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邪魔休得猖狂,拿命来。”悲愤的声音起自身后,原来是蜀山杰出的一位女弟子余英南见得几位师姐,师兄转眼就被杀死,顿时要拼命,就将手中的南明离火剑一掷,口诵太清仙法,将剑化龙,就有一条南明离火化身成的火龙张牙舞爪,口喷千百丈通红的雷火,朝巴立明背后奔来。

    随后,阵中剑气晶光大盛,四口昆吾神剑升腾拔起,绞成了一股,拦腰朝巴立明斩到。

    周轻云,李英琼二女也将手一扬,一人祭起一钻头摸样的法宝,化做一缕火光穿shè而来,却是李英琼的上古奇珍遂人钻,相传乃是遂人氏钻木,取后天之火所用人教法器。威力绝伦。中者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周轻云却持了五云离合圭,一手出,便是祥云阵阵。两女祭起法宝打来,身体一晃,却是躲进了阵中,就见得剑气纵横,血光沉浮,上下都是一片煌煌,另人不知道是天上还是地下。

    这余英南虽然也异常貌美,红裙绿丝,身体婀娜修长,但巴老魔看来,却也与一团血肉没什么两样。当年蜀山派极盛之时,波及海外,东海龙太子见了这余英南,却上门提亲,要结一个善缘,却被拒绝,反被羞辱了一番。东海龙王自思很是丢了面皮,却奈何不得。只好做罢。那时蜀山于娑婆净土牵连,娑婆净土又有猴子,斗战胜佛这样的凶神仙恶煞,哪个赶多说。这却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巴立明见二女突然不见,这老魔面目本是狞笑,突然一变,似乎是愤怒起来,牙齿咯咯做响,头颅一转,喀嚓一响,一张狰狞的面孔转到背后,就势把大嘴巴一张,宛如人呕吐一样。“哇!”一下,又喷出一大团红红绿绿蠕动着的血肉,仿佛活物,腥臭刺鼻,正与飞过来的南明离火龙喷了个正着,顿时雷火泯灭。这南明离火龙被喷一下,惨叫长鸣,穿金裂石,仿佛真龙,只是全身抖了几抖,一下就缩下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面又哇几声,一样吐出几团更大的血肉,完全将这南明离火龙裹在zhōngyāng,那遂人钻,五云离合圭也被巴立明用手一指,血肉蠕动扩散,缠绕上去。解决了三**宝,老魔另一面身体立刻如陀螺般旋转。周身魔云激荡,正碰上了四口昆吾神剑杀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缭绕在周围的天相尸鬼魔云受得剑气一激,仿佛知道厉害,骤然一下,浓厚了数十倍。巴立明全身上下四万八千毛孔,仿佛喷泉一样,又好似蜘蛛吐丝,喷出的灰白魔云,又劲又疾,绵绵密密,补充进了护身魔云之中。

    这四口昆吾神剑乃先天庚金先所炼,凌厉无双,南明离火剑也是达摩祖师所炼,遂人钻,五云离合圭也是厉害的前古法宝,配合起来,任凭是多厉害的金仙,也要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但奈何巴立明不是俗类,自身就是前古大巫,所炼神通,更是巫门最高秘诀,尸鬼天相。更得了旃檀功德佛,斗战胜佛金身补益。

    如今就是那妖神昆吾复活,亲自来对阵,也未必能够胜得过,还要打过才知道。达摩祖师更是死在巴立明爪下,连身体都吃了个jīng光。这些蜀山弟子,功候本就不深,如何是这老魔的对手。

    上面因为老子有吩咐,各有劫数杀运,需要消除,使得那都天神煞,诛仙两座大阵无法借助天数运转。不至rì后圣人争斗,占得上风。苍莽山斗剑,正邪纠纷,持续了千年。乃是一桩大的因果,如今正要其各自残杀了结,一一消除了。因此小乘佛教中人,都不下场动手。一面是为此缘故,一面是顾忌自身。

    “此两教争斗,必有圣人下来见个高低,我等不要做这无谓的争斗,只要挨过了这五百年的杀运,又可享受无穷岁月的清净。张道陵等四大天师,连同三界赶来的一些金仙地仙。见得场中惨烈,心中都有打算。

