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苍莽山斗剑,正邪纷争,自人间起。已有了千多年,历来都是纷争并起,劫运连绵。每斗一次剑,正邪两方所积累的恩怨便如滚雪球一般,越滚越大。不但是正邪两道,就是同为正派,也因为那蜀山专横跋扈,引起诸多正派不满。这恩怨更加纷乱了,牵扯不清楚,总之还要解决。

    如今在两界关前,最后一战。邪道中人,只剩下巴山老魔巴立明与轩辕法王夫妇,而蜀山上到长辈,下到弟子,连接到亲朋好友,被杀得一个不剩。可谓是消除了恩怨,因果终于斩除尽了。

    周竹就在阵前,观察天相变化,只见得整个宇宙本来是煞云滚滚,绵延密布,宛如幽冥黄泉,永不见天rì。现在却淡了一些,似乎隐隐见得天光。

    刚才就场中一阵惨烈的厮杀,各归虚无。过后。天地感应,完了一大杀劫。自然煞气没先前那般浓厚了。

    都天神煞,诛仙两大杀阵横贯这两界关,自下向上,把天地贯通,阻挡着一切前进的生灵,大千宇宙中的煞气来源,正是这两座大阵所引发。自杀劫中起,顺应天数,真是无可阻挡,就是元始天尊与老子,也暂时不敢亲涉其锋,只要等得杀劫消除大半了,才不至于逆天而劳。

    顺天者逸,逆天者劳。

    “两界关一战,乃我天道教生死存亡,非是那阐教咄咄逼人,我等也可相安无事,奈何劫数之中,我不杀人,人便杀我,无理可辩,怎的奈何。如今煞云眼看淡了,爹爹怎的还不下来?”周竹提一口元屠剑,眉毛轻轻的皱起,心中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对面阵营之中,乃是滚滚的阐教大军,阐教各大仙人就居在中军大营之上,一片金花清光,宝气jīng芒,耀眼到了极点,周竹也看不清楚,只看得清楚场中的争斗。

    却说巴立明见得轩辕法王,鸿雁两个杀了周轻云,李英琼二女,心中顿时爆怒,本见得这两女别有一番气质,与其余仙女都有不同,正要抓将回去,先不杀死,只慢慢受用。因此一直没下毒手,现在落了竹蓝打水一场空,以他脾气,自然要将轩辕法王与鸿雁杀死,才肯甘休。

    怪叫一声,张牙舞爪的扑来,轩辕法王夫妇两个都吃了一惊,随即明白这老魔无一点人xìng,全凭念头行事。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吃肉,与他讲什么都没用,只得打起jīng神应战。轩辕法王见得漫天都是爪影,怪叫刺耳,荡神夺魄,场中飞沙走石,一片混乱。连忙运起魔法,用手一指,头上飞出一圈灵光,中间闪亮闪亮,如一轮冰盘明月,只是边缘有一圈血光微沉浮飘动,仔细一看,却是一圈血焰。

    “以前吃过这魔头的亏,如今这魔头神通更上jīng进了,与其久战,必然落败,不是对手。”轩辕法王虽然运用真神,催动元魔血焰神光,但仍旧不敌。与鸿雁在爪影中穿梭,狼狈无比。

    当年轩辕法王扑杀了巴立明的徒孙野人老魔,巴立明来找麻烦,将轩辕法王打伤了,终于落在鸿雁手中,被逼成jiān。做了夫妇。如今又有一场争斗了。

    那六瞳见得轩辕法王狼狈,心中一急,大叫一声:“巴立明,休伤我兄。”把身一纵,如流星般的落进了场中。运起天道变化,一扬手,就见洪涛滚滚,却是共工氏的**。

    “巴立明这巫人xìng情残暴无双,不分敌我,却偏偏要这样的魔头才能完杀劫。”猛见得满满一场争斗的仙人被杀得jīng光,巴立明裹了一团有方圆十几亩大小的血肉,呼啦呼啦的蠕动,朝轩辕法王扑去,双方正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竹连忙对红云老祖贺子博夫妇道:“暂且分开了,有恩怨,rì后了结便是。眼下正要与阐教争斗是最为要紧。”

    红云老祖贺子博夫妇道:“就是这番道理。”当下夫妇两个走下场去。

    “邪教邪魔,居然自相残杀,天道邪教为人教正统,岂不是一场笑话么。”

    那姜子牙见得场中的争斗,不由鼓掌大笑起来。众人纷纷点头。张自然面上抽动一下,听见这话,无了光彩。突然将手一扬,一道白光如长虹贯rì,飞进场中,化为一明煌煌的圈子,直朝巴立明脑门打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正大占上风,将轩辕抓的满场地游走,要不是倚仗元魔**的jīng妙,以肉身变化血光,早就被抓死了。那六瞳,鸿雁两人法力自没老魔高深,应付起来,困难无比,差一点就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桀桀怪笑不停,猛然心中生了jǐng兆,脑后有白光耀眼,巴立明连忙回过头来。又吐出血肉,来裹金刚镯。哪里知道,这金刚镯却不怕血肉缠绕,仿佛穿窗纸一样,扑的一下,穿过了一大团血肉,其势依旧不衰。

