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两界关前,两教纷争。做个了段,此时,声势之宏大,远远超出自鸿蒙开辟,任何一场争斗,就连那巫妖大战,虽然惨烈,破坏极大,但毕竟圣人未曾出手,封神大战,虽然牵扯五圣,但通天教主首先是以一敌四,乃是个必输的局面,只是死撑而已。是以也没什么悬念。

    但如今却是不同,依照天势,乃鸿蒙开辟五十六亿年,一量之劫,本就煞云波及三界,就是躲在远古洪荒星空中的那些上古修士都不能逃脱,上次准提道人与周青大战,波及无量世界,毁灭亿万星辰,无数安静平和的修士死了个不明不白,如此惨烈,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昊天上帝,瑶池金母混沌中生,领悟玄穹**,瑶池中苦修一千七百元会,法力通天彻地,又韬光养晦,忍气吞声,不沾因果,到头来依旧上了封神台,躲避不脱。凡次种种,光怪陆离,莫不超越从前。

    光霞千万重,如波涛一般翻着花儿,从两界关一直向外扩散,不一小会,放眼望去,整个南瞻部洲都被笼罩了。一片馨香,白鹤长鸣,上游玉京。随后这光霞,五sè毫光依旧朝外发散,越过东胜神洲,再越东海,几乎是数个呼吸间,遍布了大半个东胜神洲。

    却是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自芦蓬上下来,元始天尊头顶显了庆云,庆云之上,有璎珞垂下,宛如华盖,上面金灯万盏,一同悬浮在半空之中,都有斗来大小,把笼罩三界的煞云驱散开来,翻翻滚滚。老子把头上现了三条清气,仿佛波浪大河,托着一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。玲珑塔沉稳异常,老子却飘然如云龙。扶扁拐,踏清气。

    那吕洞宾,荷仙姑,铁拐李,玄都**师,云中子,姜子牙,青牛,广成子等阐教八仙,释迦牟尼,乌巢禅师,定光欢喜佛等人都来迎接,只有西瓜,张自然两人要在阵前指挥。

    老子,元始一显神通,就听得当!当!当!钟声清越悠扬,西牛贺洲之中一片清光,看不分明,知晓是周清下来,老子不由笑道:“天道教主来矣,尔等弟子随我上阵前观看,却见那都天神煞术有何厉害之处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且不说高低,今rì就见个高低,破了他的就是了。”说罢,对云中子道:“盘古幡擎来。”云中子连忙将手中的盘古幡与了元始天尊旁边的南极仙翁,由白鹤童子捧了三宝玉如意。四方揭帝神撮起了九龙沉香辇,飘然朝得阵前来。

    老子却将青牛一指,青牛全身颤抖,一声闷叫,转眼就化为一大青水牛,高有丈余,全身青毛水亮,没一点杂sè,双角弯曲尖锐,威猛无比,都有四五尺长,四蹄却是雪白的颜sè,上面紫光巍巍,托起身体,又玄都**师牵了,与元始天尊一左一右,飘然到了阵前,西瓜张自然两人连忙拜见。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你且点了大军,也随左右,一起上阵前过天道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那太上老君,元始天尊来了!”

    人皇李宇,地皇李chūn两女皇正在后方御营中商量对策,行兵布阵之事,就见得天地变sè,当空是金灯万盏,清气托了一尊玲珑宝塔,不由惊讶,娇面惊骇的花容失sè。两位毕竟非圣人,三清威望,自鸿蒙开辟,就深进亿万仙佛巫妖的心中,虽然是两教争斗,圣人自有圣人磨,但终究是与自己为敌,如此强大,没有不害怕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虽是两教之争,于我等为敌,但毕竟是三清祖师,就是当年人皇轩辕氏,地皇神农氏,都免不得要恭敬,我两还需去阵前拜见一番。”地皇李chūn道。

    “无需此礼,两位陛下乃娲皇血脉,只尊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,那元始,老君地位虽高,不过术数不正,为妖人。不但如此,还有道不同,不相为谋之语言,况且那阐门妖教气势汹汹,要坏两位陛下大统。如何能够容忍。万万不可自降了身份,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天道弟子凌瑶琪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两皇切不可妄动,我等先去阵前观看。我教师尊相必也要降临,再做迎接为好。”三霄仙姑与赵公明道。

