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李聃,今rì你也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四面星辰激荡,这神秘莫测,浩瀚天泯的洪荒星空中,漆黑的天幕虚空上面点缀一颗一颗的星辰,仿佛宝石绚丽。但现在,却一一个都仿佛小孩子吹起的肥皂泡,都在无声无息中化为乌有。四面的虚空,只留下一种没有光,漆黑的颜sè。

    两教争端,六位混元无极太上教主就在这盘古氏开辟的鸿蒙之中争斗不休,波及到无边无涯的地方。洪荒星空中居住的修士,散落的仙人,都遭受了灭顶之灾,相当于重新天开辟地的毁灭之战,任凭修为如何高,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此时,六位争斗的教主就是天,无可抗挣的天命。一块一块的星域仿佛就似乎泡沫一样消失了,都化为一片模糊的混沌,随后在盘古幡的摇动攻击之下。混沌破碎,演化成的地水火风星火燎然似的散发开来,宛如水银泄地般的四面朝整个宇宙太虚延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候,盘古元神所化三清,盘古肉身所化周清。四清都在此处,盘古幡,太极图,混沌钟也都聚集,再现五十六亿年前开天辟地的场景。也是足够了。只是眼下为两教争端,四清各自相攻。拼命争斗,势如水火,俨然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境地。并未能成就盘古,是以终究未曾将鸿蒙世界又归附混沌。那地仙界也未波及到。

    虚空纷纷的崩塌,无穷无量的空间,世界,都归附了最元始的本源,无论是星辰,灵气,还是外物,都先化混沌,然后破碎,成了地水火风。这样的情形,就仿佛烧生铁一搬,将那坚固已经定了型的刚铁重新炼成钢水,再人由自己的心思刻画成模型,自己朔造就是了。如此手段,也就为造物之主。

    四清圣人都打出真火,却是无所顾忌了。五十六亿年一次的劫数。就算是这些圣人心中明了,但终究未成鸿钧,不得超脱大道,凌驾物外虚空,是以都动了嗔念。已经深深陷进了局中,迷局过重,除非劫数消除,否则便是yù罢不能了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与周清大战斗老子,更是激烈,老子头顶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一手持扁拐,一手抓了太极图,天地玄黄气条条垂了下来,抵挡住通天教主的诛仙剑气。空荡荡的宇宙中,那地水火风不停的奔涌咆哮,最为本源的力量躁动着。只可惜拼斗的六位圣人个个都不去理会,也不去收敛。只有老子偶尔祭出太极图,来敌周清,那太极图就化成一座横贯宇宙的大桥梁,五sè毫光照耀,周围的地水火风才就逐一沉淀下来,化为了yīn阳清浊两气,清的上升,浊的下沉。但又被盘古幡绞成了地水火风。

    盘古幡不停的摇,太极图时隐时现,混沌钟急如丧声。三大灵宝都失去了恬淡的静意,这一量劫所结下的因果,都要了结清了。

    元始本与通天教主在两界关前诛仙阵中拼斗,倚仗有盘古幡,四面摇晃,虽然破不了剑阵,却是来去自如,叫通天教主不敢轻涉锋芒。

    斗得片刻,通天教主见奈何不得元始,心中焦急,便忽然见到天上红光落下,随后那七宝妙树,接引宝幢都往都天神煞大阵中去了。他不由得大喜,知道周清使了诡诈之道,唤得女娲娘娘助阵,那西方两教主因被老子破了立教根本,心中嫉恨,因此也出手邀斗。都要将老子打坏在阵中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通天教主心中计较,却要落井下石一番,连忙收了大阵,持四口宝剑,也杀进都天大阵,来围攻老子。果然五圣出手,任是老子无敌,却也落了手忙脚乱,被周清一混沌钟将坐骑青牛打死,大大失了面皮。

    正因见得老子吃亏,那人皇,地皇就起了杀意,要将阐教弟子都覆灭当场。如留得根,rì后又是老大麻烦。阐教弟子尊元始,以天数为先,可不因为你先放了他,就对你手软,杀劫来时,一样出手。是以留不得。

    双方打进了洪荒星空中,老子虽然吃了大亏,坐骑都被打死,却也不恼怒。干脆就踏了一朵清云,清云又漂浮在太极图上。这三人,拐来剑往,杖击连连。斗的是前所未有的激烈。

    只是老子虽然倚仗了太极图与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万邪不侵,但终究只是一人,都为教主,更何况周请也执掌了混沌钟,气运纠缠之下,就有些力不从心了。都是盘古正宗,不比在九品大阵中与西方两位教主斗的情形了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先将青萍剑祭起,化成一笼玄光,罩住了全身,清幽幽的剑光仿佛云气飘荡,若隐若现。随后,却把诛,戮,绝,陷这四口先天杀器舞动,四剑如龙,光影宛如琼雪纷飞,只削得那天地玄黄气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。见得老子稳定不动,只顾招架,通天教主大喝道。

