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大哥!”六瞳运起天道变化中的共工神通,这名为洪荒水劫的神通,运用起来,肉身全部都化为一道万丈匹练似的水幕,蔚蓝晶莹,宛如天河断裂后落到人间,四面狂涛疾卷,无数阐教大军被卷进了洪荒水劫之中,连惨叫都没出声,就被洪涛绞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喀嚓,喀嚓!一艘艘的大舰被六瞳用自己成道所炼的本命法宝翠瞳峰砸了个粉碎。而六瞳自己肉身已经化成了水幕洪滔,可聚可散,一般法宝,却是伤害不了他。

    见轩辕法王被围困进了大军之中,六瞳拼了xìng命,奋起神通,闯进了其中,就见广成子祭起番天印将轩辕法王一印打死,不由得双目发红。

    “广成子,你拿命来填罢!”六瞳怒吼一声,浑身恢复了真形,人也与那翠瞳峰合一,化成一只巨大似乎水晶模样的六眼蟾蜍,朝广成子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广成子笑道: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!”把头一拍,一股清气冲上,托一朵金光闪闪的莲花,大有千余亩,一片辉煌,人仿佛在金云之中。六瞳哪里能够近身。这一品金莲乃是广成子在破九品大阵之中,食了阿弥陀佛一品莲台。这莲台乃西方教立教之宝,六瞳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用手一指,天狼元神银光闪闪,宛如水银泻地,cháo水般的涌来,瞬间就把六瞳覆盖住。六瞳身体一顿,挣扎着分离出翠瞳峰打来。广成子连忙祭起番天印对打过来。

    番天印乃上古天柱不周山被元始天尊凝炼成,与广成子镇洞之用,六瞳的翠瞳峰同样是山峰凝聚,本就是仿制的番天印,如今对上了。自然不及,两座山峰在空中撞击,对个正着,翠瞳峰被番天印击了粉碎!

    翠瞳峰碎,广成子连忙拿取出一物,却是涡泫神芋。这涡泫神芋本是南郭先生之物,后南郭先生被猴子杀死,落到了鲲鹏手里,破九品大阵之时,鲲鹏被广成子打败,这法宝便最终落到了广成子手中。

    “乌拉!”“乌拉!”两声吹奏,声浪杀人,六瞳浑身一个颤抖,扑的一口,喷出鲜血来。当年白起都被吹死在阵中,况且是他。亏得他虽然修习巫门**,但却有元神守护真灵,是以没像白起那样当场身死,但一下也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广成子见状,连忙又一番天印打去,六瞳勉强提了一口真元,施展玄功变化躲了过去。却跌进了乱军之中。被阐教大军乱雷轰破了肉身,随后大舰之上的纯阳烈火倾泄下来,一声大叫,化成齑粉,真灵朝封神台去了。

    广成子隐藏在大军之中,杀了六瞳,就见得面前血影飘摇,一年轻人,身高九尺,猿臂蜂腰,面如冠玉。一手仗剑,一手持一青铜大盾,古朴非常。头上现出血光,化为十三尊血神。认得是周青大弟子廖小进。身旁还跟了盘丝洞七仙女。

    这廖小进带了一路大军,后面跟了毒龙,蓝神,飞熊,为将领,宛如一只毒钻,使劲钻进了阐教大军之中,由于血神开路。所向披靡。一路无数兵将被血神吸成了空壳。

    四面混乱无比,尽是火焰!岩浆!宝光!人群!大舰!惨叫!鲜血!雷光!轰鸣!天崩地裂。五行元气都混杂成一团。广成子已经看不清楚自己的师弟在哪里,也无法多看。猛见廖小进杀来,连忙将头顶的一品金莲飞出,裹住了血神,却把身体一顿,隐藏在天狼元神的银光之中,祭起番天印朝廖小进打去。

