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,左慈这三人都是金仙一流,法力jīng深,就在地仙界也派得上号。本不该这么就被杀死,奈何巴山老魔巴立明乃前古大巫,xìng格凶狠诡诈。所修炼的巫门最高法诀天相尸鬼神通也是先最为霸道诡异,变化多端。

    加上他先后吃了旃檀功德佛,斗战胜佛。这两大佛陀金身舍利,强大无比,使得他的神通更的进了数层,虽然仍旧未能与刑天,相柳,九凤这等大巫比肩,但更西天极乐的一些佛陀们一比,也是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见得三人法力不俗,先就存了速战速决的念头。是以先施展了个玄功变化,将自己jīng炼的尸鬼魔云放出,悬在半空之中,别人以为他连身体都躲藏在云中。而他自己真身却钻进了地中。

    左慈等人果然不识,只注意那团魔云,却让巴立明暗暗聚集神通,施展了尸鬼抓魂爪抓破肉身,又用魔云噬神术连元神都吃了个jīng光。“四口先天宝剑,却要归我所得了。心中真是畅快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杀了三人,只见得面前剑光纵横,先天庚金煞气穿刺划拉,虚空都被切割得扭曲起来,宛如一面打破了在粘在一起的镜子。变幻成了许多画面。这等景象,似真似幻,如跌进了迷宫幻境。巴立明却看得清楚,只见了轩辕法王被四口神剑围困,四面游斗,虽然占了上风,却一个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巴立明心中便打了如意算盘,朝前掠去,双爪挥舞,脑袋上面丈余长的绿毛根根直立,仿佛茅剑杂草。其中隐隐还有噼里啪啦的电光闪动,伴随冒出无数的黄绿火星,宛如磷光点点。yīn风旋转,鬼气深深,下面便是他张开学血盆大口发出桀桀的怪笑,另得场中的人毛骨悚然。心中泛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这邪魔怎的这般厉害。只没料到我有这般法宝。定然叫你来得,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间,三大金仙惨死,不过不是蜀山前辈,只是好友,几个蜀山弟子心中也没那么愤恨。那李洪还暗暗起了主意,见得巴立明身体飘动,疾闪过来,就要闯进茅真真等四人的剑阵之中,顿时把手一挥,一条血光罗练宛如长虹贯rì,血蟒出洞,朝巴立明卷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方血神心罗,乃是镇元子,悟空,释迦牟尼炼化血神真身所成,还有一颗凝血神球,不过凝血神球因为悟空被斩杀,祭了旗子,跟随真灵带上封神台去了。地书,人参果树本乃镇元子所有,要炼成自己,却要些年头,悟空道人还只驱使,未成第二元神一流,也还未于真神相合,因此带不上封神仙台,到头来,还让西瓜拣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巴立明虽然狠毒残暴,但心思却是诡诈,见得血光一现,就知不好。却也不慌忙,把朝前猛掠的身体一停,闪了一闪,shè出两团灰云,转眼就变化成两个自己。晃得一晃,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。都是一般桀桀怪笑。

    血神心罗刚好卷来,只一接触,就两个巴立明卷进血光中去了。

    李洪大惊,连忙收了血神心罗,只见血光流转的罗帕zhōngyāng,束缚有两团灰白的jīng气,腥臭刺鼻,另人yù呕。

    “这老魔却施展分身魔法,逃了一劫。”李洪心中jǐng觉,又见场中,那巴立明已经不知去向,料定对方是施展变化遁了起来。正要运起太清仙法,察觉周围动静。就见前面怪声突起,虚空哗啦一下碎成一连泥糊糊,两只又长又瘦,狰狞狞的巨灵魔爪劈面抓来。

    “洪弟小心!”这边,齐金蝉,石生两个俊郎似的美少年仙人,见得血神心罗无功,巴立明突然出现,连忙惊叫一声。齐金蝉放出霹雳鸳鸯剑,石生却祭起七修剑朝巴立明身前斩去。

    齐金蝉双修的伴侣朱文见到巴立明凶猛,早就心如小鼓,怕自己爱郎有个散失,连忙将自己一口飞剑祭起,又取出天遁镜劈面照去,便有一道金光撞向巴立明面皮。其余弟子,李英琼,周轻云早就从周青弟子手中夺回了紫青双剑,如今祭将起来,一青一紫两道雷霆光华,拦妖朝巴立明扫到。

    巴立明张开大口,旋转一下,便有数团蠕动的血肉从嘴里飞出,血肉之中,裹着几个被巫法催动的元神yīn魄,却是巴立明刚才吞吃了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,左慈三人身体,元神,还未炼化的一部分。现在用巫法催动起来,正好对敌。

    蠕动的血肉夹杂yīn魂元神一喷出,便缠绕住众人的飞剑,巴立明头上也升起一团尸云。

    “贼子,敢如此放肆!”