    就是天道教这边的一些散流仙人,也是做此之想。

    巴立明闯进阵中,凶悍无比,真是杀人如麻,吃人不吐骨头。却是惹起了公愤,蜀山弟子,连同布下剑阵的茅真真,玉雯,玉珍,玉华三姐妹都动了真火,祭出剑气,朝这老魔杀来。这一动作,却让轩辕法王夫妇压力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那蜀山笑和尚,严人英,齐灵云,齐霞儿,诸葛jǐng我,等人的围攻轩辕法王,正斗得激烈万分。蜀山杰出弟子,起自人间,就有三英二云一说,乃上天的宠儿,修道极快,当年扫荡邪魔,风头大盛,三界都是略有名声。但如今碰上巴立明,也只好做个口中肉了。天数循环,又怎会有永恒的主角,各盛一时罢了,连齐天大圣都被打死,何况她们。

    却说四口昆吾神剑绞杀过来,却被巴立明发出云气缠住,或聚或散,反复无常,丝毫不能伤了这老魔分毫。巴立明暗诵魔咒,抵挡住四剑,准备停当后,再用手一指,就自魔云中显现出来,一头绿毛飞扬,仿佛鬼柳树的枝条。上面一蓬蓬的黄绿火星朝余英男打去。

    这一蓬黄绿火星,仿佛千万毒蝇流萤聚集,还嗡嗡做响,如流星赶月,眨眼就到了余英男面前。这位蜀山美女正见自己的南明离火剑被一团血肉缠住,心中大惊,就连使仙就法,要将其收回,不由的用了全力,更丢出几件法宝攻打血肉,眼看那一大团血肉似乎有了动静,心中更是急,就要尽十分力气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老魔一下出来,发出杀招。余英男就听得嗡嗡声音,仿佛蝗虫过境,连忙抬头要看个仔细,就被打在脸上,着了一下实在的。只把一张俏生生的脸蛋,打成一片马蜂窝子。随后惨叫一声,头就被这黄绿火星融化了。真灵往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嗓子一变,仿佛公鸭子,嘎嘎干叫两声,同时用手一指,那一大团红红绿绿的血肉向下蠕动,包裹了余英男残尸,与诸多法宝。收了回来,却又被巴立明咕咚一下,都吞进肚子里面。这才面sè缓和一些,错了错獠牙,扬手虚抓几下。又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身体一闪,没进了魔云之中,滚滚荡荡,四面乱飘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先天庚金之气居然伤不了这老魔!”茅真真见得四人的剑光随那团灰云滚动,在里面乱刺,对方仿佛没有知觉,朝这边蜂拥而来。顿时大惊,不知道使什么法术抵挡,只得将三茅真君秘法紫符真章抛洒出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见得剑气之中,有数点紫金sè的金星升起,却也不在意,只在魔云之中,活动了一下身体,暗暗念动巫门真言,嘴巴嘎渣嘎渣的响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巴立明脑袋猛然大了千百倍,口似血池,獠牙似峰,眼如rì月。正似那奢比尸的头颅,一条脖子,又仿佛灵蛇,拥着这颗大头,仿佛巴蛇,探了出去。

    茅真真刚刚祭起紫符真章,就见得滚滚而来的魔云之中,嗖的一下!探出一个蛇似的头,腥涎垂下,仿佛瀑布,恶臭杀人,口中一片漆黑,黑压压的吞了过来。慌忙要跑,却被这头一探身,一条鲜红的长舌shè出,自上而下裹住,咕咚一下,吃进嘴巴去了。

    那玉雯,玉华,玉珍三姐妹却是吓得呆了,巴立明一转头,张口一吸,四面虚空顿时喀嚓喀嚓的响,都朝中间塌陷,向口中聚集过来,仿佛黑洞。三玉姐妹惨叫连连,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投进嘴巴中去了。四女真灵往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四女,巴立明提了昆吾四剑,却收了惊鲵,悬翦两口,再一手提却邪,一手提转魄,朝与轩辕法王夫妇争斗的弟子杀将过去。