    老子听得通天教主大喝,只是大笑:“你也不值我提,却不与你理会。天道教主!你执掌大教,本乃我两教之争,你却违背天数,使女娲氏搀杂进来,杀孽极大,却看老师怎的责罚你。你先不要得意。”

    周清冷笑数声,头上的丧钟急响,猛然一下,飞将出来,就朝老子撞击过来。老子连忙使太极图招架,却见得黑云滚滚,周清领了巫门十一祖冲杀进来,{玄冥还留在女娲宫中}:“我自杀劫之中起,经历亿万磨难风霜,如今正是主角,演绎三界杀劫。你却不甘寂寞,喧宾夺主,缕缕欺人。怎的不败?当年鸿蒙开辟,你得盘古化太清,衍生出来,得天地玄黄气为玲珑宝塔,又值女娲早人,你为教主,正是你为主角。但天数就有注定,消长之道乃老师所定鸿蒙之理。怎会有永恒的主角?我劝你还回玄都,闭门不出,方不会丢得面皮,否则再斗下去,面皮丢尽了,rì后不如再掌教,徒另座下弟子笑话。”

    老子大笑道:“一派胡言,只是阿谀之辈。失了检点的妖徒罢了,却来与我分说。”

    周清道:“不做口舌,手底下过了真章,才见功果。”

    老子一面抵挡住通天教主的四剑,一面抽扁拐击打,又传出大笑:“你毕竟无词,只得这般妖言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大怒,却将青萍剑都飞将出来,对老子骂道:“李聃!你就如那鸡鸭,都死了干净后,嘴皮却还硬得紧。今天不降伏了你,再将你擒上紫霄宫,我怎肯甘休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大言不惭。”当下复战起来。

    那元始也正战准提道人于阿弥陀佛,盘古幡四面摇晃,那准提道人只得显出了丈六菩提金身上前抵挡,这丈六菩提金身散了又聚,聚了又散。元始用三宝玉如意敌住了七宝妙树,再催动盘古幡将准提道人赶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盘古幡异常凶猛,就是准提道人虽然为混元教,不生不灭,但要硬挨上一记,也绝对不好受,这倒还罢了,如被摇个跟斗什么的,那是大丢面皮。现在却是找回场子的大好机会若被杀死,如若还不能找回,rì后只怕是不望了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见得准提道人被盘古幡赶得鸡飞狗跳,连忙取出青莲宝sè旗摇动,万条白光之中,显现出一颗金舍利,随后,那接引宝幢却也飞起,落到旗下。抵挡住了盘古幡摇出的一股如龙蛇悬空的混沌气。

    元始大怒道:“你等旁门左道,也敢来亵渎我盘古正宗。”

    猛的将盘古幡摇动,宇宙中哗啦乱响。一片混沌仿佛起大雾一样笼罩了无穷无尽的虚空。混沌之中,隐隐闻得地水火风的奔涌之声。那青莲宝sè旗,接引宝幢都失了颜sè,猛的跌落下来。阿弥陀佛慌忙收了,咳嗽一声,吐出一朵十二sè莲花。准提道人也照样咳嗽了一声,吐出一点绿光,转眼膨胀。绿云似那怒涛狂卷,长成一株菩提大树。

    一见莲花,一见菩提,两样西方法相一现,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佛同时跌座其上,闭目不动,似乎入灭涅盘一般,菩提莲花相对,连接成一片。那盘古幡的混沌气居然侵袭不进来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一见,心中大怒,却也奈何不得,无论如何,他只一人,虽然有盘古幡在手,但对上两位圣人,终究不如老子那样挥洒自如。况且对方不攻,两人又联手。对上自己,已经稳稳的立于不败了。眼见盘古幡无功,元始猛见周清与通天教主大战老子,老子只守不攻。连忙要过去救援,这准提道人哪里容得他,又其起身,祭七宝妙树打来。

    元始大怒,连忙抵挡,又摇盘古幡,准提道人连忙先入灭,却等元始转身,阿弥陀佛又用接引宝幢打来。元始无法,还要理会,只得又拿盘古幡来摇,却依然无功。这般三番五次,元始竟被拖住,没奈何,只得又与西方两教主争斗起来。心中甚是焦急。

