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老子见通天教主叫阵,怎的会害怕。就连元始天尊,也自持有盘古幡在手,并不担心。这两大教主,一人持盘古幡,一人持太极图,老君更有天地玄黄气生成的玲珑宝塔,先就立于不败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虽全了诛仙阵,但毕竟比不得盘古幡,太极图,混沌钟这三大先天灵宝。当年封神大战时,老君一人入诛仙阵中,倚仗了太极图,玲珑宝塔,通天教主用尽了手段,还是吃了不小的亏,但如今总算有了周青做帮手,因此通天教主也是自信满满,要将当年的场子找回来,再重整截教当年的声威。

    “有了根本,下一量劫,五十六亿年,又可大展手脚,不得寂寞了。”通天教主一是好战,二要面皮。明知那诛仙剑阵对老子无功,事隔了数千年,依旧奈何不得。但言语上却示弱,对老子不假言辞,自身也是跃跃yù试。

    周清自然深深明白其中的细节,此一战乃为关键,天道兴亡,此两界关前演绎,他心中却是通明,也有算计。连忙上前对老子道:“却的不急忙了,当年三商之时,你曾出言语,你我要分个高下。你我都为盘古所化,你乃盘古元神化太清之气,我乃肉身,本不相干,你却一味自大。妄自在我四清中称兄,本是尊你为老,但你却倚老卖老,一味出言霸道,咄咄逼人,今rì我便看你有何本领,我若降伏了你,你太清之道还是抛过一边,尊我周清之道。唤我为大师兄如何?”

    说罢,大笑起来。声浪滚滚。煞云尽散。此时,那苍莽山斗剑,正邪之间的因果,佛道只间的因果,巫妖之间的因果都几乎已经了结,是以三界笼罩的煞云都自消散的差不多了。那天光竟然从九天之上洒了下来,隐隐晃得两界关一片辉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是到了黄昏了。

    见得老子言辞锋利。咄咄逼人,周清也不客气,如今却是两教分个生死之关键时刻,自然不用再客气了。

    老子听得周清言语,不由大笑,拿扁拐遥遥的指定周清面皮,口语训斥:“你有何能,敢做我盘古正宗的大师兄?你既出此狂妄之语,却是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周清提起竹杖,点了点身下的法坛,头上云光似乎那清波荡漾,钟声清远悠扬,隐隐有金水激荡之声,一派悠然:“我掌天道大教,自不后悔,只怕你后悔。”说罢,用手一指,面前就是一片黑云,滚滚荡荡。煞气又重新凝聚,整个两界关一黑,仿佛是凭空飘来一大片片的乌云,把天光都遮盖了。

    都天神煞凝炼成的法旗招展,九天之上,那十二头都天魔神,冥王之相又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十二冥王不是真形,都是煞云凝聚的显化,似真似幻,垂身下来。落到了两界关前的地面,一面咆哮,一面张大了狰狞的血盆大口,每个血盆大口都仿佛一个门户。只见得里面一片漆黑,仿佛黑洞,把光线都吸纳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煞云凝聚成的玄冥真形,乃是一头太古巨兽,浑身无肉,通体惨白,全都是狰狞的骨刺,张开两只朱红似血的眼睛,另人望而生寒。

    那小乘佛教教主,zhōngyāng娑婆世界现在佛门教主释迦牟尼如来尊者见了,突然打了个寒颤,心中不安:“两教之争,劫云不要波及到我便是好。只要过了这一劫,可就清净了。”这如来见得周清使出神通,坠坠不安,他从九凤手中取了定海神珠,心中本是欢喜。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,每一颗都可化为诸天,也就是一个世界。曾经出世,照耀玄都。

    当年燃灯一抢夺到手,马上就立地成佛,修成古佛真身。只是燃灯自身不jīng,这定海神珠要以太清仙法炼了,才能将一点玄妙都领悟出来。是以燃灯虽然修成了诸天化身,但仍旧未到人与诸天相合的程度。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,场中周清与老子对话过后,提杖踏麻,从那煞云凝聚的玄冥巨兽口中进去了。对老子大叫道:“李聃,你不要光不炼,可敢进来么?”

