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只见场中霞光乱闪,一片混乱,燃灯肉身瞬间溃灭,二十四尊高有丈六,全身闪动五sè毫光,摸样威猛无铸的诸天神将只闪现一下,就被冲上的众妖神,大巫杀死。巨大的法力波动使得场中的虚空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随后就听得玄妙清音响起,其中似乎伴随有梵唱。糨糊似的虚空中涌现出二十四丸拳头大小的明珠,光华耀目,神仙都看不分明,其中鱼龙蔓衍,光怪陆离,变幻莫测,演化出供各样的情形,似乎每一粒明珠之中,就有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燃灯以太古金仙之身,得先天灵宝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修成诸天神将化身,被阿弥陀佛加持了大职正果,为七大古佛之首,元觉祖师,修成无量神通,三界传闻本领大不可量,但奈何寡不敌众。围攻他的也都乃厉害角sè,不是上古妖神,就是上古大巫,就连那无间道人,也乃佛陀无量寿佛皈依天道教后所化。

    论神通,无量寿佛虽然略有不及燃灯,但两人对上,燃灯也不能就说稳胜了这位修成无量佛光的佛陀。那饕餮,穷奇,英招,计蒙等上古妖神也无一不输于他。尤其是刑天,相柳这两大巫单对单战燃灯,燃灯怕是还要取在先风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九凤这位修成玄冥元神的巫门第一人,论如今势力,燃灯对上九凤,也是难逃个死字,只是死得没这么快,没这么干脆而已。

    鲲鹏本为万妖之师,修为最高,但奈何流年不利,先失了河图洛书,元神化身,到最后,还被乌巢禅师在花果山yīn了一把,连肉身都失了,差点连xìng命都难以保全,本倚仗猴子时,夺了那东郭先生的天狼元神,但在九品大阵中又失去。他心急要几件先天灵宝,好恢复法力,是以见了燃灯,仿佛青蝇逐血一样扑了出来,心中就有算计。

    见得燃灯最后一下,被九凤一骨剑戳死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浮现了出来,鲲鹏心中急噪,怪叫连连,拼了老命将自己的天妖元神遁出,幻化成一只方圆数亩大小的巨灵魔爪,绿光油油,发了疯似的漫空暴抓,弄得天地皆是一团绿气。实在诡异绝伦。

    各大妖神,大巫也不甘示弱,纷纷使出天妖**。摄取这定海神珠。其中只有轩辕法王夫妇最弱,被众妖神庞大的法力催动了元气波动,把两人排斥在外,窜不进zhōngyāng。

    九凤一声娇喝,用手一指,泥宫丸中三光显现,骨白云雾蒸腾而上,其中拥着一个三尺高下的裸身女婴,正是玄冥元神。玄冥元神一出,顿时带动天地煞气,九天之上,黄泉之中,都滚滚吸纳上来。

    无数条白sè气浪似乎实质,粘稠无比,四面散发,把场中都裹住,就听得喀嚓喀嚓的乱响。那粘稠yīn冷的白气氤氲都凝聚成深深的骨刺,骨山,骨墙,无数骨架颤动得厉害,瞬间就拼凑起来,成了一尊尊的白骨魔神,都围绕中间的玄冥元神旋转朝拜。

    玄冥元神一出,立刻镇压住全场,场中庞大暴走的天地元气,法力波动立刻平息下来,一片深深的惨白骨朵,把众妖神,大巫都阻隔起来。九凤为人霸道异常,竟然催动了无上神通,要单独一人吞掉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那刑天,相柳也自出手,猛见白骨玄冥气一涌而出,不约而同的住了手。他们两个都为大巫,自然知道九凤的霸道,也不想去惹这巫门第一人的晦气。都是同出一门,不好为法宝做意气之争了,更何况眼下乃两教决战,在杀劫中分出个胜负生死。万万轻心不得。当以保全姓名为重。

    却说鲲鹏飞出元神化为巨灵魔爪,正要摄取定海珠,不想扑的一下,却抓在了一堆骨山之上。只感觉元神震荡,眼冒金星,那骨山似乎活物,恼怒起来,连连蠕动,朝鲲鹏包裹而来,略微一个变幻,就仿佛一张狰狞的魔口,要将鲲鹏元神吞噬掉。

    鲲鹏知道厉害,吓得连连惊叫,连忙将元神收回体内。见得九凤如此霸道,再场的妖神都是暴跳如雷。那饕餮披散了头发,猛的一下,把舌尖咬碎,扬起一个古怪的印诀。随着手势,一口吐出连串般的黄绿火星,只有豌豆大小,但数量巨多,仿佛一窝蜂的落到面前骨山之上,略一接触,就是漫天暴响,寰宇震动。

