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人生斯世,命数不定,渺渺冥冥,尽付于无常。”

    却说悟空道人本为小乘佛教三世佛之一,rì后为未来,如今却落个封神榜上有名的下场,被拖上台去,一刀斩死,落个祭旗斩将的下场。肉身也自返本还原。释迦牟尼佛心中不悦,暗自胆寒,却又奈何不得,只好起身,做歌一句。

    玄都**师听见释迦牟尼佛做歌一句,心中暗想:“你也是死期到了。只是不知道何人将其送上封神台。终究得成全一回,才见功果。”

    当年老子化胡,释迦牟尼佛曾老子门下修习太清仙光,素有几分交情,只是如今封神榜上有名,不得不死,玄都**师虽然心中知晓,只是不敢泄露天机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不言,悟空被祭旗,乃是他自己因果太深,不可解脱的缘故。那大闹天宫,立身成佛,尔后又涅盘争皇,哪一样不是惊动三界的大事。看似风光,无人能比,其实结下了无数仇怨。大劫一到,气数便尽,没得半点虚假。

    “自己自天古洪荒,为妖族皇子,到得就如今,也是因果缠身,不知道能否就拖逃,前几rì心神不宁,想必就是如此,只得小心了。切不可妄动。”乌巢禅师本和悟空交谈出来,相互说了心中所想,如今还未过数刻,悟空就被杀死,他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自然见那悟空道人,猴子,斗战胜佛都上了封神榜,心中依旧不消除恨意,暗暗狞笑:“有的是时候整治了,却让你这猢狲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正要发泄心中的愤恨,突然想起:“既然杀了此人,我却要伐天道了。怎的与一干师姐师兄见面,尤其是老师。”想想周青,张自然依旧心中不安,报仇的畅快,却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地书,人参果树才真正没了主人,既无人取,那却要归我所得了。”西瓜碰了碰张自然,心中自有算计。张自然也明白,叫人上台,取了两件法宝前来给了西瓜,西瓜心中自是畅快。

    “将这五sè石送上女娲宫。”元始天尊命那南极仙翁道。

    南极仙翁便上台,将这方五sè神石用仙光裹住,上得三十三天依旧送唤到女娲宫中不提。

    张自然祭了旗,将手中的杏黄旗一展,阐教大军自城里城外,滚滚行来,出了两界关,集结到关前。等到大军将芦蓬前拥住,又铺了一条玉道,清光照人,直通阵前。只等天道教中人出来,再好撕杀。

    老子不下芦蓬,也不现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元始天尊也不现庆云,两位至尊教主一点都不显示神通。似乎不是为决战而来。

    老子望了望远处的两座大阵,九天之间煞云凝聚成的十二尊都天魔神冥王,又有白煌煌的剑气若隐若现,仿佛一条条的白sè神龙在黑雾中穿行。那是诛仙剑阵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此阵破过一次,如今布来,不忧我心,只是都天神煞之术,未曾自我等混元圣人手中领教。”元始天尊道。

    周青蛊惑女娲娘娘,使得老君退位,将人教教主之位拱手让人,当时有就言语,斗过一场,各见高低。如今老君使了张自然叛教,反来伐天道,却见周青怎的言语。如今周青,通天教主各设此大阵,老子自然要见识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诛仙,都天神煞术都乃破灭之道,如今正逢鸿蒙开辟一量劫数,煞气大盛。借煞生煞,沸腾连绵,顺天行法,不好破之。你我倒是担当得起。只是还有计较。今rì不该圣人相会,且静坐芦蓬,也不现圣光,叫弟子去进兵料理,在两大杀阵之前,完了各自的劫数,消了煞云,自会见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老子对元始道。元始怎的不知意思。只道:“道兄说得甚是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诛仙剑阵与都天神煞大阵乃杀伐大阵,专行毁灭杀戮之道。与那佛门的九品大阵沾不得血腥不同。如今乃是鸿蒙开辟,五十六亿年杀运,大不可量。两大杀阵,借这天数,威猛无比,老子元始两人乃混元无极太上教,怎会不知天数,是以并不进阵。通天教主,周青也自然知道此事,因此不下凡尘。

    天数大势之下,几位教主虽然敌对,却有相同的默契。

    如今只有消了一部分杀劫,才可进两大杀阵,见个高低。只是消除杀劫的方法,竟然也是一个字“杀”。因果理顺不清,便以快刀斩之。破九品莲台慈悲之器的法子,也是一个“杀”。慈悲沾染上了血腥,就见得伪诈了。