    巴立明刚吐出血肉,就见血肉zhōngyāng破了一个窟窿,之中shè出强烈的白光,眼睛刺痛,险些流眼泪出来,连忙闭上了双眼。刚刚一闭眼,砰的一下,金刚镯正中了面皮,只把巴立明一下就磕翻在地,大叫一声,在地滚了几滚。

    张自然见打中了巴立明,连忙收了金刚镯,轩辕法王夫妇,六瞳出了一口长气,飞快的出了场地。

    红云老祖贺子博夫妇却下了场地,刚好巴立明翻身跃起,贺子博喝道:“且的住了。rì后再做计较。”巴立明心有不甘,却不好违抗了。只得将一双手虚抓两下,一双通红的邪睛闪烁,shè出凶煞光华,牙齿错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此魔凶残,不似人类。如若不除,还指不定弄出什么事情来。”张自然虽然叛了教,但总归是有些感情,见得巴立明这般无常,怕rì后凶xìng起来,师门弟子一个不好,遭受了祸害,却是不妙。

    当下扫了一眼,猛然见到乌巢禅师,连忙到:“乌巢禅师,你且下场,将此魔灭杀。”乌巢禅师一听,心中暗道:“这魔头虽然法力高强,但我却能胜,只是还要见机才好。”后面千里之外的两界关前,芦蓬之上,有老子,元始天尊默坐,乌巢禅师不敢不尊这命。

    一道火光闪过,划拉破了虚空,落到场中,正对了巴立明,红云老祖贺子博夫妇三人。贺子博见是乌巢禅师,不由笑道:“道兄何来?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大笑道:“两军对阵,无非撕杀一场,各见生死,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?”

    巴立明见到乌巢禅师,心中就想吃了这只金乌。

    “鸟都吃的多了,凤凰都吃过,太古金乌却未曾入口,不知味道如何。如若借其大rì金焰,足足可将天相尸鬼神通炼到顶层了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心中却生了毒计,乌巢禅师话未落音,就桀桀两声,怪叫道:“拿命来罢。”张口一喷,血肉滚滚,同时身体暴起,一冲进了半空中,便有一团十里大小的魔云滚滚。魔云之中,猛然有两条怪爪垂了下来,手臂长有百十来丈,朝乌巢禅师光秃秃的脑袋上就抓。

    以巴立明的未威猛,怕是一座山,当场就被抓个粉碎了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却到了一声:“南无阿弥陀佛。”一轮巨大的红rì迸出,金sè粘稠的太阳真火自红rì上滚滚冲起,燎天而上,刚好与巴立明双爪碰了个正着。大rì真火与天相魔云一个碰状,就听得滋滋做响。

    “久闻这妖和尚的大名,却是个劲敌!”巴立明双爪爆涨,两相一合,将这**rì钳住,手就觉得火辣辣的疼痛。知道是真火厉害。但倚仗有魔云护身,他也起了凶xìng,强行就抓。同时那团血肉也蠕动上来,铺天一个旋转,朝下就罩。

    “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!”梵音一出,滚滚如雷,红rì一转,金光崩shè,火焰之中,先有一只三足鸟闪了一闪,随后化身成一尊佛陀。巴立明猛觉得双手钳住的大rì一阵颤动,力道简直大的不可思议,自己双手竟然把握不住,就见红rì化成佛陀,乃大rì如来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乃密宗教祖,化身大rì如来,号称降伏一切邪魔,震慑所有外道,超越一切神诋。虽然是他招揽教徒之时的夸大之言,但没点真本领,也不敢就这么吹。这六字真言,就是他结合妖法所创。如今见得巴立明难缠,猛的使了出来,果然是威猛无铸。

    “小小有一巫人,擒之不下,却是要坏面皮。”以他之尊,自然不把巴立明放在眼里。来个刑天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唤出大rì如来,震开了巴立明双爪。就见得红云老祖贺子博夫妇一个祭紫电锤,一个祭渔鼓打来。紫光之中,雷霆闪闪,渔鼓之声激荡,比巴立明却是厉害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紫电锤,渔鼓却是通天教所赐,先天法器,威力绝伦,祭炼运用,实力何止提升一倍。巴立明对敌,不用法宝。全凭一双爪子与巫门变化,因此有些吃亏。先天灵宝可遇不可求,他虽然凶残,却也找不到,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昆吾四剑,但没时间祭炼。

    “亏得女娲娘娘赐我先天灵宝。”乌巢禅师暗暗心惊,施展出天妖神通,忽然飘闪,只见那紫电锤,渔鼓宛如附骨之蛆,逐血之蝇,死死追打。忙将手一挥,托了宝莲灯在手中。灯火莹莹闪闪。

    掐住宝莲灯火,屈指一弹,灯火便飞将出来,啪啦一下,正与紫电锤碰了个正着。双双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赐了乌巢禅师宝莲灯,七星挽月鞭,缚妖索三大先天灵宝。在此之前,乌巢禅师法宝虽多,但都不是先天,连唯一一个葫芦,里面灌注了后裔,夸父大巫jīng气,却被周青夺走了。