    碎骨纷飞,饕餮等妖神都动了真火,不惜耗费jīng血,发出妖门秘炼的妖皇雷,乃东皇太一秘法。这些妖神都是东皇座下,执掌远古洪荒天庭大位,个个地位显赫,名震三界洪荒。要不是巫妖大战,却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下场。教派都泯灭了,孤魂野鬼一样,还被人推来推去做替死鬼。

    巫妖两道本就不和,非但是不和,简直不共戴天。如今这些妖神虽然暂时归附了天道教,勉强不与几位大巫生事,但也不来往。都存了这般心思:一有变故,必定先把对方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现在都一冲出来,击杀了燃灯,抢夺定海神珠,就见得九凤霸道,顿时亿万年的仇恨都一同勾起,又在煞云的牵扯下,本就失了清明,更是疯狂,都拼了xìng命样的攻打九凤凝聚的骨山。

    九凤真身卷起一道红光,瞬息间就裹住了虚空中漂浮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,那些妖神的攻击,都由元神承受了。饶是她法力无边,这一下,也大有耗损,那玄冥元神一个哀鸣,七窍之中都喷出了白雾。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一声佛号传来,场外一股庞大无边的压迫陡然出现,千宝灵光闪烁一下,便如那山崩海啸,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。外围的骨山之上,凭空出先了一个肥胖无比,大耳垂肩,全身都是金黄sè的和尚,这和尚全身围绕了无数光华,头顶一尊佛陀相,密密麻麻的生长了一千只手臂,每只手臂上有拿有一样先天灵宝。高有千丈万丈,上抵到了九天之上。如须弥一样耸立。

    原来是释迦牟尼佛终于寻觅到了场中的混乱。破空遁进了场中。

    多宝如来,释迦牟尼如来真身。这位zhōngyāng娑婆教主至尊现在佛,虽然被女娲娘娘用绣球砸死了五大明王,但威势仍旧不减当年,全力出手,那毕生苦修的四大神通,太清仙光,玉清仙光,寂灭佛光,千宝灵光都使了出来。面前阻拦的骨山便被击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场中庞大驳杂的法力,煞云,白骨玄冥气,各样天妖真元又开始暴走!

    这无比混乱的情况中,释迦牟尼如来真身全力动作,夹带四大神通,以粉碎一切之势,朝zhōngyāng那玄冥元神化成的这尊三尺高,裸身女婴扑了过去。其势又猛又恶。

    无数白发红睛,爪锐身坚的白古魔神本是围绕这玄冥元神守护,突然见到危险,一个个都发出凌厉的尖叫,急促刺耳,宛如巴猿夜啼,此起彼伏。只见得如群蜂出巢,夹头朝释迦牟尼扑来,但都无用处。

    还未接触到真身,就被寂灭佛光一罩,仿佛庖丁解牛一样,全身骨架哗啦散落,刚要自动聚拢,就被随之而来的太清,玉清两道仙光绞成粉末,化为烟云一样消散了。

    九凤见得释迦牟尼突然全力出手,朝自己修成的玄冥元神扑身过去,当真是雷霆万钧之势,不可阻挡,不由大惊。

    这玄冥元神乃她耗费了无数年月,经历了无数磨难,后来皈依天道,得了周清传授天道十二卷,突然感察天道,顿悟而成,其中玄妙,不可语言。如若被打死了,自己也受重创,道行立刻倒退一大半,并且永无恢复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外面几大妖神不停的攻打骨山,这玄冥元神就有些难以抵挡,毕竟是才凝练百多年,虽然威力巨大,但毕竟火候浅薄。未成不灭之体,又没配合真身。担当不得众妖神与释迦牟尼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九凤匆忙用红光一裹,镇压住定海神珠,免得防止这先天灵物化光四面飞走,然后隐藏了灵气,到时候寻找起来,那就宛如大海捞针,异常困难了,非有机缘,否则不能到手。

    九凤真身一动,连忙扑来,一手裹住定海神珠,一手持骨剑,身如飞星过渡,电闪穿云,同时那玄冥元神嘤嘤叫了两声,正是婴啼,把身体展动一下,猛的飞起,便化为一道白光要回归九凤的泥宫丸中。

    夺了定海神珠,如今只要将元神归位,便脱了危险,九凤正可大展手脚,全力施展神通,将释迦牟尼这肥头耷耳的和尚打死。

    释迦牟尼虽然法力无边,但失了诛仙阵图化身的五大明王,九凤如今却也不顾忌此人了。

    元神正要归位,突然又起变化!