    两剑在手,虽然没有祭炼,但巴立明却是如虎添翼,更加凶悍。

    那笑和尚祭起一颗乾天火灵珠,一片火红的光芒四面铺洒而开,罩住了方圆数十里大小的虚空,迷惑住敌人,以为真身在其中。而自己却运用无形剑遁,隐藏在四周。暗运佛门的无相巨灵神掌偷袭轩辕法王夫妇。

    那鸿雁手中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早就被红云老祖贺子博收了回去,如今就剩几门邪门法宝,轩辕法王也自厉害,与蜀山七八个弟子斗得到了好处,只是那笑和尚异常狡猾,无行剑隐匿非常,人不知在火灵珠中还是在外,十分不好防备。

    那边,长眉真人单单斗麻元祖师,突然一下,祭出太清神剑,将对方斩死,便飞身下来,战轩辕法王这个夙敌。一个太清**,一个元魔神通,轩辕法王只好将身化成一片血光,与长眉真人拼命,留下鸿雁斗数十个弟子。

    周轻云,李英琼本离了巴老魔,也来围攻鸿雁。鸿雁顿时吃力无比,扑的一下,被笑和尚一掌击中后背,护身真元都差点散了。

    笑和尚笑道:“这yín贱魔女今rì死期到了。”鸿雁大怒,转过身来,祭飞剑就杀。却被数人轰了回来,慌忙抵挡,而笑和尚却又隐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巴立明正好上来,先就桀桀乱笑,张口一吐,一片灰蒙蒙的珠子到了空中,放出惨白的魔光,顿时破去了笑和尚的隐身法。笑和尚大惊,就见巴立明闪了一闪,居然到了自己正面前,手起剑落,脖子一凉,一颗光溜溜的脑袋就被削了下来。真灵往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同时吐出未吃化的血肉,依旧裹了残尸,却也不暂时吞吃,只顶在头上,不停的蠕动,转身又飞。就见得齐灵云,齐霞儿两姐妹。忙一展剑,从背后将两女砍死,头顶血肉涌了上来,裹了尸体,两女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今rì我蜀山一脉遭此大劫!”

    那掌教妙一真人夫妇正战青羊老祖与水魔圣君。先后见得自己的一子齐金蝉与自己两女齐灵云,齐霞儿惨死,心神激动,大哭起来。一面奋力冲杀。却被水魔圣君以元磁化光圈困住,只是yín笑道:“死了儿子算什么,赶快跪地乞命,献身本圣君,怕不多个十个八个出来。”

    两夫妇顿时大怒:“恶贼,不死不休。”青羊老祖却也yín笑。

    那边太元真人,铁鼓仙,樗散子,天都,明河二老终究是前辈金仙,还要高出长眉真人一筹,法力深厚,斗得一阵,将伏兽道人,穿心和尚,乌灵老道先后杀死,猛然见到巴立明在屠杀自己弟子,顿时义愤填膺,杀了下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如今怎会怕这几人,却也不硬拼,他还有毒计,把身体一展,却朝妙一真人夫妇掠了过去。妙一真人夫妇听得水魔圣君与青羊老祖的yín秽言语,心中大怒,猛杀猛打,只见巴立明冲了上来,虽然有心,却无力抵挡,巴立明只将头上血肉一裹,便将这个蜀山掌教与夫人杀死。

    水魔圣君正大占上风,要擒住这妇人好生采补,却让巴老魔突然裹了去,顿时心中大怒,就将元磁化光圈打来。

    “别的怕你,本圣君却不怕你。”巴立明凶残狡诈,毫无人xìng,法力又高,虽然是一个阵营,邪魔们还是有些忌惮这魔头,但水魔圣君却是心中不服,只没机会较量,如今惹到了他的头上,说不得要与巴立明做上一场了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巴立明只错了一下牙齿,面皮狰狞,躲开元磁化光圈,身体冲了一下,一片灰云,便不知到哪里去了,让自己打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这老魔,却是个脓包。”水魔圣君大骂,突然见到前面剑光绞杀过来,连忙抵挡住,一看,却是天都,明河二金仙,连忙与青羊老祖抵挡。