    一杀戮,一慈悲,到头来,竟然是一样的,天道唯一。殊途同归,果真不爽。

    老子与元始不显神通,看了阵势,随后默坐芦蓬,片刻之后,对张自然道:“你可领大军前去,杀过一场,消了诸多劫数。吾便自有就分教。”

    过得一rì。张自然带阐教诸仙,小乘佛教众人,其余散流仙人,拥在滚滚大军之中,靠近了两界关平原的尽头,就见得两座大阵,自下而上,横贯天地。仿佛两道地狱之门。

    守在阵外的乃是一干邪魔,巴山老魔巴立明,轩辕法王一伙。也率了大军,带到阵前。守住两大杀阵的门口。又命人去通报城中的人皇。

    李元命张自然停住大军道:“等皇姐出来,再行分说。且的住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点头道:“人皇乃女娲娘娘立,人教共主,我等前来,不过是清楚天道邪教,自然要分说。”

    当下张自然停了大军,两军对持阵前,一时阐教大军鸦雀无声。而这边,却就听得巴立明时不时传出桀桀的怪笑。那轩辕法王,穿心和尚等一干邪魔。丝毫不在意,坐在阵前调笑,浑然不把阐教大军放在眼里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阵调笑,却把蜀山一干就弟子气坏了肚皮。直是三尸神暴跳,七窍生烟。却又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少时片刻,就见华盖皇气,金龙拉车。只见一女皇,冕冠垂珠,遮了容颜。坐定龙车之上。旁边立有捧着娲皇剑的公大唐李家公主。正是人皇降临。阐教众仙兀自观看,只见又来一女皇,旁边的公主却是捧了娲皇箫,众人知道,却是地皇降临。

    人皇,地皇旁边自有周竹等天道弟子守护,漫漫行来。巴立明一干邪魔也知晓厉害。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女人皇李宇见了这阵势,却也不慌不忙,轻声命周竹道:“唤那阐教仙人过来答话。”周竹来到阵前,只唤道:“陛下唤你等阐教仙人到坐前答话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见了周竹,心中不安,连忙拿杏黄旗舞动,遮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玄都**师见得陈传老祖,知道此人榜上有名,要死过一回,便对其道:“你且去陛下面答话,自有分教。”

    陈传老祖当下出了阵列,来到李宇座前。就听得李宇道:“我乃人教教主亲立为皇,授娲皇血脉,神剑,你等虽为仙道,也入了人道,怎的以下犯上,兴兵来伐。”

    陈传老祖道:“我等非是冒犯陛下,实是陛下受天道邪教蛊惑,使得三界不安,我等领军前来,乃是清除邪教。还我阐门正统。陛下可着天道弟子逐出,自然不起刀兵。否则始终劫数不笑,此乃天数。非我等强为,陛下也勿强为。否则徒然祸害。”

    李宇大怒,冷笑道:“放肆得忒的厉害了。你阐门先掌天宫,玉皇为傀儡,三界大乱。如今惑我不成,却来强行逼宫,怎的让你如愿了。速速退下,还可无事,否则以娲皇剑斩之。”

    陈传老祖见状,大笑道:“陛下不要后悔,既然如此,贫道且去了。”

    地皇李chūn公主见得,大怒道:“如此放肆,给我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左右红云夫妇,许仙夫妇连忙上来,将手一挥,拦住了陈传老祖。陈传老祖连忙化光朝天上窜去,就见许仙用手一指,一道绿光飞出,化为一斗大圆球。

    “太yīn灭绝神球!”陈传老祖一见,顿时大惊,此球曾重伤蚩尤,他如何能够抵挡,当面转折下来,却被红云老祖贺子博一紫电锤打中,跌落下来。喊一声:“巴立明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顿时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,抢过一卫士手中的铁钩,按住陈传老祖,血淋淋的穿了琵琶骨。

    陈传老祖又要变化,却被巴立明大手抓住头颅,一股惨白的灰云镇了元神。就听凌瑶琪上前奏道:“阐门邪教被元始天尊这等妖人所掌,因此生乱窥视人教正统,陛下不可姑息了。可将人祭旗,再灭杀阐教妖门。使其永不为祸。”

    李宇公主听得凌瑶琪唤元始天尊为妖人,心中大惊:“此女大有胆识。”当下道:“如今阐教大军上门,正要见个高低。也就依照所言。”

    陈传老祖大叫道:“纵然是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!”

