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
  却说女娲娘娘催动绣球,从三十三天外降下,落进洪荒星空中,来击打元始。
  
  元始因要敌住佛门两圣,虽有盘古幡在手,仍旧不敌,被砸伤了面皮。他为元始,掌握大教,哪里吃过这样的亏,如今真是恼羞成怒,不顾一切的朝女娲宫奔来,要打女娲娘娘。
  
  女娲娘娘见得元始拼着受了一记七宝妙树与一记接引宝幢,面目通红,怒发冲冠,持了盘古幡朝自己杀来,不由得大惊。暗道:“如何是好!”玄冥连忙道:“可去紫霄宫暂避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元始已经杀了进来,拦住女娲娘娘的去路。元始大怒,气势汹汹,胡须飞扬,那九龙沉香辇早被打得稀烂,如今是踏云而来。厉声大喝,拿盘古幡指住娘娘面皮:“女娲!我为盘古,都为鸿钧座下,助外人击我,你还有什么说词。今日你也难逃,看有谁来助你。”
  
  娘娘见得元始果真杀上门来,当年质问,一言不合,就要动手的势头,心中暗想:“今日之事,己然不可收拾了。吾为人教教主,若失了威严,却叫笑话。”
  
  当下做怒道:“元始,我还尊你为兄,你却欺我。此乃两教之争,如今我为人教教主,你做阐门,一味逞强,要左右娲皇氏,架空我人教大位。不如天道那般柔顺,顺天自然。我怎可容你。况且天道教主也为盘古,何来助外人一说。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你如今遭了围攻,正是一味用强之故。如今我便拿言劝你,修要争持了。且去紫霄宫中悔过。日后还可掌教。”
  
  “好!好!好!”元始连说了三声好,怒极大笑:“本以你一女流,只你说过失,扶正过来,自不与你计较,你却说出这般语言。怎可消除?就算我能忍你,这手中的盘古幡也忍你不得。却不与你说无凭之言,今日你也难逃大劫。”
  
  说罢,拿盘古幡就摇,玄冥与娘娘连忙上前争持,娘娘收了绣球,宛如流星轰击。来打元始。斗了几个回合,元始一幡将绣球摇落,祭出三宝玉如意来打娘娘。娘娘只见如意飞来。转身躲时,已是来不及。
  
  “休得逞凶!”玄冥料定娘娘抵挡不住元始,猛见如意飞来。连忙上前挡住,砰的一下,被这三宝玉如意打中胸膛,就听得喀嚓,喀嚓的乱响。惨叫一声。全身萎靡下去了。娘娘见得玄冥挡了一如意,连忙收了绣球,却自拖起玄冥。从后宫而出,朝紫霄宫去了。
  
  元始怒道:“到了老师面前,也自无用。”却也不忙追赶,盘古幡摇动一下。
  
  轰隆一声,虚空崩塌,整个女娲宫成了齑粉,那些侍候娘娘的仙女,童子,神将,力士,栖息在宫中的青鸾,火凤,白虎等等灵禽都死了个干干净净。一个都没保留下来。
  
  娘娘走了出了行宫,就见得虚空崩塌,不由气得三尸神暴跳:“元始,如此欺我,却的要不死不休了。”却见玄冥气息微弱,肉身溃散,渐渐的化进虚空了。
  
  明明知道虽然死去,仍旧可由周青化身出来。仍不禁没由来的凄心。
  
  此时,元始举手一下,毁掉了女娲宫,抢身追赶出来。见了娘娘,立刻大怒斥道:“贱人休走,看你怎的可逃。”
  
  娘娘大怒:“元始,你居然如此欺我,下一量劫。我若让你舒服,也不做这人教教主。”元始怒笑。仍旧拿盘古幡摇来:“下一量劫,怎可还叫你掌人教。”
  
  娘娘也动了真火,转身复与元始争斗。斗得几个回合,没办法抵挡盘古幡,只不让其沾身,总算没丢面皮,大骂几句,从容拔身而走。元始追赶不停,两位圣人却朝紫霄宫来了。
  
  且不说女娲娘娘与元始天尊争斗,太极图中,一片五色毫光,虚虚实实,毫光交杂,隐隐流透出了黑白二样。阴阳依旧不分。
  
  周清,通天教主,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都进了其中,各自将法力运用到极限,头上显现出得道所炼就的护身神通。
  
  周清头顶显出云光,混沌钟早就乱飞,朝老子连连轰击,老子入了太极图,又是一番模样,全身发出毫光,玲珑宝塔若隐若现,天地玄黄气沉浮飘逸,老子越发显得从容起来。扁拐四面乱打,与通天教主四剑相碰,震动虚空。周清竹杖与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打来,只微微做了理会。
  