    廖小进只见血神受了阻,一匹太古双头大狼,高有万丈,张开血盆大口,当中咬下。连忙将手中的刑天盾牌一抛。上面蝌蚪咒文上古巫咒游离而出,瞬间就交织成一面大网,网住了这天狼元神的头颅。随后太古巫门秘雷纷纷发出,炸得天狼怒吼狂叫。

    巫妖不两立,这刑天盾乃上古蚩尤一脉,九黎一族历代大巫用心血设坛拜天祭炼,威力已是浩大,专对妖族,后又经过周清用天道**重新洗练,廖小进正是蚩尤血脉,九黎正统,使用起来,得心应手,一个照面,就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不过这天狼元神只是广成子一个身外化身,用来诱敌,随之而来的就是番天印这个真正的杀招。

    刚刚击退了天狼元神,就见番天印飞出,却一个变幻,朝自己身后的盘丝洞七女打来,廖小进大怒,猛的变化,头上长出角来,却是显现了蚩尤真身。砰的一下,番天印正中胸膛,只打了个火星四溅,身体颤动。向后就仰。随后一个翻身,大叫道:“广成子,今rì你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见番天印都伤害不得廖小进,却也知道此人早就修成了不死之身,连忙施展上清变化之术,隐藏在天狼元神中,吹奏起涡泫神芋,想以音攻杀死廖小进。廖小进毕竟是法力深厚,一面运起天道变化镇定住真灵,另一面与盘丝洞七女发出蛛丝,漫空都是银丝缠绕,想将广成子拿住,但奈何广成子一是法力深厚,二是狡诈异常,又有那一品金莲护住,双方各都奈何不得,斗了个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“尔等带军去将阐教大军剿灭!”廖小进见得久战不下,连忙命手下的毒龙,蓝神,飞熊。

    蓝神三人领了命令,却把身体一展,就见一条淡淡的蓝光穿梭,每每一遇上大舰,就见那蓝光轻爆一下,一只巨大狰狞的蓝魔怪爪的虚影一闪就消,而那艘大舰却支离破碎,上面的士兵将领大叫嚷嚷,都驾了剑光飞身出来。就听得呱呱大叫,飞熊将手中的白骨幽魂幡抖动,千条黑气,万道寒烟笼罩住了。

    随后毒龙带领了天道大军滚滚杀来,这些阐教士兵立刻淹没在其中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杀劫,愈演愈烈了。

    毒龙,蓝神,飞熊正在一角大势收割生命,正碰上了姜子牙带了西昆仑弟子领大军滚滚杀来:“邪魔,休得放肆!”飞熊三人就见姜子牙旁边一女一僧,女的异常高贵,仿佛金仙一流,那僧虽老,却也是神光闪闪。

    飞熊认得,那女的乃是南展部洲青埂峰上化音宫宫主化音仙娘,那僧却是妖僧鸠摩罗什。都与这姜子牙乃是好友。

    当年这一女一僧在小狐狸等人出游之时,门下弟子还有过冤仇,被小昆仑用乌灵冥刀杀死几个。正是有了这一个因果。是以两人这次带了弟子前来完杀劫。

    当下但三对三人,捉对撕杀起来。

    毒龙战那化音仙娘,见得对方貌美,气质不俗,清丽万分,不由得起了yín心,秽语调笑,那化音仙娘大怒,飞出镇宫之宝化音神刀。一片渺茫的仙音之中,刀如龙蛇电走,这化音仙娘也是上古金仙。毒龙不敌,连忙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化音仙娘冷笑道:“天道yín徒,看你今rì怎脱得劫数。”一面使刀追来。

    一口漆黑,形如鸟身的宝剑斜斜飞了过来,正好敌住了化音神刀,两方纠缠起来。毒龙一看,却是申公豹提了帝江剑来援,后面还跟了牛魔王与铁扇公主,玉面娘娘一妻一妾。

    “你这婆娘,休得猖狂了!”牛魔王大吼一声,五指一扬,虚空涌出五行大山,轰然压下,那化音仙娘连忙抵挡,却被申公豹一剑穿心,随后一绞,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牛魔王杀得xìng起,却冲过来,见得蓝神战鸠摩罗什。连忙擒出了混铁棍,上前助战,两人一夹。斗得几个回合,砰的一声,鸠摩罗什被牛魔王一棍砸死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