    随后,人已经没进了口中,消失不见。只留下场中一片漆黑的煞云,围绕着十二张狰狞的巨口。zhōngyāng是无边的黑暗,随都看不清楚里面有些什么样的凶险。在场的阐教弟子见得周清进了那血盆大口中,不知道怎的,突然也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元始对老子道:“道兄,这天道教主要急于丢面皮,不如我等一同进阵,破了他的,也可叫他无词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无妨,我且先看个究竟,到底有甚玄妙,自将天道教主擒拿了。只是门下弟子,多有杀劫在身,还要完过。”说罢,取了离地焰光旗,对如来道:“你乃我化胡所演,立了小乘佛门,如今大乘入灭,你功德不小,只是沾染因果太深,有这一场劫数,你与玄冥之法有克,需要防过,准备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如来连忙接了离地焰光旗,心中大喜,连忙拜谢老子。

    老子骑了青牛,将太极图一抖,化为一座金桥,自场外通进了那共工氏的口中,昂然进了都天神煞之中。

    却说通天教主见得如来,定光欢喜佛,不由大怒道:“两个叛教之徒,还不出来领罪。”如来与定光欢喜佛却有些惧怕,只是不做声,元始天尊连忙道:“通天教主,你教化就弟子不善,因此你徒弃暗投明,先不责己,却来则人,真是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大怒道:“元始匹夫,今天非要见个高下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那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,三仙姑,赵公明等人都上前来,对通天教主道:“老师却要息怒。看那阐门中人,也多为叛教之徒,老师看那座上,有佛有道,成什么体统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见得截教弟子诽谤阐门,连忙抢身出来,大喝道:“尔等畜生,冒犯天颜面,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大怒:“云中子,你也敢出来叫喊。”当下提了青苹剑出来,要杀云中子。云中子见得通天教主暴怒,连忙回头就跑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骑奎牛赶来,元始天尊连忙出来,用三宝玉如意架住青苹剑道:“通天教主,你怎这般无礼。”通天教主怒道:“今rì与你不共戴天,好歹要见个高下,才见得好处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你有何能,今天便又叫你丢个面皮。”

    两位教主都是动了嗔念,就在阵前斗了起来,斗了两个回合,元始天尊见得通天教主剑法凶猛,连忙跳身上了九龙沉香辇,将盘古幡取出,就要震动。通天教主见得不好,连忙转进了诛仙阵。

    元始大笑道:“你不要跑。”把九龙沉香辇一拍,抢身进了诛仙剑阵之中。

    当下,两大教,四位圣人,捉对撕杀起来。

    却说如来得了老子的离地焰光旗,又听老子说起,“你与玄冥之法有克!”心中暗算天机,猛的一惊:“是了!当年我以五大明王曾经为围困了那与玄冥传人九凤,结小不小的冤仇,刚刚又抢夺定海神珠,冤仇更深,正要将其杀死,自己才脱得劫数。”

    当下起身,对玄都**师道:“眼下圣人之战,我等不为,但终究是有个两教纷争。正好乘机冲杀天道弟子。完我等的杀劫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赞同,只有张自然不做言语,西瓜对张自然道:“如今关键时候,你莫做迷糊。”’

    张自然连忙问道:“我心中不忍,你说要如何?”西瓜暗想:“这如来曾经欺我阿修罗道,正好叫他打头阵。与天道教做狗咬狗之势。”当下对张自然道:“可叫如来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只得依从,取了杏黄旗命道:“如来佛祖,你且上前叫阵,先完劫数。”

    如来正有这主意,当下对玄都**师,云中子,定光欢喜佛等人道:“天道教中尽是狡诈之徒,燃灯道兄就死了个不明不白,还望诸位道兄为我压阵,恐怕那天道妖徒群起而攻之。”

    姜子牙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如来说罢,把身一展,进了场中。对面阵中,人地两皇与天道弟子见得如来落到阵前,人皇李宇问道:“哪位上前擒了这泼佛。”周竹笑道:“还非要九凤姐姐出马不可。”

    九凤道:“这厮缕缕与我为敌,是要做死了。”灵珠子道:“你要小心。”九凤冷笑一下,提了阿鼻剑跃进场中,见了如来,大怒骂道:“你这秃驴,今rì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如来暗自小心,不温不火的道:“施主稍安。”九凤大怒,把剑一展,一条绿油油的光华斜刺过来。随后张启檀口,就有一团灰白的冷焰漂浮出来,照得全场惨白。白中又带有深深的绿光,说不出的诡异和yīn深。