    蜀山几大掌门长老终于坐不住了,又想下来出手,却又怕其余的仙人笑话,见得巴立明喷出血肉拌住众弟子的法宝剑光,连忙运起真神,扬手就是一个接一个的霹雳朝场中打去,顿时只见千百金光夹杂重重雷火朝场中倾泻,想一举震散魔云,弟子们然后将这老魔分尸。

    却说李洪本见巴立明抓来,又猛又恶,自己修说抵挡,就是躲闪也是不及,不由骇得魂飞天外,闭目等死,忽然就见众为师兄,师姐来援救,天上更是千百金光雷火打下。对面这魔头淹没在其中,看不清楚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长老们出手了,这厮却是难逃劫数了。”李洪连忙后退,等调匀了气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下,后退之时,背部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,比金刚还硬,护身真罡都被震散了。李洪只碰得眼前金星冒出,心中出火,连忙回头一看。只见一人,又高有瘦,骨架嶙峋,全身灰白,绿毛红睛,血盆大口。不是巴立明又是谁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李洪心中大惊,就要祭法宝,却见巴立明喀嚓一下,脖子仿佛蛇一般,探了数丈长,上面拥着一颗大头,正探到自己面前。鼻子就闻到一股恶臭,然后片漆黑,随后脖子巨痛。真灵往封神仙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施展肉身神通,一口将李洪的头齐脖子咬断了,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原来他最近炼到了这门巫法的中上层,却也能学猴子那样,以毫毛为分身。只是他这门神通,乃是毛孔之中,shè出自身jīng气,能替代自己。因此变化无穷。毫不逊sè于猴子的仈jiǔ玄功。这么多攻击下来,除了搅乱形式以外,都对他没点伤害。

    当年猴子大闹天宫,法力与他相同的也不是没有,但都败在他这诡异莫测的变化之术下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这邪魔不知死了没有。”却说李英琼,周轻云两女罗衫飘飘,宛如洛神仙子。驱使紫青双剑,配合天上的雷火,朝当中乱斩。当中一团十几亩大小的灰白尸气,就是不散,翻翻滚滚。不知道巴立明隐藏在里面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她们却是不知道,这团天相魔云,乃巴立明修成的本命气息,与心相通,cāo控自如,几成身外化身。是以留在当场迷惑了众人,真身却早就遁了出来,突然将李洪咬死,却还不满足。

    收了血神心罗,一探出来,就见得这两女最为碍眼,巴立明yín心大发。嘴里怪叫,用手一指,收了当中那团魔云。直朝前扑将过去。

    蜀山长老屠龙师太,玄真子等人哪里料到巴立明玄功变化居然到了这等诡异的程度,猛见得巴立明突然现身,弟子惨死了一个。心中顿时震惊,却也顾不的面皮,纷纷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边的穿心和尚,伏兽道人,乌灵老道,麻元祖师,水魔圣君,青羊老祖等等一干邪魔,纷纷出来,大喝道:“修要以多取胜。”两方在半空中碰撞,顿时撕杀起来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混乱起来,这边人皇,天道弟子看得场中撕杀,却不为所动。而那边阐教弟子也没什么动静,小乘佛教一干佛陀,如来,乌巢禅师,燃灯,观世音菩萨,定光欢喜佛等人也是观看,并不出手。

    就连那张道陵,葛洪,许旌阳,邱弘济,黄角大仙,赤脚大仙等人,也不上前。

    却说巴立明yín心大发,朝李英琼,周轻云两女扑去。两女见得,慌忙收剑,娇喝一声,又一指,两道剑光幻化成千条万条,向前杀来。巴立明怪笑两声,喘着粗气,如那牛吼。双手向前一抓一捞,仿佛大网捕鱼一般,就将紫青双剑捞在手中。