    飞熊战姜子牙,一人使上清仙光,一人使天道变化,也不分胜负。那西昆仑太元真人,太沧身人,太玄真人都来助战,形成了阵法,却将飞熊围困在内。飞熊倚仗幽魂白骨幡游斗,这时,申公豹已经赶了过来,一见姜子牙,顿时怒大冲冠,把帝江剑一挥舞,就地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毒龙,牛魔王夫妇,蓝神也自杀了进来。就听得惨叫,血雨纷飞,不出十数个回合,千多名西昆仑弟子被杀死了一大半,只剩下几个死命支撑。姜子牙见势不妙,连忙要跑,却被围住了,眼看就要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“天道妖徒,休伤我道兄。”就听得龙呤惊天,传来了马蹄之声,滴答,滴答的。十分怪异,牛魔王心生jǐng兆,连忙跳过一看,就见一道人,骑了一匹龙头马身,全身金黄,只有四是火红的颜sè,这龙马从虚空中一踏而出,就有一股惊天气势滚滚荡荡。

    “神农氏坐骑!”牛魔王一见这龙马马蹄朱红,仿佛火焰,就知这龙马乃神农氏坐骑。五帝,轩辕,神农,伏羲,有巢,遂人分为黄,赤,青,白,黑。这龙马坐骑,乃先天五行jīng气孕育的jīng灵,吃老君炉中丹药。威能无双。

    这次一量杀劫。五帝也有因果,只得将坐骑派下,明是车裂那巴立明,其实还是了结因果,替代自己。

    “赤jīng子道兄,快来救我!”姜子牙见龙马上坐的乃是赤jīng子,不由大喜。连忙高声叫喊。赤jīng子骑了神农氏龙马,来去如电,一下就杀进阵中,头顶上显现出一品莲花,做火红之sè。

    牛魔王心有顾忌,先就退开,赤jīng子取出yīn阳镜晃了一晃,毒龙一个躲闪不及,正被那白光罩住了泥宫丸,顿时元神沸腾,大叫一身,死于非命,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。赤jīng子冲进了场中,一下把姜子牙抓上了龙马,申公豹大怒,气得哇哇大叫,就要追赶,赤jīng子连忙取yīn阳镜晃来,申公豹大惊,仗了帝江剑速度绝伦,险险的躲了出去。就听得滴答!滴答两声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广成子!休要在这里纠缠。快去阵前与天道妖徒决一死战!”赤jīng子骑了龙马,瞬息万里,如光如电,直接穿越虚空。四面游走,猛见广成子正与廖小进夫妇争斗,连忙大声叫喊,拿了yīn阳镜子朝廖小进乱晃,一举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廖小进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见得龙马,天生的蚩尤血脉就感觉不好,心中连连jǐng觉,收了刑天盾,护住七位妻子,只道:“你们小心。不要散开了。”正要把神通运到极点,与来的赤jīng子,广成子大战。

    蚩尤当年被五帝龙马车裂,廖小进禀承蚩尤血脉,骨子里面天生就有因果,是以他也不躲避。摆明了要分个高下,将着因果都一并了段了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赤jīng子只晃了几晃,便不再动手,广成子已经化成一道金光上了龙马,又是两声滴答,滴答,不见了踪影,不过廖小进蚩尤血脉对龙马有感应,知道那龙马却往阵前去了,不由得吃了一惊:“师娘就在阵前,莫要有什么散失才好。”当下猛的催动血神,与七个老婆又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申公豹,牛魔王,蓝神,飞熊,铁扇公主数人还阵中带兵冲杀,直杀了个尸山血海,yīn魂如麻。

    此时,那场中阵前有更大的场面!

