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看守太狱天的大将如今乃是地仙界妖王中的七大圣,移山大圣狮驼王,此时,这位身材魁梧,全身紫金铠甲的妖王正站在第三层天的高台之上,与灵珠子看着下面宛如地狱一样的太狱天,听得灵珠子的责问,不由振振有辞。

    原来这移山大圣狮驼王本在下界东胜神洲之中,自建了狮驼国,当年又灭了三犀牛的青龙妖国,有妖族子民数千万,威风无比。国主的享受。后天庭招安,狮驮王本不想上天,但奈何得申公豹一阵游说,加上温蓝新又兴兵灭了花果山,狮驮王见得这势头,心中也是害怕,只得上天受了个大将军的职位,管理太狱天。

    天庭虽好,但怎比得上做妖王的时候zìyóu自在,快活异常?时间久了,这狮驼王却也就懒散了,太狱天中的事物一概不管,也没人来查他,乐得清闲了,如今灵珠子突然奉了温蓝新法旨前来,见得太狱天管理不善。狮驮王连忙出来,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太狱天处在三十三层天宫的底层,那地仙界中四处都有浊气,有的地方浓厚了,竟然冲上天来,污秽天宫。这太狱天不但是天牢,还相当于一个过滤吸呐的工具,将地仙界的俗气,浊气沉淀下来,因此时常要清理,否则就会异常污秽了。在太狱天中的关押的犯人,因常年累月的受了浊气,自然是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灵珠子看到这样的情形,鼻子都抽搐了一下,又看了看干笑不已的狮驮王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最后咬咬牙,开口道:“带我前去将李靖等人提出来,推上斩仙台,要做祭旗之用。”

    狮驼王没奈何,暗暗嘀咕道:“十数年没理会了,也不知里面的犯人死了没有。”当下两人忍了恶臭,下了天来,谴了天兵引来天河水清理污秽,这才进得数层监牢。

    深入了十层,就见得太白金煞气所化的镇狱神将,带两人到了关押,李靖,四大天王,马元尊王佛,小白龙,修罗魔神的地方。灵珠子猛然一看,只见李靖被铁钩穿了琵琶骨,钉在墙上,头上泥宫丸贴了一张符印,镇压住元神。

    人早就被昏迷过去,琵琶骨处血迹斑斑,都成了黑sè,创口之处还有不少污秽气生长出来的小虫飞蝇,生出蛋蛋,孵化出白米粒大小的蛆虫蠕动,一堆一堆的,灵珠子看了头皮发麻。“神仙啦,神仙啦,却落到这般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咎由自取而已。”狮驮王冷笑道:“当年这厮身为天庭大元帅,不尊玉帝,反去投佛,坏了道门天庭,倚仗佛门势力打这打那,不少无辜妖族丧在他手。如今落到这田地,哪里有不心中的畅快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畜生!真要不得好死。”听见两人谈话,似乎将托塔天王惊了醒来,他肉身元神都不能动弹,又受浊气熏冲,都自衰竭了,但终究是金仙一流,这些凄惨的样子,只不过是皮相,根本未伤,只是他平生尊贵,受了近乎百年的关押,只有昏迷过去,否则清醒之时,都是怒火攻心。

    灵珠子见得李靖突然出声,身上乱颤,蛆虫仿佛雨点一样的落下,想起当年被这李靖逼的割肉剔骨,失了肉身,还动不动就受那玲珑宝塔的镇压。积怨已久,突然想来,心中也起了邪火。当下道:“如今佛门都灭了,看你还有什么先手段。你说我不得好死,今rì天道大教讨伐阐门,却要拿你祭旗,想你也无话说。”

    李靖一听,猛然一惊,随后又显现出害怕的神情,嘴巴依旧是大骂,但声音却渐渐小了:“佛法无边,怎会灭绝,却拿这言辞骗本天王。”

    狮驼王大笑起来:“当你个好汉,却也脓包得异常,没了那帮秃子的势力,你的死期也到了。都拖出去了,先拿水洗洗,再好上斩仙台。”