    两女大急,连忙运功收剑,但哪里收得回来,巴立明却将双剑丢进嘴巴,一面乱嚼,一面身体猛纵,朝两女胸口抓去。却说屠龙师太杀将进来,见得两女危急,大吼一声:“邪魔敢尔。”祭起屠龙刀斜的刺杀过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见两女未抓到手,却半路杀出一个高大的丑尼姑,顿时大怒,把獠牙错得山响,桀桀笑得两声。又吐出一团血肉,正对了屠龙刀,身体却如闪电般到了屠龙师太面前。

    屠龙师太知道蜀山中人,无一能够和这邪魔抗衡,连忙右手一扬,shè出三千六百根神女针,同时后退。就见对面灰云一铺,神女针就宛如泥牛入海,不见了踪影,同时一只怪爪搭了上来,猛的一扯,自己右手齐肩膀都扯了下来。总算是跑得快,留了xìng命。

    慌忙一看,只见那太元真人,铁鼓仙,樗散子,长眉真人,天都,明河二老,妙一真人夫妇,玄真子,风火道人,正敌住穿心和尚,伏兽道人,乌灵老道,麻元祖师,水魔圣君,青羊老祖一伙,而齐金蝉,朱文,石生,等杰出的十几个弟子也聚集在一起。那边就有茅真真叫道:“诸位师兄,师姐,快进剑阵之中,合力杀死这妖魔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边四人困住轩辕法王,正斗得激烈。十几个杰出的蜀山弟子立刻就飞进了剑阵之中,一起围攻轩辕法王。轩辕法王压力顿时大了几十倍,落入下风,连连大叫。这边鸿雁见得他危机,连忙闯了前去,在阵外攻打。但对方人数多,法宝jīng奇,还是落在下风,斗了片刻,两人都陷进了阵中。

    “我佛如来救命!”屠龙师太被巴立明追击,无人来救,只得朝场中的释迦牟尼佛求救。她皈依了佛门,所以才称做师太。如今没了办法,只有礼敬如来。

    玄都**师忙道:“此一战,乃解脱杀劫。各有生死,不可强为,地仙界中,苍莽斗剑因果,正好在此了结。”

    释迦牟尼佛也知此道理,又见得对方阵营之中,那九凤几人不动,却也就不闻不问了。

    屠龙师太连叫几声,巴立明已破了这尼姑的佛光,抽身进来,一爪抓在胸前,顿穿个大洞。接连一下,头也被巴立明咬断,吃进肚里。

    巴立明也不顾什么,按住yín心。目放红光,周身云气缭绕,闯进了剑阵之中。就得一女童摸样的道姑,手持一柄宝伞,一口阿难剑,朝自己杀来。却是蜀山弟子,女神婴易静。齐金蝉,朱文,石生,李英琼,周轻云本战轩辕法王,鸿雁夫妇,见得这老魔闯了进来,连忙来斗。

    巴立明大怒,身体飘忽,运爪入龙,就势一下,撕破了女神婴易静的宝伞,随后一手提住对方身子,捏死在手,却一样丢进了嘴巴。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齐金蝉见得巴立明又杀的一名,顿时神情悲愤,齐齐大叫道:“与你这魔头拼了。”刚刚喊完,就见面前一花,巴立明抓碎了霹雳鸳鸯剑,张口嘎嘎咬来。

    朱文见得爱侣危急,连忙一冲,舍身挡在面前,却让巴立明一口吃在胸脯之上,也自咬死。

    巴立明桀桀冲了上来,一巴掌挥了过去,却将齐金蝉头打出身体,随后身体一纵,口大了十倍,一个饿虎扑食,将人也吃了。两人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蝉哥,文姐!”石生见得两人转眼被巴立明吃死,顿双目通红,疯狂的扑来。巴立明是何等人物?他杀得也不手软,吃得也不嘴软,却一张口,喷出刚吃的两人血肉,把石生裹了个正着。手一探,当下扯成两截,随血肉都进了嘴巴。

    四面一见,抵挡住了剑气,却见得只剩下了李英琼,周轻云两女,手中换了新的法宝。面sè惨变,正要遁逃,巴立明只是怪笑,气喘如牛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