    释迦牟尼心思通明,早就算计到这一层,高高的天上突然光华闪烁,梵音不绝,千宝灵光正如那银河断裂,从天席卷下来,正巧截住了元神回归的路线。九凤怒急攻心,扬手就发出一团魔火,正迎上了那千宝灵光。不防那须弥山样的多宝如来化身,猛然一收,晃了一晃,就如海市蜃楼一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九凤暗叫不好,就见得那多宝如来又立在释迦牟尼真身头顶,两佛合一,竟然舍弃了玄冥元神,化身成一只巨佛手,凭空一罩,把天都遮了住了,满目只见得金黄灿灿,当头兜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来这一巨佛须弥掌。乃自身神通到了顶点才能运用出来,当年与猴子闹天宫,玉帝怕沾因果,请他降伏,就是这一手,猴子连筋斗云都没翻出去,就被压在手下,又使五行**成山,压了猴子五百年。

    九凤见巨佛须弥掌罩了下来,连连施展玄功变化,身形展动,变化成九头鸟真相,全身都是狰狞的骨刺,朝那佛手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欺我元神未归,好歹要拼过你死我活。”这一场拼斗都在电光火石中进行,一个眨眼,就生出无穷的变化。如来乘九凤元神未归,发势凶猛,九凤本就霸道,竟然倚仗自己不死真身,就算元神没归位,也要于如来拼个胜负。

    巨佛须弥掌凭空罩下,九凤化成真身,施展了玄冥变化,眼看就要碰撞一起,必定是惊天动地。突然,气势汹汹的巨佛须弥掌轻轻一晃,骤然缩小,轻巧仿佛飘絮,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轨迹划拉过九凤的身体。

    砰!一团红sè的雾状云雾爆开,一颗颗明珠又显现出来。巨佛须弥掌轻轻一抓,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如来早知九凤如今法力广大,就算乘这机会,也不能将其杀死,是以施展了平生绝技,迷惑住九凤,到最后关头,猛然变化,破了九凤的法力镇压,将定海神珠抓到手上。

    一分一合,九凤把元神收回,浑身一抖,恢复成女身,就明白了如来使用诡诈手段,不由气得浑身发抖:“今r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此恨不可消除!”仗剑便朝如来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!饕餮,穷奇,开明,陆吾,英招,计蒙,鲲鹏等妖神轰破了骨山,就见得九凤,怒火中烧,都发出天妖**轰来。

    “尔敢!”刑天,相柳本与那英招,计蒙两夫妇有仇,曾在洪荒星空中追杀两人上千年,才来到三界缝隙,后被周青降伏。突然见到这两妖神临阵倒戈,不由大怒,立刻杀来。

    刑天祭起蚩尤三yīn神爪,爪影排空。魔光如cháo。英招,计蒙两夫妇连忙转过身来抵挡。

    当下场中一片混乱,几乎又演成了当年巫妖大战的局面。

    也是劫数到了,巫妖之间的恩怨也要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“巫妖之间的因果,却还不是牵扯进去的好。”无间道人见得场中混战,不由心中暗想,就要跃身出来,却冷不防那那穷奇一妖雷砸来,不由大怒:“我本不yù争,你却先动手,那就怪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无间道人与穷奇大战起来。

    老子与元始见了场中的情形,不由大笑道:“天道教化如此混乱,却的自相残杀,还为人教正统,实在可笑。”

    却说鲲鹏恨极了乌巢禅师,两人虽然同为妖族,但仇却不共戴天,见得乌巢禅师战三仙姑,鲲鹏不由分说,怪叫一声,使出太玄天妖摄魄**,朝乌巢杀去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大叫道:“鲲鹏,你自来寻死,我却不能饶你了!”

    鲲鹏气得三尸神暴跳如雷,连连尖叫:“小畜生,却叫你与你爹一般。”乌巢禅师暗怒,却被赵公明以shèrì箭定住,不好全力出手杀死鲲鹏,只得让鲲鹏游斗。

    灵珠子见得九凤大战如来与几个妖神,心中不安,把一串牟尼定光珠一祭,悬在头顶,护住了身体,持了阿鼻剑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边定光欢喜佛一见,暗道:“今rì要完一场杀劫。”跳身出来,大骂道:“你这无父无母的畜生,却也出来送死,快快还我定光珠,还能留你xìng命。”原来这牟尼定光珠乃定光欢喜佛采集西方功德池中神泥祭炼,不知耗费了多少功夫,后来给了大弟子欢喜尊者,却被龙女傲鸾与九凤所杀,给了灵珠子,用天道心法重新祭炼,功效更是非凡。