    凌瑶琪喝道:“如今非是两军交战,乃是你等犯上做乱,辱灭人皇,为贼子乱臣,怎可饶恕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早就一把扯住道稽,一把抓起铁勾,拖起陈传老祖来到阵前,桀桀狞笑数声,却用手一抓,扑的一下抓得个脑门迸裂,元神被魔云包裹住,炼进肉身之中。真灵往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众邪魔见得巴立明又吃了一快血肉元神,心中羡慕。

    巴立明吃了陈传老祖,祭了军旗。红云老祖贺子博命道:“且带大军十万,上前叫阵。”巴立明自然领了军令,赤手空拳上前,张开血盆大口,桀桀怪笑道:“有谁来祭我口。”

    轩辕法王也自上来,指对蜀山众人骂道:“一门狗贼,可敢与我见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此邪魔当年苍莽斗剑之时,闯进我派山门,杀我就弟子无数,凶残暴戾,毫无人xìng,此魔不除,煞气便不会消除。”蜀山长眉真人见得巴立明在阵前。心中大怒,又见得轩辕法王上阵,更是三尸神暴跳。

    又见得诸多仙人对自己门派观看,如若不应,面皮却就坏了。当下暗道:“此邪魔不知如今功侯如何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对方叫阵,蜀山弟子可有对应之策?”长眉真人命道:“自有对策,可诛杀邪魔。”张自然发了一令,“拿下此阵,便有大功。”

    长眉真人接令,返回军中,诸多小辈弟子,如齐金蝉,李英琼,石生,李洪等人都是气得玉面通红,只是没接令,不好应战。见得长眉真人接了令符,又给得掌教弟子乾坤正气妙一真人,不由个个上来道:“那邪魔穷凶极恶。我等愿上前诛杀。”

    妙一真人夫妇道:“非同小可,却叫茅真真,玉雯,玉华,玉珍四人先自出阵,你等一旁守护。”又拜请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,左慈几人看护。

    众弟子大喜,下得阵来。剑光刷刷刷,就落到了场中。

    那李洪,齐金蝉见得巴立明模样,不由骂道:“无耻丑怪,却也有面皮出来。”又对轩辕法王骂道:“你这蠢妖,运气却还有几分,总不得死绝。今天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随后,一干弟子都纷纷辱骂起来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怪叫一声,化身成一道血光扑了上来。就听四声娇喝,四道剑光如蛟龙缠绕,冲将出来。竟然是先天金气。原来自三茅真君死后,茅真真也拜在蜀山门下,当年昆吾八剑,天道得了断水,掩rì,真刚,灭魂四口,蜀山得了惊鲵,悬翦,却邪,三口,茅真真一口转魄,正是倚仗此四剑,便要围杀轩辕法王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见得剑光凌厉,不敢怠慢,连忙将九天元魔幡祭出,先护住身体,在剑光中穿形。

    巴立明就桀桀笑,见得四口神剑,双眼放光,扑了上来。李洪,齐金蝉喝骂,就要上前,却被左慈几位前辈拦住:“你等侍机下手!”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,左慈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巴立明口一张,就见三颗舍利飞将出来。“这邪魔怎的有舍利。”左慈不解,将雷音剑迎了上去,就听崩的一声,剑被舍利一撞,成了粉末。宛如流荧四面散落。

    原来巴立明吃了斗战胜佛,还有三颗舍利未化,如今打了出来,雷音剑怎的抵挡得住?

    左慈大惊,却被巴立明施展变化,饶了背后,就感觉到脖子冷飕飕的,暗叫不好。就被巴立明一把抓了脖子,生生拧了下来。大口张开,宛如巴蛇吞象。整个头带元神都吃在口里。

    巴立明却不停留,将身一跳,变化成一团十亩大小的灰白云气,让得那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扑了个空,飞剑都杀进云中,软软的。

    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连忙收剑,招呼众弟子,突然地下冲出两条怪爪,抓住双腿,巴立明仿佛鬼魅,从地下探出一个大脑袋,嘎嘎笑了两声,吐出一个骷髅头,却是左慈的头颅,面皮上的肉,连同脑子都吃干净了。

    又是闪电般的两爪,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被抓断,巴立明冲了上来,两爪齐出,挖了两人心肺,吃了。那头上灰云罩了下来,裹住了三人,蠕动一下,猛的散开,就见巴立明挥舞两爪,朝前掠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个照面,三个金仙就被他吃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