们是没一点事情的。如今见得这三人,威名虽然震慑寰宇,到得头来,还是落个朝不保夕的地头。

    突然有一仙人本是坐定城下的芦篷,却见城楼上见得祥光,连忙驾了云上来,拜见了玄都**师,又与吕洞宾几人说过几句话。众人一看,原来是睡仙人陈传老祖。

    也为太清门下,只是此人喜静不喜动,整rì修炼,就是神游寰宇,肉身入梦。因此无什么因果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受得煞气的感召,也不能入梦,不得清净。因此他止了神游,往两界关投来。果见得前因后果,又见太清门下几位师兄,便自前来相见。

    “当年八仙聚义,如今怎的就只剩了道兄三人?”陈传老祖见得八仙只剩了吕洞宾,荷仙姑,铁拐李三人,顿时大惊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吕洞宾却将经过分说了,陈传老祖叹道:“却有这般变数。不过五位道友舍身取义,得游太清,也足可欣慰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自感叹,陈传老祖又对玄都**师道:“我看这般杀运笼罩,乃对面西牛贺洲天道教徒立下了两大太古杀阵,成心要将三界生灵卷进水火之中,我等可立刻讨伐,免得这大阵立得越久,那些清净修士,都被感召,也投进这里来。岂不更是作孽?”

    玄都**师道:“杀劫并起,此乃天数,并无作孽之处。”又见远处煞气越发浓厚了。

    魔云翻滚,隐隐显现出了十二头祖巫本尊的魔神相,咆哮在天地之中,整个三界,都似乎沸腾起来。两界关也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云中子见得煞云凝聚的都天魔神相越发清晰,心中也有些畏惧,不由对玄都**师道:“道兄,你且去玄都天拜见大老爷分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也颇觉得对方气势庞大,先声夺人,心中不安,便点点头,一路化身清光,往玄都天而来。到得门外,径直来见老子。

    老子以知其意。只道:“你且还回两界关,等那持金刚镯之人来投。那天道教主也为盘古正宗,只是自后天来。想统天人两道。吾便以他弟子,来伐他,可见其道不为,且看他如何分说。如今杀劫就在几场,吾且授你封神榜上名单,rì后可杀劫之时,也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知道这意思,又得了老子面授天机。便自转回两界关。只见那陈传老祖又问。

    玄都**师暗道:“陈传一向清净,以睡入道,无因果牵扯,却仍旧不免个封神榜上有名的下场,可见天数无常,我们都不能把握呢。”他心中虽然明白,却不点破。只是将事情分说了一次,众人惊讶,然后无词。

    惟独李元心中不安。却也想不出什么端倪,诸人之命,都不在自己手中。哪里还能想得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下阐教众人,连同小乘佛教诸人,都看定两界关。一面迎接受煞气感召而来的修士。一面只等持金刚镯的天道弟来投,然后才可伐西牛贺洲。

    却说自冥河被杀死,四大魔神被囚禁,董永镇压了阿修罗大军。张自然带西瓜下西牛贺洲向周竹求药。一面也想解开西瓜的心结。

    下得西牛贺洲娲皇城中,张自然却来见周竹,非但没见到周竹,连一个天道弟子都没见到。心中不免焦急万分。又见西瓜元气大伤,双目怒睁,通红似血。只是说不出话来。却一打听,原来周竹等天道弟子都随人皇来到了两界关。

    “是了,我来时,老师命九凤等人布下大杀阵,显然是与阐教决战,在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自然又来了西瓜,往两界关而来,果然见到周竹,大小狐狸,蓝神,九凤等人,其中更有红云夫妇带了巴立明一干邪魔,以及被周青与通天教主收服的鲲鹏,英招,计蒙。那陆吾,开明兽,穷奇,饕餮也皈依了天道。

    张自然见过周竹,周竹笑道:“你却是变得憨了些呢。”张自然只是傻笑。周竹便不再言语,只是擒出葫芦,倒了一点清泉,一丸金丹,让西瓜服了。过得片刻,西瓜能够动弹了,却闭上眼睛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张自然对周竹道:“我先带小姨去歇息。等无事了,再与师姐说话。”周竹笑笑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当下张自然带西瓜回到城中住处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自然师弟rì渐憨蠢,大师姐又杀了冥河,西瓜这女怀恨在心,必生事端。不要唆使师弟叛教就好。”

    大狐狸周晨进来,对周竹道。周竹道:“我也有这个顾虑。只是没奈何。”

    随后,小狐狸,小昆仑,凌瑶琪也自进来。小昆仑对凌瑶琪道:“那也好办,我们前去,杀了那个修罗女就是了。”凌瑶琪笑颜如花,睫毛一挑,也附和道:“这却是个最好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周竹一把捏住小昆仑的脸蛋,笑骂道:“不可如此,冥河之死,一是封神榜上有姓名,二是气数以尽。大师姐才下令杀了。况且父亲告戒我们,一切当顺天而为。不可造次了。”

    凌瑶琪笑得欢,咯咯了数声之后,才对周竹道:“教主自人间来,手段真是厉害,顺我者生,逆我者亡,才有今天地步。你为教主之女,却不可心软了。况且这修罗女又不是我教弟子,又多次蛊惑自然师弟坏我教门大事。正要杀了,才可安宁呢。”

    周竹笑道:“我怎不知这其中关键处,只是这事却是不可行,一来是那西瓜气数未尽,二来是自然师弟不许。若强为,却是寒了心思。”

    凌瑶琪笑道:“同出一门,毕竟情深。也是这般,只是说说罢了。如今只是推测,rì后真的坏事,再做计较了。”当下几女又谈笑一番,便有六瞳,飞熊两人来报。

    “自然师叔于那修罗女西瓜刚才双双出城,进两界关投敌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竹一听,顿时大惊,凌瑶琪也猛的道:“果不出所料,只是不知这般快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