    那黎山老母乃散流金仙,不入四教之中,但以前乃两位女皇之师,如今前来助阵,在散流金仙中地位最高,听见此言,也点头道:“两皇不宜去阵前。”当下商量,就见周竹进来道:“我天道教主已道关前。还请两皇前去拜见。”

    两皇这才不敢怠慢。人皇取了娲皇剑,地皇取了娲皇箫,带领群仙,龙车凤架,一路滚滚到了阵前。就见天光大开,云光如水,钟声悠扬清越,震动三界,一道人持仗踏麻,自九天之上,三十三外飘然降落下来。身旁一对童男女,一青一红,身后是天道众弟子。

    见得掌教老师下来,在阵前守护的廖小进夫妇八人,灵珠子,敖鸾,申公豹,红孩儿夫妇,大狐狸周晨,小狐狸周璨,小昆仑,蓝神,毒龙,六瞳,飞熊,向辉夫妇一家,连同七位师兄师姐。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,董永,鲲鹏,英招,计蒙,穷奇,饕餮,开明兽,陆吾,红云老祖夫妇,许仙夫妇,轩辕法王夫妇等人都来拜见。

    连同人地两皇,周竹,黎山老母,凌瑶琪,三仙姑,赵公明,以及李家诸多皇子公主都来拜见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飞升地仙界后,这是第一此见道周清,想起人间种种,心中大不是滋味,但周清哪里理会这种蝼蚁?

    周清坐定,对人地两皇道:“不必多礼,此战一过,可受清净,你等当尽力教化人教,不得怠慢。”两皇连忙点头称是。正说之间,就见对面金灯庆云,玲珑宝塔前来,周清知道是元始天尊,老子上前,不由笑道,“随我上阵前去见过。”

    当下,周清就带领众人来到阵前,遥遥见得老子骑牛,元始天尊坐了九龙沉香辇,两位教主也带了弟子来道阵前。

    周清见了元始天尊,不由发笑,喝道:“元始,你为何不尊天时,领你阐门做乱,搅乱天数,罪过不小。还不退去,否则便叫你后悔。”

    元始指周清大笑:“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老子用手虚按了一下,也自笑道:“如今不与你做口舌,只是我如今前来,乃有两条,不得不与你分说清楚了,却叫你无词相对。一乃是我四教并谈,各自上榜封神。你天道中人多有上榜之人,我自前来,怕你护短,不叫应劫之人上榜,误了时间。徒然乱了天数。二来是你天道一脉,根基浅薄。就连你也擅长诡诈,俗气未除,连弟子都教化不好,却想妄为做人教正统,岂不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说罢,用手一指张自然,张自然便上得前来,见了周青,面如猪肝,浑身颤抖,嘴上是唯唯诺诺,过得好半天才吐出一句:“见过天道教主!”

    周清也不以为然,只是道:“我天道包容万法,zìyóu来去,正显示高明之处,你入得太清,虽叛我教,但乃魔障入心,自有天数,不必过于自责。rì后机缘一到,自有回头之时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听后,见得周清并不职责,不由心中激动,几番yù言又止。叛教本非他本意,乃是西瓜一阵蛊惑,他心智迷糊,又有金刚镯在手,神差鬼使,才酝酿成这般的情况,西瓜见这情景,心中不安,连忙上来,拉了一拉,张自然又迷糊了。只好不言。两人又听周青对老子道。

    “正如你言。今rì不做口舌,你曾为人教教主,如今正因教化不善,强以天道言人道,弄得杀劫绵绵。我等四教三商,才使你退下了。你又早使手段,惑我徒叛教,却来责我为诡诈,怎有这般大好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周清说过这句,突然话风一转,言辞异常激烈起来:“我自杀劫中起,上体天道,正为这一量劫主角,你纵然有千般言语,终归是个喧宾夺主,怎可奈何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失笑道:“你却有这番妖言,难怪是有恃无恐。”说罢,心中暗道:“阵前只他一人,先做过一场,叫其面皮不存,妖言破灭。”当下又道:“我等两教不必攻伐,手头上来见高低,你那都天神煞术不过乃盘古躯壳聚集之术,乃毛皮小相,却来立在阵前卖弄。”随后,对老子道:“道兄,今rì正好破了他的,叫他不能倚此逞凶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就依你所言。”对周清道:“且容你先布置妥当了,休说我二人欺你。”