    如来见得九凤一见面就下狠手,连忙挥舞出太清仙光抵挡,同时暗取了定海神珠在手,准备一下将九凤砸倒。这定海神珠他刚到手中,虽然不能运用自如,但在太清仙法的驱使之下,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威力,要将九凤达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九凤被如来抢了定海神珠,也知这胖头和尚异常诡诈,早就暗暗小心,飞出了玄冥白骨冷焰,突然将阿鼻剑猛的一震,一化亿万,千万条惨碧绿光同时从剑上shè出。

    哧啦一声!宛如裂锦破竹,破了太清仙光,当头朝如来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九凤得了阿鼻剑在手,端的是如虎添翼,威猛无比。玄冥**本是凶煞到了极点的巫法,阿鼻剑也是先天一点极凶暴戾之气在血海中凝聚成的,两者配合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如来大惊,眼见惨碧绿光铺天盖地,宛如大网一般盖了下来,忙将多宝如来现出,手持了离地光焰旗,先护住自己,与九凤大战起来。双方斗了个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而此时,周清与老子在都天神煞演化的世界之中,也斗了个不分高下。

    老子倚仗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一条条天地玄黄气挥洒下来,万煞都不能侵袭身体。自身骑在青牛之上,青牛四蹄翻飞,在太极图所化的金桥之上奔来奔去。

    周清头顶早现了混沌钟,仿佛丧钟,响得异常急促。

    两位教主一个持扁拐,一个持竹杖,你来我往,招招拼命,都打出了真火。周青面皮发红,衣衫纷飞。老子白须飞扬脑后,提了青牛,或上或下,扁拐不离周清面皮。双方打得是天昏地暗,宇宙崩塌。

    这两位圣人,都是七位教主中的楚翘人物,一个太清,一个周清。混元大道掌中存,两仪四相口中生。闲时创教讲道,教化万物,忙时开天辟地,灭杀众生。

    老子扁拐来得急,只是每一击打,都被混沌钟一想,自动惊开,丝毫伤不了周清,心中暗道:“此人也有神通,不好胜他。需用太极图持住他的混沌钟,才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暗暗算计,斗了几个回合,突然把青牛一提,下了太极图。用手一指,太极图舒展一下,上升起来,一个旋转,朝周清裹来。

    只见太极图一展一划,虚空之中五sè毫光照耀,都天神煞大阵中滚滚的煞云,升腾的魔火,无量的魔神鬼怪,哪里伤害得这位太清至尊。太极图一出,那都天神煞纷纷消散,阵中本是一片漆黑,现在却被五sè毫光充塞。

    大阵的运转一一被定住,隐隐显现了十二杆巨大的法旗。

    外面周竹死死的盯住了场中滚滚的煞云,虽然是一团漆黑,但现在却突然有五sè毫光透shè出来,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太极图乃是当年开天辟地之时定地水火风之无上圣器,都天神煞旗终究要差了一筹,老子见伤害周清不得,正是要先破去这十二面旗。周清早就预料,连忙将混沌钟飞起,陡然翻了个转,钟口朝上,就朝太极图兜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两件圣器斗得激烈,混沌钟敌住了太极图,阵中的煞云又滚滚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老子见得周清拿混沌钟抵住了太极图,忙把头上道稽推了一推,一股清气冲上,一化为三,落地便化为三个道人,大叫而来。自己却纵了青牛,持了扁拐,大笑击来。

    周清知道此乃老子一气化三清了顶级神通,知道老子如今还有天地玄光玲珑塔在头顶,自己无论如何,都伤他不到,而自己却拿混沌钟斗了太极图,有败无胜。猛就见老子落在面前,一拐打了下来,连忙抵挡,就又见后面清光一闪,一道人黑须飘飘,持一口宝剑朝自己脖子杀来,连忙一翻身,闪到了西边。

    不料,又有一道人高古奇冠,持一拂尘迎头就打。周清连忙一挥手,一道混沌都天神雷炸出,将面前的道人炸成一团清气息,就听得身后大笑,老子与其余两个道人又杀个过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被炸散的道人又凝聚起来,哈哈大笑道:“天道教主,你还是受伏为好,免的坏了面皮。”