    原来是太元真人,铁鼓仙,樗散子,天都,明河五人来追杀巴立明,猛见到两邪魔,那巴立明却不知去向,场中无比混乱。也难以寻找。太元真人便道:“先将这两魔头杀死。”

    五人先后上来,围住水魔圣君,青羊老祖就杀。不出几个回合,青羊老祖首先就抵挡不住,被天都,明河二金仙两剑绞来,分了尸。

    水魔圣君苦苦就抵挡,太元真人喝道:“邪魔还不伏诛!”就听一声怪叫,巴立明从天下来,把双剑一绞,破了护身真元,随后一口将太元真人脑袋咬了下来,依旧用血肉裹了,却自转身,昆吾四剑脱手,朝铁鼓仙,樗散子,天都,明河四人杀去。

    四人慌忙抵挡,巴立明早就把身体一变化,爪影翻飞,一下将天都,明河抓破了胸膛,拧掉脑袋,用血肉裹了。头顶的血肉,越来越大蠕动也越发厉害了。时不时有白深深的骨头从里面挤了出来,喀嚓喀嚓的响,随后掉落。

    水魔圣君压力大减,一圈打去,却将铁鼓仙打了个头破血流,巴立明刚好飞头出来,一口吞了。转身将四剑一合一收,樗散子便被分了尸,叫血肉裹了残尸元神,立刻就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水魔圣君见状,才知道巴立明厉害,不好与这邪魔争斗,连忙一闪身,却朝下面飞去,他见得鸿雁与轩辕法王争斗,其中有不少仙女一流,正要擒回几个。但哪里知道,现前却是惹了巴立明,怎的能够容他,飞身就是一爪扑来。

    水魔圣君猛觉身后恶风迭起,暗叫不妙,转身就祭起元磁化光圈,见是巴立明,连忙叫道:“巴道兄,刚才只是误会。我两现在正好一同对敌。”巴立明面皮狞笑,没点肉,只剩皮的脸抽动的厉害,发出比哭还难听的笑声。却也不说话,把身体一纵,一爪朝胸膛抓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怕你!”水魔圣君大怒,两人斗了几个回合,巴立明口一张,斗战胜佛的三颗舍利飞shè出来,将元磁化光圈打个粉碎。水魔圣君大惊,慌忙要逃,被一爪抓住头发,提到面前。两人弄了个面对面。水魔圣君见得狰狞面孔,顿时大叫起来,却被巴立明一口,自头到胸脯都断掉了。上半身到得嘴里,嚼吃痛快。

    巴立明旋转一场,见得那风火道人,玄真子与几个蜀山长老战了几个邪魔,连忙上去,不论敌我,都一股脑杀死。

    此时,蜀山只剩下长眉真人与一干小辈弟子,而场中邪魔,也只剩下巴立明,轩辕法王,鸿雁。轩辕法王与长眉真人乃千年夙敌,斗得激烈。鸿雁一人战数个弟子,也难分难解,几个厉害扎手的,却被巴立明吃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下来,便见得一男一女,也是蜀山弟子,乃是叫严人英,廉红药的。连忙一爪一口,瞬间就抓死一个,咬死一个。

    那大师兄诸葛jǐng我要跑,却被鸿雁飞出元神,一下附在身上,顿时阳jīng大泻,瞬间被采补成了空壳。三人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场中蜀山弟子顿时就剩下周轻云,李英琼二女,巴立明双目放光,yín笑两声,朝两女抓去,鸿雁也出手,祭起一百灵八口yīn灵剑。

    那边长眉真人正斗轩辕法王,猛见两女危机,连忙虚晃一下,脱身出来,朝巴立明杀来,“该死魔头。”巴立明猛见拦路,大怒,哇呀呀乱叫,使了全身力气,漫天乱抓,砰的一下,长眉真人被抓得血肉模糊,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巴立明却也顾不得,连忙冲过去看,就听两声惨叫,却见轩辕法王,鸿雁将周轻云,李英琼两女杀死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蜀山一脉,已然灭绝了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巴立明大怒,就朝鸿雁,轩辕法王杀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