    周清道:“只怕你两人进得出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听得九天之上白浪翻滚,奎牛吼叫,就见通天教主自三十三外碧游宫下来,旁边有无当圣母扶持着。旁边便有牛魔王,铁扇公主等人。周清见到通天教主下来,心中大喜:“道兄果来信人。”

    红孩儿上前拜见了父母,通天教主却骑奎牛来到阵前,与周清并立,见了元始与老君,胡须飞扬,面皮如火上冲,指定老子道:“李聃!元始!我四清同为盘古,你等却倚仗法宝,缕缕欺我。当年封神,使我截教覆灭。如今我重布诛仙阵,且看你再去寻四圣来破!”

    那无间道人,九凤,刑天,相柳,连忙把手中的诛,戮,绝,陷四剑挂上了诛仙阵的四门。

    那云霄,琼霄,碧霄三仙姑与赵公明见了乌巢禅师,然灯佛祖,心中早就大怒,上来拜见通天教主之后,连忙道:“老师在上,且容弟子了结恩怨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也好,如今正是了结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老子对通天教主道:“通天师弟,你毕竟火xìng未消,还如此狂妄,祸害不小。”通天教主大怒:“李聃,你可敢与我一决高下。”老子道:“你这小道,多年还是老样,怎能奈何得我,你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周清道:“你我两教迟早一争,先叫弟子了结因果,再分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三仙姑一听此言,连忙跳身出来,对乌巢禅师道:“你这泼魔妖人,可敢出来对阵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对乌巢禅师道:“你且前去,祸福天定。”乌巢禅师见躲避不脱,却也不惧,也就出来,大笑道:“尔等却又想尝试钉头七箭书的滋味?”

    三仙姑,赵公明一听,直气了个七窍生烟。哇哇大叫,那云霄仙姑祭起金蛟剪,就见两条蛟龙,金光闪闪,拦腰插来。琼霄仙姑也祭起混元金斗,来拿乌巢禅师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对赵公明,碧霄仙姑道:“今rì乌巢命该绝了,你却要取shèrì箭来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却就自红孩儿手中取了shèrì箭,shèrì弓,红孩儿道:“这兜rì罗网也有大用处。且的拿的。”赵公明连忙道谢:“完杀劫之后,一并归还。”

    碧霄仙姑取了兜rì罗网,一并杀了进来,把兜rì罗网一扬,便有一团乌金电云滚滚荡荡。漫天狂卷,朝乌巢禅师罩了过去。

    混元金斗,金蛟剪,都乃先天法宝,威力无双,乌巢禅师连忙祭起宝莲灯,七星挽月鞭迎敌,同时现了大rì如来化身。这三仙姑法力远远比不过他,因此对应轻松,只是有那赵公明拉开shèrì箭瞄了自己,不得不分出巨大的jīng神提防,不敢毫无顾忌的下手,因此被三仙姑围住,倒是战了个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燃灯念了句佛号,起得身来:“此时却是惜命不得,如今两教圣人各有顾忌,我与这三女也有因果,不如上前了结掉。杀死对方。才得安稳。”当下身体一晃,袈裟一闪,就跳将出来。

    “贫僧与三仙姑,财神也有因果,今天正好了结了!”燃灯一出,头上现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。刚好将赵公明的shèrì箭路程切断了。乌巢禅师顿时心情一松,大喜道:“今rì得完杀劫。”顿时毫无顾忌,全力出手,大rì如来真身全力流转,一轮红rì冲天而起,三爪金乌怪叫惊天,把三仙姑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情况顿时危机万分。

    “燃灯和尚!今rì你也难逃,定海珠拿来罢。”

    燃灯一跃了出来,刚刚站定,就见得人影闪动,竟然有十数条之多,宛如一群恶狼抢食,狠狠的冲了出来。却是鲲鹏,英招,计蒙,穷奇,饕餮,开明兽,陆吾,轩辕法王夫妇,其中更有那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。都要抢夺燃灯的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哗啦哗啦一阵乱响,仿佛蝗虫过境,燃灯刚刚跳出,还没回过神。就被这一群凶神恶煞淹没在其中,连人带化身,死了个不明不白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