    当下,便有天兵进来,下了铁钩,一路拖了出去,就听得李靖大叫,“饶我xìng命,我有话说,哪吒!杀了我,你便是不孝之人。”灵珠子道:“我如今却已返本还原,只叫灵珠子。哪吒这个人,早就没了。你怎的还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这不孝之恶徒,还振振有辞。”又听得怒骂,灵珠子一看,却是小白龙。不由笑道:“今rì你也难逃,不与你计较。”当下又有天兵拖了出去,就听的另外天牢之中,马元尊王佛,大阿修罗魔王波旬,湿婆,yùsè天,大梵天,天妃乌摩,鬼母等人都叫道:“只不坏我等xìng命,愿意皈依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道:“如今天数注定,都不可逃,你等也不用多言。”狮驼王嘿嘿只是冷笑:“神仙,魔王,也都是见了棺材才落泪。”当下都拖了出去。不一会,便带到了斩仙台上,当下灵珠子又持阿鼻剑来见温蓝新奏了情况。

    温蓝新道:“此剑便赐你下界完了杀劫。”灵珠子连忙谢过了,温蓝新见得无事,却令群仙都散去了,自己返回披香殿。

    廖小进带了七个夫人,后面有红孩儿夫妇,三仙姑,申公豹,财神赵公明,灵珠子,敖鸾等人都来到斩仙台边,只见得台上被锁了要祭旗的众人,那阿修罗魔王波旬自知难逃,猛然见到魔女,不由生了希望,连忙叫道:“妙妙我儿,却去求大天尊,休坏我xìng命,我等愿意皈依。”

    杨妙妙朝红孩儿望了一眼,红孩儿叹道:“此乃定数,现在不可违背了。”杨妙妙退到了红孩儿身后,却用双手捂了眼睛。微微抽噎起来。

    敖鸾见了小白龙,却心中有些犹豫,本来小白龙与定光欢喜佛这般yín邪之佛搅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,这小白龙与猴子情同手足,而猴子却杀了敖鸾全家,敖鸾想起,不知怎么的言语,但总归是同宗,想起小时候见面,表哥表哥的叫,便不忍其招戮,正想出言先。却见小白龙见了敖鸾,大骂起来:“你这贱女,本为阐教,却为yín邪念头,叛教忘典,归了天道妖人,怎的与你这贱人甘休。”

    敖鸾只气得浑身发抖,廖小进冷笑起来,只命道:“先杀了此人。”灵珠子连忙上台。抓住小白龙的顶毛,才道:“你那好兄弟猢狲却不念你的情谊,将南海龙王屠绝,要不是师妹不在场,也难逃毒手。你还是先去问清楚这事情,再嚼舌头不迟。”

    小白龙大惊:“果有此事,我却不信,你可敢放我问个清楚。”灵珠子笑道:“不用放你,也可问个清楚。”说罢,用剑一横,绿光闪过,便将小白龙割死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畜生。”灵珠子杀了小白龙,就听李靖自知必死,也不再求饶了,索xìng骂个痛快。同样押在地上的四大天王连忙道:“这托塔天王是只老狗,逼疯了乱叫,我等不敢,万望饶了我等xìng命。”李靖气得七窍生烟,大骂道:“你们四人,枉为我佛弟子。一这畜生乃是一类。”

    “怎叫你嚼舌头。”灵珠子大怒,抢上前,一剑刺死了李靖。随后又对四大天王道:“你等也没什么用处。”一一杀死。这才转过身来,就听真武道:“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都是枉然,何必浪费力气。”灵珠子哪里容得真武说话,又是一剑,将真武肉身斩了,元神乃一个三尺道童,踏腾蛇,神龟,只被符印定住,满脸惊骇,灵珠子也将剑一挥舞,真武元神也被戮了,真灵朝封神台上而去。

    马元尊王佛无了办法,只得闭目猛念: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廖小进见了,不由与七个老婆都笑道:“极乐都没了,求佛主有什么用。”灵珠子却连捅了几剑,将其杀死。随后,又将阿修罗十大魔神都杀了。这才下了台。