    周清被这一变故,闹了个手忙脚乱,幸亏自己乃盘古肉身,擅长变化,未曾被老子打到。刚一定神,大吼一声,身体暴涨,顿时肌筋虬结,盘古真身显现而出。整个阵中的滚滚煞云都围绕这尊盘古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周清化了盘古真身,身体喀嚓一个响,就有十二块分裂出来。依次化为玄冥,后土,共工,祝融,帝江,蓐收,句芒,天吴,烛九yīn,良强,奢比尸,弇兹十二大巫门之祖。一起朝老子杀来。

    周清又恢复了元身,再来战老子。老子一气化出三清,四人来战周清十三人。

    老子持有天地玄黄玲珑塔,提牛纵横场中,竟然丝毫不惧。与周清杖来拐往,哈哈大笑:“天道教主技穷矣。”

    玄冥xìng子最急,见老子嚣张,不由大怒:“你这老匹夫,怎的与你甘休。”当下提了两口骨剑,奔杀过来。老子用手一指,头上玲珑塔旋转不停,天地玄黄气将玄冥阻隔在外,哪里杀得进来。

    玄冥暴跳如雷,又一剑杀来,老君一个闪身,纵了出去,不知怎的却到了玄冥背后,一扁拐打来。周清连忙过来与帝江等过来阻挡住。

    只因老子有玲珑塔,周清攻不进来,因此总是处在被动。

    混战之中,玄冥被老君一拐打中,身上的一身白骨铠甲被打了个粉碎。人也跌落进了煞云中。玄冥不由气得脸sè发青,七窍生烟。不由提剑出了大阵。

    “今rì受此大辱,怎的甘休!却去找女娲分辨了。”玄冥出了大阵,就想上天来找女娲娘娘,猛见场中,那九凤正与如来大战,如来催动了离地焰光旗。周身都是五sè光焰,九凤飞出了玄冥元神,却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又是如此,老匹夫一门,都是如此,顶个乌龟壳,叫人奈何不得。现在连门下也来欺我门下!”

    玄冥一见,更是大怒,连同刚才的恨意一起勾了起来。老子顶个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她奈何不得,如今如来也顶个旗子,她徒弟九凤也奈何不得。怎的不另玄冥怒火万丈。不由身体一闪,竟然杀入了场中。

    却说如来战九凤,九凤久战不下,心中焦躁,娇喝连连。如来心中暗喜,正要祭起定海神珠。突然心中没由来了一股jǐng兆,不由暗惊。正要细想,仔细应对,突然就见五sè光焰之中白光一现,随后出现一个模糊身缠白纱的美貌少女形象,隐隐约约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莫非对方使魔法迷惑?岂不是笑话?我早已大乘寂灭,六识虚空,外魔怎能侵得我的心神。”

    如来正想,就听见刷的一下,离地焰光居然被一股大力撕破,一股冰冷,yīn深深的凉气透shè了出来。如来不由又打个寒颤。这个寒颤还未打完。猛然脖子一凉,头却被一口骨剑割了下来。就见一道白光,冲天去了。

    九凤也不知什么事情,猛见离地焰光一开,心中大喜,连忙冲杀进去,阿鼻剑几个纵横,满场都是惨碧绿光,一个照面就将释迦真身分了尸。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那多宝如来却被玄冥元神罩住,四面挣扎,九凤杀了真身后,便将身神合一。也自杀死了。

    失去了如来真身,这多宝如来虽然厉害,但怎是九凤的对手,猛的一个爆散,只见晶光照耀的人的眼睛都迷糊了。

    对面场中的玄都**师勉强看时,只见那凝聚多宝真身的千件先天法器宛如流星雨一样,四面暴散而去,一颗一颗的晶光都是先天灵宝,都散落,分布在三界中去了。

    九凤也不稀罕这些天先灵宝,杀了如来,心中却也莫名其妙。连忙抢了定海神珠,就见玄都**师将手一招,却收回了离地焰光旗。

    张自然见了,对西瓜惊道:“如今怎样?”西瓜也暗暗惊讶:“这群和尚乃我修罗死敌。自然是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命道:“毗那遮佛去走一遭。”毗那遮佛大惊,定光欢喜佛见得西瓜使坏,暗暗嫉恨。连忙道:“等两教圣人分出胜负,再来计较。”

    惧留孙古佛也道:“正是此理。”太乙真人见得惧留孙凄惨,终究以前是同门,现在不忍心。连忙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得九凤在阵前叫骂,心中恼怒,一味道:“怎容得对方嚣张,徒坏了阐门大教的面皮。”张自然见西瓜坚持,连忙把杏黄旗一举道:“毗那遮佛去走一遭!”