    五匹龙马上面分别坐了玄都**师,云中子,赤jīng子,道行天尊,太乙真人。其余阐教金仙,都显现了一品莲花,照耀虚空,几乎又重新结成了一座莲台。那旁支的张道陵四大天师。赤脚大仙,黄角大仙都进了莲台覆盖的两仪微尘大阵中,主持阵法的运转。

    玄都**师持了离地焰光旗,丢出乾坤图,风火蒲团,云中子持了混元一气太清神符,两人在两仪微尘大阵中大战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。

    龙马奔腾,来去如电,这五人仿佛炼了帝江神通,比那大鹏明王,金羽仙子还要来得快速。加上那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砸在地上,成了两仪微尘大阵,天道教四大主力虽然强横无匹,但依旧奈何不得阐教众人。

    此时,天道教众这边,人地两皇都聚集在云霞仙子座下。有妲己,周竹,青丘诸女,红云夫妇,无当圣母,赵公明,云霄,碧霄,琼霄三仙姑,董永,金羽仙子,大鹏明王,凌瑶琪,敖鸾,黎山老母,凭空却又降落下龙吉公主与八太子。

    云霞仙子神sè凝重,头上星辰闪耀,出现了五sè神光修成的五大化身。两旁也有两女子,一白一绿,却是河图洛书修成。取出rì月星辰旗,就地一摇,念动真言。随后斗转星移动,天地突然间一片漆黑,所有的天光都消失了,随后星辰点点,虚空中出现一颗颗硕大无比的星辰。圆球一样的流转。

    周天星斗大阵的威力便完全显现了出来。一缕缕璀璨的星光宛如雨点一样的砸了下来,夹杂在血火,宝光之中,说不出的绚丽。

    轰隆!无数天兵天将自天上降落下来,温蓝新坐龙车,旁边有仙女捧娲皇琴,那龙天龙地,jīngjīng儿,空空儿都杀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蓝新来见云霞,当下是天,地,人三位娲皇氏都聚集了,天道教声势,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。

    又有擂鼓,喊杀之声,伴随着似乎海cháo汹涌一样的水声,四海水兵,由三大龙王杀了上来,原来温蓝新执掌天庭,命了四海水兵也前来助阵,只要能调动起来的大军,都滚滚会聚而来。

    “此一战!统一人教,灭杀阐门,诸位都有杀劫在身,各自完成后,可享五十六亿年清净。”

    天,地,人三皇都举起蜗皇法器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冲杀了过去!

    此时,天道大军已经完全占了上风。天道弟子都冲进了两仪微尘大阵中,要将元始天尊弟子全部灭绝。

    杀劫,终于冲上了高cháo顶峰!

    这片血与火,毁灭末rì般的杀劫之中,天道教,阐教两门弟子连同两教主大军,亿万之众,个个如疯虎一般,眼睛之中是一片血红。自鸿蒙开辟,孕育了五十六亿年的最大杀劫终于开始了。这两界关前,无论是山山水水,还是城池人家,丘陵树木连同最深的地底,都被搅成了一片糨糊。无边的煞气都往这边凝聚,随后又散将开来。波及三界。

    地仙界中每一处地方,都感觉到颤抖,煞气的弥漫,异常惨烈的气息传进了三界每一个修士的心中。就连那地处最边缘的北芦俱洲最深出的上古妖兽,都被了这无边杀劫气运的波及,混乱起来,相互残杀起来。居住在深处的修士们,也陆续死在了惨烈的争斗中。

    有史以来,最为惨烈,最为浩大的决战终于拉开了帷幕。七位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以不生不灭,万劫不磨之身,以开天辟地,重演世界的神通做拼命一战。就连上古巫妖大战,也只是上古妖皇东皇太一与巫门十二祖之间的争斗。远远比不得如今。

    如今,就算盘古天道教主周清一人,都聚集了巫门十二祖在身,也执掌了东皇太一当年的混沌钟。圣人的法力神通,也远远超过巫门十二祖,东皇太一。

    此时候,各大教主正在无边无际的洪荒星空中,演绎一场更为浩大的拼斗。

    推荐书号97484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