    廖小进道:“祭了旗,便可出兵了。”当下,将尸体丢进天火中化了。这才回领了大军,自天上滚滚下来。不出一天功夫,却来到了两界关前,与大小狐狸,董永,红云夫妇三方大军回合,都整顿好了,这才来见人地两皇。

    人皇李宇,地皇李chūn大喜:“阐教猖獗,辱我娲皇氏面皮,正好讨伐。”数十人正值议论,就听人来报:“阐教妖人已经杀来,又到了阵前,前几rì那个乌巢和尚又在叫阵了。”

    “乌巢和尚?不是陆压那厮么,好个泼皮,这仇不共戴天,定要亲手除了,才消此恨。”却说赵公明听了此话,心中大怒。连忙请战。人皇允了。当下带兵出来,就见得场中飞沙走石。白骨如山。原来是九凤在与乌巢争斗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连使宝莲灯,缚妖索,七星挽月鞭,也现了大rì如来化身,仍旧不敌九凤,被困在了如山的白骨之中。

    “道兄还不前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缕缕遭遇险况,急得是汗流浃背,大呼道。燃灯听了,对如来道:“我们助将一助。拉了乌巢便回。”如来遏首,当下两人同时扑进场中,燃灯祭起定海神珠,猛轰猛砸,如来也现出多宝真身。太清仙光,玉清仙光,寂灭佛光乱轰,就见骨山顿时白粉扬扬,硬是让两人轰破了一条通路,运起jīng光,将乌巢禅师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无耻之徒。”那刑天,相柳见了,纷纷跃出诛仙阵,抢进场中。无间道人也抢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来见状,料定不敌,连忙回了营地,燃灯,乌巢也立刻回了。赵公明见了这一切,直把牙齿都咬得咯咯做想。灵珠子见了九凤,心中喜悦,连忙上得前去,问长问短,九凤也不卖弄脾气,两人相互调笑,与以前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天道大军已倾巢出动,你却前去,稳住阵脚,我去芦蓬之下禀报掌教老师。”云中子见了,连忙对张自然道。张自然心中不安,却终究要与天道弟子相见,只得带了西瓜,与阐教八仙来到阵前,就见廖小进几路大军杀来,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张师弟,师傅未曾亏了你,你怎的受了妇人蛊惑,做出叛教丑事。”廖小进骑了一头金龙,张牙舞爪,腾云驾雾的漂浮在半空中,声音滚滚下来。

    张自然不好回答,脸上挂不住,只得道:“不是这个事情。”西瓜上前冷笑怒道:“叛你教又怎的。如今元始天尊就要降临,只到一到,你等都与佛门三千佛陀一样,反手就成齑粉,还在此嚣张。”

    廖小进大怒,命鲲鹏道:“将这女抓了。”鲲鹏本是洪荒亿万妖众之师,但如今已是穷途末路,宛如那龙游浅滩遭,虎落平阳。没奈何,只好怪叫一声,扑了上来。西瓜骂道:“你这老狗,只配做奴才。”鲲鹏气得差点吐出血来,哇哇大叫。两人顿时斗在一起拼命。

    却说云中子化成一道金光,来到芦蓬之下,就见元始天尊与老子,立刻伏在地上道:“天道妖众倾巢而出,望老师指点个明处。”

    老子抬头看了看煞云,点点头,对元始天尊道:“正是时候了,恐怕西方教主前来生事,你我可去阵前了。”元始天尊道:“道兄说得正是。”当下两位教主下了芦蓬,朝西天而来。

    却说西方混沌中,准提道人突然起身,阿弥陀佛道:“如今还未到时,不必动身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笑道:“非是去两界关,只是有一事,那昊天上帝,瑶池金母本因果深重,奈何躲在瑶池之中不出,更又舍弃了几女,才躲避到如今。但奈何封神榜上有姓名,怎么都难以逃脱,是以我先前去,将其送上封神台后,正好下得两界关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点头道:“正要你去料理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