    那时他是偷鸡不成,反蚀了一把米,当年周青还在人间时,乌巢禅师就算出他乃是关键,因此将葫芦留在了在周青身边,rì后暗害,好夺东皇钟,但那时周青jǐng觉,反把葫芦里面的陆压分身轰杀,乌巢禅师本就要杀上门去,但一是周青当时虽未成道,但有都天魔神,自己难以讨好,二是通天教主隐隐有插手此事。是以忍耐到如今。终于是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宝莲灯乃分宝岩上鸿钧道人与女娲娘娘之物,还要在那玄都兜率八景灯之上。乌巢禅师一手托灯,一手持了七星挽月鞭挥舞,就见星辰点点挥洒,中间现出一轮弯月,明煌煌的。分别敌住紫电锤,渔鼓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佛陀化身正与巴立明争斗,一个乃是太古金乌化身佛陀,擅长天妖**,一个乃洪荒遗留的巫人,修炼祖巫神通。两人都擅长变化之道,翻翻滚滚,斗得激烈,巴立明倚仗不死之身,魔云护身,也不怕威猛的大rì金焰。

    “且的暗使神通,擒得一人就回。”乌巢禅师斗贺子博,晶儿,数个回合之后,渐渐如意起来,便暗暗取了缚妖索在手,正寻机会祭出。

    贺子博心思通明,猛见乌巢禅师闪动之间,有一股特别的法力波动,心中又生出jǐng兆,暗叫一声不好,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已取在手中,猛的向前一倒,一片红云红沙翻滚,把自己两人都遮住了。漫天都是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连忙后退,随后漫天红云红砂一收,干干净净,夫妇两个已经出了场地。乌巢禅师没奈何,却见了巴立明,连忙将宝莲灯一cāo,就势打去,七星挽月鞭也自出手。

    巴立明正与大rì如来斗,处在下风,正要寻思怎的取胜,那边宝莲灯已经飞来,砰的一下,护身魔云都差点震散了。怪叫一声,就势要回,冷不防一鞭抽来。啪一下打落下来。乌巢禅师又把缚妖索祭起,喀嚓一声,便把巴立明捆了结实。如奔丧的回了阵中。

    九凤大怒,要抢身出来,奈何乌巢禅师已经回了,周竹拦住九凤道:“今rì且自收兵,我上天去见父亲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抓了巴立明,上来对张自然报功,张自然大喜道:“拉前去杀了。”云中子等人都笑道:“却的杀了才好。”巴立明桀桀怪笑:“我已成不死之身,看你等怎的杀我。”

    早就被推上前去,镇上符印,防止变化。广成子祭起飞剑,扑的一下,割中了巴立明脖子,只见火星迸出,丝毫不损。“可将此魔炼上九九八十一天,自然化去。”如来道。

    云中子道:“怎等得九九八十一天?”当下,要拿盘古幡将巴立明摇成齑粉。却被玄都**师拦住:“这巫人怎担当起盘古幡?杀此巫人,轩辕剑专戮巫人。况且鸿蒙开辟一量之劫,人教三皇五dìdū有杀劫。我且去火云宫走上一遭。一是看看三皇圣人态度如何。二来更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经过了老子面授天机,却是知道的清楚。

    当下,玄都**师往火云宫来,见过轩辕氏,说了来意。轩辕氏对神农道:“我等乃属人教,如今受女娲娘娘节制,天道与阐教之争,不好插手,轩辕杀劫已完,再也下不得红尘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听了,正待要走,却被伏羲叫住道:“当年轩辕杀蚩尤,一用剑,而后以龙马分五首。轩辕剑如今虽不下红尘,但可用五龙马斩之。此五马,乃有巢,遂人,神农,轩辕与我的坐骑,如今也还完过一场杀劫,且自带下界去。”随后,带了玄都**师来到后宫,只见五匹龙马,都是龙头马身,全身金黄。踏云腾雾。

    玄都**师暗道:“如今两教纷争,三皇却是这般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牵了五马,出了火云宫,才骑上马,不一会,便到了两界关下。就听得巴立明怪笑。“你等怎的奈何得我。”

    猛听得龙马嘶鸣,巴立明抬头观看,顿时骇得魂飞天外。当年轩辕以五龙马车裂了蚩尤,形神俱灭,巴立明也为洪荒巫人,自然知道。生死关头,巴立明却是狞笑不出了,只得大叫道:“我愿皈依,只要不害我xìng命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,玄都**师都笑道:“你这巫人,不是吾害你xìng命,只是劫数到了,不死都不成呢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大叫道:“只要不坏我xìng命,任凭你等计较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几人哪里肯再分说,用龙马金光闪闪的尾巴分别系住巴立明四肢,头颅。巴立明却骇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玄都**师一打马,就听喀嚓数声,巴立明四分无裂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云中子笑道:“将首级尸身挂上了,明rì也好叫天道妖徒看得清楚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