    毗那遮佛没奈何,只得来道阵前,九凤冷笑道:“又来一个送死的了!”

    毗那遮佛面皮通红,大叫一声,把身纵起,竟然朝场外投去。却是临阵脱逃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脓包!”人皇,地皇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,这边天道弟子,截教弟子,都大笑起来。指着对面嘲笑起来。

    阐教弟子个个面皮无光,却也奈何不得。凌瑶琪对人皇道:“眼下正是时机,我等一齐冲杀过去,正好一举灭了阐门。”

    人皇摇头道:“不妥,此举有欠光明,还等两教圣人定过之后,降下法旨来,否则因果牵扯不清,rì后大有麻烦。况且教主未分胜负,我等也是枉然。”廖小进道:“此是正数。”人皇既然出言,天道弟子也不在坚持。

    却说毗那遮佛仓皇出逃。向北方飞去,突然见到前面香风阵阵,见有一群女子中间拥着一位圣母,拦在面前。毗那遮佛猛一看,原来是天道圣母云霞等青丘众人。妲己也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“毗那遮佛,你今天劫数到了。不要跑!”

    毗那遮佛大怒:“一窝sāo狐,却来对佛爷无理。”妲己大怒,就要出手,云霞已拿五sè神光洒来。毗那遮佛自知不敌,连忙就跑,不想斜里刺来两道黄光,连忙一看,却是那金羽仙子与大鹏明王。

    两个金翅大鹏鸟把山河社稷图猛的抖开,毗那遮佛躲闪不及,一头撞进了其中,被擒拿起来。

    大鹏明王对云霞道:“尊女娲娘娘之命,前去两界关助阵。”云霞欣然道:“最好。”当下众人到了两界关前落下,天道弟子连忙拜见。云霞道:“将毗那遮佛到阵前杀了。显我天道法力。”

    廖小进连忙提了毗那遮佛,到得阵前,大叫道:“你等覆灭在既,自然难逃!”随后一剑将毗那遮佛砍死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等人都是大惊:“如来都死,毗那遮佛也没逃脱,我已然是难逃了。却被这群人给卖了,不如拼死一搏。”

    当下对三菩萨,惧留孙使了个眼sè。这几人同命相连,都自明白。突然同时大吼一声,暴身而起,定光欢喜佛猛的窜了出来,寂灭佛光一卷,朝西瓜卷来,那三菩萨,惧留孙却分各方向逃了。

    西瓜一时不察,却被定光欢喜佛卷了个正着,一下落进其中,定光欢喜佛怪叫一声,一下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张自然大惊,连忙追赶而去。那云中子,玄都**师都大惊,八金仙却要追赶,云中子阻止道:“却是狼子野心。等两教纷争过后,再做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云霞见得对面发生了情况,那小昆仑,大小狐狸,等人早就摩拳擦掌,连忙上前道:“我等前去追赶。”云霞暗道:“虽有劫难,却是无妨,正要完一场杀劫。”当下对红孩儿夫妇,温蓝新八大弟子向辉等人道:“你等一同追赶。”

    当下数十个天道弟子飞赶而去。那许仙夫妇也道:“我等去追杀定光欢喜佛。”当下追了前去。

    却说玄冥吃了亏,杀了如来,径直上天来见女娲,冲进宫中,就见女娲娘娘默坐,不由叫道:“姐姐为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早知其意,只是有些为难:“如今两教纷争,不好插手。”玄冥大叫道:“姐姐得了太清老匹夫的人教教主大位,已经是破了面皮,下一量劫,那老匹夫也未必会甘心,姐姐何必一味忍让,只怕rì后吃亏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也有算计,玄冥不依不饶,纠缠得紧张,只得道:“如此,那我便砸一绣球,好歹助你出口闷气了。”