    却说周清与通天教主斗老子,虽然转守为攻,却久战不下,不由得暗暗算计。

    猛然,一轮红rì当空悬挂,四面如火,庞大的镏金火焰四面发散,又有一轮太yīn,清光冷冷,素影会聚。一太yīn,一太阳,照耀了远近的无数星辰。

    正是周清起自的人间地球,六位圣人的争斗,已经将洪荒星空全部化为了混沌,此时,只剩下这地球一片星域因为是三界缝隙,靠近轮回,受了轮回之力的接引,加上几位圣人有意无意的维护,并不想摧毁轮回,因此才未被波及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两大主星太yīn太阳受了法力的牵引,剧烈的波动起来,一团一团的烈火,冷光向四面的星辰飞shè。

    “索xìng是与老子撕破了面皮,姐姐还犹豫什么。”玄冥此时对女娲娘娘道:“这人教教主大位终究是从老子手中夺来的,刚才姐姐已经砸了一绣球,莫非姐姐以为老子rì后甘休不成?撕破了面皮,rì后一量劫不更是激烈了么,也不用清淡了,却是好玩得紧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心中确实犹豫不定,虽然大家同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但终究老子乃盘古正宗所化太清,为大师兄,积威之下。女娲娘娘还是心有顾忌,先前一绣球,只是横下心一试,看看老子能不能抵挡。一试之下,却见得周清凶猛无比,竟然将老子坐骑青牛都打死了。现在听得玄冥一说,暗道:“也是如此!如今我掌了人教,大劫过后,老子定有算计,不得甘休。”

    玄冥道:“姐姐既然执掌了人教大位,却要将执掌人教威严抖露出来。看老子当年化胡为佛,立小乘佛门,以小盖大,入主zhōngyāng娑婆,公然分裂西方气运,虽然霸道。却有赫赫威风呢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你说得有理,下一量劫激烈了,却也是有意思得紧。我为人教教主,眼下人教争端,若不出手,未免失了职位。”

    玄冥满心欢喜,连忙催促:“既然如此,姐姐快点出手,了过杀劫算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笑道:“这般急干什么!”说罢,还是取了绣球,双手按住,漂浮在zhōngyāng。娘娘随后转了几圈,念动真言,踏斗运罡。玄冥见得娘娘这般动作,也知道非同小可,连忙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娘娘拿了玉针,刺破中指,渗出娲皇血,在绣球之上画了密密麻麻的符文。随后又念咒,双手猛一按,绣球呼啦一下,飞得不见了。

    老子正与周清,通天教主斗得紧。猛然又见一道红光,知是女娲又砸了绣球,这此的红光居然猛烈了百倍都不止。不由暗惊,连忙跳出了圈子。那绣球竟然如跗骨之蛆,叮了上来,朝老子头上就砸。

    老子连忙收回太极图,来裹绣球,却被周清用混沌钟砸来,通天教主催动四剑,也拼命杀来。

    老子料顶不好抵挡,化光就走,那绣球,通天,周清连忙追赶。老子大笑道:“以六拳敌我双手,却也是一场无用功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,却到了元始之前,老子将太极图一抛,依旧化为金桥,人也到了桥上,一片五sè毫光,隐藏进了图中。众人都看不分明。通天教主与周清依旧杀了进去。女娲娘娘心想:“老君进了太极图,暂时伤他不得。不如来打元始!”那绣球一转,却朝元始奔来。

    元始正与西方两教主争斗,突然见绣球飞来,连忙起身,用盘古幡来斗,那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见得便宜,都使法宝全力打来,元始毕竟一人,斗不过三圣,杀了几个回合,招架吃力,砰!的一下,却被绣球砸中了面皮,只打了个眼睛发红,身体后倒。

    “几时吃过这样的亏!”元始连忙翻身,直气得三尸神爆跳,大怒连连:“贱人却不检点,受人蛊惑与我为难,怎肯甘休!”

    元始拼着又挨了一绣球,拿盘古幡猛摇,又挨了一记接引宝幢,才得脱身,怒火中烧,竟然朝女娲宫杀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佛对望了一眼,却不追赶,进太极图打老子去了。

    ps:今天有事情被耽搁了,明天不出意外的话,就正式收官了。这本书我不会写续集。如果有人要写的话,那很欢迎,一点问题都没有的,新书已经构思好了。本书一结束,两天之类就会上传。

    新书虽然还是仙侠,但不是这本的类型了。至于出版的问题,是出了,但我暂时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个出版社出的。不过正规书店里面,因该是正版。

    实体书和网络略有改动,至少错别字是没有了的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