    “你这yín佛,大言不惭。”见定光欢喜佛出来,不由惹怒了一对夫妇,却是红云老祖贺子博与许仙两家。当初那法海乃是欢喜佛门下,自然与许仙不共戴天,二是当年定光欢喜佛差点将晶儿抢走。

    当下两夫妇都抢了出来,贺子博夫妇双双祭起紫电锤,渔鼓,许仙把太yīn灭绝神球一抛,都朝定光欢喜佛杀来。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早知不好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惨叫,刑天战英招,斗得片刻,大发神威,一爪将英招肉身抓灭,随后灭了元神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计蒙见得妻子惨死,不由连连悲啸,奈何被相柳死死缠住。刑天转身上前,两人夹攻计蒙,不出数个回合,计蒙也被杀死。真灵一样上了封神台。

    刑天,相柳本就乃前古大巫,神通高出两位妖神,后又皈依了天道,学得巫门最高神通,又有rì月星辰之力源源不绝的供应修炼,这两妖神如今怎是对手。

    两位大巫杀死亿万年的仇敌,却是红了眼睛,复又来战饕餮,开明兽,陆吾。无间道人战穷奇,只剩下九凤战如来。

    如来一人战九凤,未免不敌,又见灵珠子扑了上来,虽然不把他放在眼里,却也腾不出手。

    那观世音菩萨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惧留孙古佛,毗那遮佛见得定光欢喜佛被追杀。都暗道:“皮之不存,毛将复焉?”都要出来。却被云中子上前拦住到:“不用前去,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老子对玄都**师道:“此是天道教中内讧,了结巫妖因果,不用搀杂其中。你取了太极图将如来接回就是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连忙取太极图一抖,化为一座金桥,九凤一见,知道厉害,连忙躲闪,却让如来上了金桥,又带了定光欢喜佛出了场地。九凤也不敢来追。

    那二十四颗定海珠被得二复失,被如来取走,九凤心中大怒。却自转身,夺过灵珠子手中的阿鼻剑。见得无间道人战穷奇,便恶狠狠的扑了上来,先飞出元神,罩定先穷奇,随后手起剑落,大好一头颅落在地上,元神被杀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无间道人暗道:“不yù多染因果!”转身出了场。九凤却来杀先饕餮,开明兽,陆吾。

    当下三人对三人,那饕餮,开明兽,陆吾,如何是九凤,刑天,相柳的对手,不出片刻,也被一一杀死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见得场中就剩自己一人,眼看九凤,刑天,相柳把在场的妖神杀了个干净,如来被太极图接走,不由心中大急,大叫道:“玄都道兄,快快拿太极图接我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道:“你虽为小乘佛门中人,但乃妖皇之子,太古金乌,此战了结巫妖因果,乃天数注定,我不能接你。怎的奈何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一听,心神慌乱,九凤已经持剑上来,对上了大rì如来化身。不出数回合,大rì如来化身猛的崩溃开来。

    砰!金蛟剪飞来,乌巢禅师慌忙躲闪,一身袈裟被剪了个片片飞扬。闪退之间,被鲲鹏一记妖爪抓去一大陀皮肉,流出了金黄的血液,似火焰般燃烧。

    “鲲鹏!”乌巢禅师恨的咬牙切齿,却奈何不得,就听得鲲鹏连连怪叫道:“和本祖师做对,从来就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不再言语,大吼一声,朝九天之上就飞。却被刑天,相柳拦住了。只得再斗起来。

    赵公明见状,用了全身力气,把shèrì神弓拉了个满月,却取了一只空箭,大叫道:“陆压小人,你今rì劫数到了。”嗖的一箭奔去。

    可怜乌巢,被许多人围攻,哪里还能躲闪,一箭正中后心,大叫一声,显了原形,一只庞大的三爪金乌望空就飞。碧霄仙姑连忙祭起兜rì罗网,一片黑云罩下,正好罩住了这金乌。

    赵公明又是几箭,乌巢禅师竟然shè死在网中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红孩儿上得前来,将这金乌残余元神封进了shèrì箭中,都道:“恭喜恭喜,今rì圆满了。”收了法宝不提。

    鲲鹏暗道:“真是便宜了这小畜生!”正骂之间,突然身体一紧,连忙一看,只见刑天,相柳两人牢牢的钳住自己,正值狞笑,不由大惊,尖叫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刑天道:“巫妖之间,怎的了结个清楚?”说罢,也不容鲲鹏说话,一把就抓死了,真灵上了封神台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高声叫道:“李聃,元始,如今巫妖因果已经了结,还不快见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老子大笑:“你却想坏面皮了,怎的不成全你!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