    玄冥大喜道:“姐姐必定永为人教教主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取了绣球,却先捏了符诀,就见得下界都天大阵中老子与周清大战。心道:“如天道教主不敌,又要多生出事端。吾大位也有些不稳当。”当下用了全力,绣球化为一片红光,朝老子头顶的宝塔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却说西天教主阿弥陀佛也知这情况,“却要出手了!”忙取了接引宝幢,也念动真言,全力朝老子砸去。

    那准提道人自杀了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,却看形势,一见这形势,不禁大喜:“老子曾坏我面皮,今rì正好叫其吃了大亏,免得rì后一味嚣张。”却也将手中的七宝妙树使了十二分的气力丢了下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虽与周清也有仇怨,但现在不是了结的时候,只好先将老子打倒,争回这个面皮,rì后再去计较。

    这三位教主三件法器同时朝老子砸来。瞬间就进了都天大阵中。

    老子正大战周清,却见玄冥出了大阵,心中暗惊,扁拐使得风般的急,周清奋力抵挡,一面驱使混沌钟斗太极图。都天大阵一鼓一涨,那十二面大旗哗啦哗啦的响。

    老子正要使神通退了周清,再将十二面旗打破,破了这阵,却不料心头一颤,当下就知晓了天机,随后那绣球,接引宝幢,七宝妙树同时砸来。

    三位圣人同时出手,更加上阵中还有一个,老子连忙全力运起天地玄黄气。把玲珑宝塔升在半空,挡住了三宝。

    正再这时,都天大阵中突然进来一人,却是通天教主,提了奎牛,持剑朝老子杀来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在后面追赶,也进了大阵。就摇盘古幡,通天教主把奎牛一送,迎了上去,那盘古幡正中奎牛。就听这奎牛闷叫一声,死于非命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乘这机会,用手一指,诛,戮,绝,仙四口宝剑纵横全场,朝老子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子终于抵挡不住,只得飞身一晃,收了太极图来抵挡。周清大吼一声,混沌钟一转,飞打过来。老子连忙把身一纵,就要跑出阵,却迟了一点,被混沌钟一下撞到了腿,那青牛受了这般的撞击,大叫一声,顿时被震得肉身溃乱,元神齑灭。真灵却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老子不敌,跳出阵来,座下的青牛还是被周清一混沌钟打死。

    周清抢身出来,复又与老子争斗,元始天尊连忙上前来,凭空却降下阿弥陀佛拦住元始道:“如今天道教乃杀劫中主角,不可喧宾夺主。”元始大怒,使盘古幡就摇,阿弥陀佛却进洪荒星空中去了,元始又见准提道人上前:“元始,你今rì难逃。可敢于我一战。”

    元始大怒反笑:“两个小人。”当下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周清与通天教主战老子,也进洪荒星空中去了。只听得周清与通天教主声音传来道:“凡我弟子,可完杀劫。”

    轰隆!听见了教主法旨,人皇连忙将娲皇剑一扬,天道弟子都杀了出来。那阐教弟子,云中子等人一见,也杀将出来,形势顿时恶化。场中混战起来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见这情景,莫名其妙的兴奋,热血沸腾起来。“做过这一场,就可永远无事了啊!”当下怪叫连连,与鸿雁冲杀出来。正碰到姜子牙,如见仇敌,不要xìng命的争斗起来。

    广成子一见,连忙祭起番天印,飞出了天狼元神,都朝轩辕法王夫妇杀来。

    轰隆!轰隆连响,场中混乱无比,坚固的两界关已经完全崩塌,地面被庞大的法力引动天地元气裂开,那千丈万丈深的地火岩浆仿佛世界末rì一样的喷了出来,上接到天。随后这破坏宛如瘟疫一样延伸了出去,扩展到南瞻部洲,西牛贺洲,东胜神洲,北芦俱洲。

    两教的亿万大军也冲进场中,完全撕杀起来。就见得血与火,宝光映照,大舰林立,不停的发出毁灭光芒。雷火,剑光把虚空都震塌了,一个个空间组织成的画面支离破碎,仿佛碎掉了又重新拼凑起来的镜子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猛见情况变幻,已经摸不到东南西北,两人紧紧守护住,就见广成子杀来,连忙抵挡,却落进了阐教数千万,数亿的大军包围中,无数光华轰来,首先是轩辕法王的魔罗伞被碎了,随后两人的防御法宝被轰了个粉碎,广成子一番天印正中了轩辕法王脑袋,打成了肉酱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鸿雁随后也被杀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