  阿弥陀佛头顶开了三光,显现出三颗舍利,守护住周身,又拿了青莲宝色旗,与接引宝幢,四面接住老子的攻击。却不主动攻击老子。就仿佛一个肉盾,专门为诸人抵挡一样。
  
  准提道人有了阿弥陀佛做为抵挡,就仿佛头上也有混沌钟,玄黄塔这样的宝物,打起来无丝毫顾忌。连丈六的菩提金身都飞了起来,围住老子乱打。
  
  通天教主见得准提道人,心中大怒,但在此时,却不好计较:“只等下一量劫,吾重掌了截教,那时,西方教定要重立,自有争斗,却再做计较了。”
  
  原来当时通天教主曾为脱劫的弟子言。“杀劫过后,才能回归门下。”如今还在天庭当职。只要此战一过,应了所有劫数。截教便自重兴了。与天道一同教化下一量劫的天地众生。
  
  “不如将身显化,舍了诛仙四剑,破了天地玄黄玲珑塔。”
  
  通天教主见得久战老子不下,心中焦急,突然把身一转,头上五浪翻滚,三朵青花在这太极图演化地虚空中猛然涨大,铺天盖地一样的扩散开来。
  
  通天教主大吼一声,抛出一图,顿时杀气腾腾,阴风滚滚,诛仙阵图降落下来,化为四门。通天教主随后将诛,戮,绝,陷四剑一震。分挂门上。四剑一挂!
  
  通天教主身体拔起,忽然隐进了头上的五条白浪,三朵青花之中。
  
  五条白浪,三朵青花得了通天教主全身精气的融合,更加灿烂,照耀得整个太极图演化的世界都仿佛黯淡了一下!
  
 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,诛仙剑阵立成,五条白浪,三朵青花立刻罩在了这太古先天第一杀阵之上!大阵飞快地运转。嗖!亿万分之一的刹那,朝老子头顶的天地玄黄玲珑塔撞击过去。
  
  老子本来从容的面色,终于有了变化。大喝道:“通天!你不知天时。终为人做嫁衣!”
  
  “如何是好!”阿弥陀佛猛见五条白浪。三朵青花大盛,催动了诛仙剑阵的运转。煞气冲得这位万佛之主都微微哆嗦起来。
  
  通天教主居然硬毁去诛仙四剑,硬撼天地玄黄玲珑宝塔!
  
  此时。周清,准提,阿弥陀佛,这三位教主都知晓了通天地意图。
  
  通天已经动作,任何阻止,还有其它的动作都是来不及了。
  
  老子大喝声中。诛仙剑阵已经与天地玄黄玲珑塔撞在了一起!无穷无量,庞大到没法算计,大得令先圣人都颤抖的杀气爆发开来。
  
  天地玄黄气四面散开。准提道人。阿弥陀佛都尽力运起法力,守护住身体,不要性命的抢进了玄黄气中。
  
  而此时,周清已有了动作!
  
  当!当!当!……混沌钟响,似乎暴雨一样密集!十一大祖巫化身又归进了自身,周清全身肌筋虬结,完全显现出了盘古的模样。正是盘古真身。
  
  太极图演化的世界仿佛镜子一样碎掉了,又显现出了洪荒星空。
  
  星空之中,太极图显现出了原型,老子依旧大笑,声音甚是从容。只是头上那尊天地玄黄玲珑塔居然离了头顶,朝高空飞起。
  
  通天教主显现出来,道稽都散开了,披头散发,哪里有一点教主的风范。
  
  那诛仙阵图,诛,戮,绝,陷四口宝剑也飞灰湮灭了。丝毫没有存在的痕迹,只有滚滚荡荡的煞气,朝西面虚空铺散而开。
  
  准提,阿弥陀,通天三人各射出一道光华,死死的纠缠住那尊浩大无比的玄黄玲珑塔。
  
  而周清,却驱使了混沌钟,裹住了太极图。老子也顾不得玲珑塔了,连忙用手一指,催动了太极图,那太极图死死的挣扎起来。周清奈何不得。
  
  “天助我就西方菩提,莲花大兴下一量劫!”准提道人见状,把身一闪,将全身都化为一道菩提金光,朝玄黄塔缠绕过去。“天道教主毕竟是人间来,太过贪心!却要争太极图,需知三大灵宝,各有其主。如此情形,却是便宜了我西方教。”
  
  原来通天教主拼命,乘四圣围攻老子,突然横起了心肠,催动神通,将诛仙剑阵到得极限,拼了毁去这太古先天第一杀阵,与天地玄黄玲珑塔碰撞,散了里面的太清真灵。
  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